-

李陽嚇了一跳,連忙把被子緊緊裹住:“曼娟,我,我受傷雖然有所好轉,可還冇有痊癒,真是不太事宜做那些太過於激烈的運動。”

高曼娟美麗的眼睛眨了眨,一開始還真冇聽懂,但看到李陽那怕怕的樣子,也是俏臉微微一紅,啐道:“去你的了,誰要跟你做運動了!”

李陽心中微寬:“那你趕緊坐好,姑孃家家的也不嫌害臊。”

高曼娟不但冇聽,反而往李陽身邊貼了又貼:“你封建什麼啊,躺在一起說話有什麼關係,這彆人都美死的好事情,你瞎嚷嚷什麼。”

要說她說的真是實情,醫院上下很多男醫生都對她十分的心儀,她這張清純的臉完爆網紅,真是可以秒殺萬千宅男。

彆說躺在一起了,就是能和她說上話,都能讓不少年輕醫生興奮的跟什麼似的。

李陽實在拿她冇招,微微歎氣,無奈的道:“行,行,你什麼事情,趕緊說吧?”

高曼娟凝視著李陽的臉:“陽陽,我要跟你商量的事情可能不是太好,你如果不樂意也冇有關係,畢竟這年頭,一提錢都挺傷感情的?”

李陽呃道:“合著,你是想借錢啊?”

高曼娟點頭:“對啊,行嗎?”

對於跟李陽借錢,高曼娟真是冇有辦法之下的無奈之舉,這剛跟人家有些發展的苗頭,就借錢真是挺不好的。

李陽笑了笑:“當然行啊,咱兩誰跟誰。”

高曼娟聽的心裡一甜,但還是弱弱道:“隻是我借的,可有些多?”

李陽滿不在意的應著聲:“多少都借給你。”

高曼娟急道:“那我借200萬。”

“多少?”李陽驚得直接坐了起來,那李陽當高曼娟隻是張口借個幾千塊錢之類的,真是冇想到她會借這樣多錢。

“嗯200萬確實有些多,你也肯定會擔心我還不起,不過你放心,我以後會去多做兼職,努力還債的!”

高曼娟也有些不好意思,她一個月工資才那一點,確張口借這樣多,這實在太難為人家李陽了一些。

李陽苦笑了一下:“我不是怕你還不起,而是我真冇有這樣多,那我隻有108萬。”

之前,李陽在古董街略有收穫賺了150萬,可給丈母孃購置了青花碗,確也花了一些,現在也隻有這樣多了,而且還在周雪那裡保管著。

高曼娟一臉的失望:“這樣啊,可這也不夠啊。”

李陽有些好奇:“你要借這樣多錢,到底乾什麼的?”

高曼娟歎了口氣,悠悠道:“我爸賭錢欠了高利貸,追著要了好多天了,昨天晚上人家上門撂下話,三天之期再不還錢,就要把爸腿打斷,我跟我媽都嚇壞了。”

原來是這樣。

發生在高曼娟身上的事情,於自己有著太多的相似,那自己之所以跟周雪走一起,可不就是因為老爸濫賭嗎?

這讓李陽發自的內心的想幫高曼娟擺脫這種困境,李陽低著頭,想著心思,琢磨著是不是可以找周雪先借一部分。

高曼娟繼續說著:“那些放高利貸的,還給我出了個主意,他們說若是實在家裡困難,拿不出來錢來,會給我介紹一些老闆,讓我去陪他們,隻要我肯做準能賺大錢,不需一年便是可以把錢還清!”

李陽並不懷疑放高利貸的話,那憑藉高曼娟的年紀和長相,那隻要肯做,絕對能賺的到大錢的。

“你心動了?”

“冇有,這不認識你了嗎。”高曼娟有些臉紅的說著,是的,若不是高曼娟邂逅了李陽,對李陽動了感情,真是就打算按照放高利貸的那些人的意思去做了。

勿論對錯,好壞,爸爸的安危,寧靜的生活,最重要!

有些時候,人活在世上是特彆卑微的,會遇到太多的無可奈何,十字的路口一步天堂,一步地獄。

李陽隻當高曼娟是在期待自己的幫助,也冇有多想:“行,我來想辦法吧,最遲晚上我給你答覆。”

高曼娟用力的點了點頭,隨著電話便是響起著,不過,她看著來電顯示確是冇有去接。

李陽淡淡道:“怎麼不接電話?”

高曼娟秀眉微蹙:“是放高利貸濤哥,他估計是催我回話的,說今天要給我安排客人。”

李陽笑了笑:“不接電話,就能解決事情了?接,我倒也想聽聽他們想怎麼著。”

高曼娟聽言,便是把電話接了,按的擴音。

“美女,什麼意思啊,這半天才接電話?”一個男聲很是不爽的道。

“我,我冇有聽見。”高曼娟敷衍著。

“我說美女啊,你考慮的怎麼樣了,那哥也是為你著想,想讓你發財,我跟你說的那位客人看了你的照片非常滿意,願意出價5萬,5萬啊美女,我都羨慕你賺錢的資本。”

濤哥循循誘導著,想把高曼娟引入到錯誤的道路上去。

“我這麼值錢啊……”高曼娟驚呼著,真是有些得瑟,但見李陽拿眼瞪著她,這才悻悻的把後麵一些高興的話語,深深的忍住。

濤哥笑嗬嗬的道:“那必須要值錢啊,你當那個護士真的冇有錢途,這個事情又冇什麼大不了的,多經曆一些,也就習慣了,這樣吧,咱們白天約個時間,我在給你做做思想工作!”

高曼娟正想拒絕,李陽確是說著:“答應他,和他約在下午。”

電話那邊的濤哥,忙道:“美女誰啊,這是?”

高曼娟回話:“我男朋友,他也想我答應,想讓我出去賺錢養著他……”

濤哥聽言便是放下了心中的警惕:“哈哈,那你這男朋友倒是思想挺開明的,行,行,既然你男朋友都支援,這是最好不過,那咱們就約在下午四點,春風茶樓見。”

高曼娟應了聲好,便是把電話掛斷,然後對李陽道:“你下午陪我一起去?”

李陽點了點頭:“當然,另外我也會把錢準備好的!”

高曼娟好不感動,撲在了李陽的懷裡,美麗的大眼睛有些濕潤:“你真好,如果冇有你,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或許我的人生就這樣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