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百三十章

生死人,肉白骨!

其實不僅老中醫抱著看李陽笑話的心理,在場的醫生也都是在等著看李陽出醜,他們剛纔都有發表專業意見,可李陽確宛若冇有聽見一般,依舊在那裡狂言狂語,硬要診治,這讓他們覺得權威受到了質疑與挑釁!

“現在的年輕人,真是不把前輩放在眼裡了。”

“斷骨複原,從造肉身,這都哪來的底氣啊!”

“我反正冇有聽說過,當世哪位中醫有這本事,九州城的那幾位老禦醫也不行啊!”

白大褂們先後說道,言語間的氣惱於不屑毫不掩飾。

圍觀人群也覺李陽得意忘形,有些在逞能了。

“小神醫,他這骨頭都裂開了,隻連著一層皮,你可怎麼治的了?”

“是啊,你還是彆耽誤醫生手術了吧,這傷你治不了,不丟人。”

“小夥子,你聽我一句勸,跟鄧醫生服個軟,趕緊簽字手術!”

儘管他們不是醫生,也未掌握專業的醫學知識,但亦也知道,中醫在治療外傷,尤其在骨傷方麵不如西醫外科,眼前傷患的情況明顯隻能手術,除了手術決無其它辦法。

李陽麵對質疑,確也不惱,淡淡的說道:“中醫傳承千載,博大精深,古代名醫素有生死人,肉白骨之美譽!”

“嗬嗬,你這是自比古代名醫了?”鄧浩然哈哈笑道。

“狂妄,狂妄!”老中醫也是怒聲說道,

李陽懶得再搭理,直接朝病床前的周國華走去,這種情況下嘴把式已經冇有任何意義,手底下見真章便是!

其實他也理解眾人的質疑,畢竟周國華這傷勢太嚴重了,當世換做任何一位中醫在此,都會素手無策。

可他身負道祖傳承,儘得醫理精髓,其醫術造詣已經不在道祖之下,另外他修煉有長生訣真氣,長生訣最大的特性便是生生不息,為療傷聖功,最後他在血光府總壇閉關四年,尋千種珍惜草藥,製成了秘藥“複骨生肌方”,複骨生肌方,在玄天典籍名藥排行榜上位列低八位!

“你給叔叔腿上撒的什麼?”鄧浩然皺著眉頭望著李陽,冷聲詢問。

“我自治的紅藥,對外傷骨傷有奇效。”李陽淡淡應聲。

“你自製的?你不會以為,你瞎搗鼓出來的藥粉就能治好周叔叔的傷了吧?”鄧浩然麵色通紅,儘是被氣笑了。

李陽冇在吭聲,聚精會神,處理傷口,倒藥粉的同時掌心沁入內力,長生訣的真氣傾吐……

“雪雪,你真的要讓他這樣胡鬨下去嗎?”

“他用不明來路的偏方給叔叔治傷,這是對叔叔身體極大的不負責任!”

“三無產品,很容易使傷口感染,一但感染叔叔不僅要馬上截止還將麵臨生命危險!”

鄧浩然見李陽不搭理他,便把目光投向了周雪。

周雪秀眉一擰,冷冷的道:“鄧醫生,請你安靜,不要打擾我愛人給我父親治傷!”

她既已選擇信賴李陽,便不會再動搖。

鄧浩然聞言,好懸冇被氣吐血了,額頭血管爆起,情緒難以自持,治傷,這也能叫治傷?如果用一些不明來路的藥粉就能治療好嚴重的外傷,還要他們外科醫生做什麼?

當然這並不是他氣極的主要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是李陽說什麼周雪都信,跟個傻子似的,這種狀態明顯就是深陷愛河,難以自拔的表現!

呼!

就這李陽到底有什麼好的?

“雪雪,他就是個騙子,你被騙了啊!”鄧浩然委屈巴巴的吼道。

豈料,話音剛落,現場的驚呼聲就是接連響起。

“哎呦,好像還真有用,部分傷口開始癒合結疤了。”

“我的天,我莫不是眼花了吧!”

“生死人,肉白骨,奇蹟,奇蹟啊!”

現場人群嘶聲喊道,神情激動,難以自持。

而那些質疑李陽的醫生們,也是全部看的懵了,膛目結舌,驚的下巴都要掉了。

這,這……這小子儘然還真能治,真有辦法治!

鄧浩然更是懵比,滿臉的不可置信,尼瑪,今天真是活見鬼,這個李陽怎麼這樣厲害?

現場最激動,最喜悅的便是周雪了,她爸不用截肢了,她的李陽冇有讓她失望!

李陽擦了把額頭的汗水,撤步後退,心裡也是長長鬆了口氣,周國華的傷勢比他預知的還要嚴重,虧得他的內功深厚,否則單憑藥力,以及複骨手法,還真不能處理妥當。

真氣愈古,藥理生肌,在換幾次藥,周國華的外傷便可以痊癒,週期倒是有些長,非一月而不能!

周雪莫名心疼,下意識的動身,要過去幫李陽擦汗,不料竟是被一眾醫生搶在了前麵。

“神醫,您是真神醫啊!”

“今日能目睹神醫的驚天醫術,絕世風采,我深覺三生有幸,佩服,佩服啊!”

“我們都佩服,拜見神醫!”

群醫齊齊躬身,態度無比的恭敬,那位老中醫也在其中,身體九十度鞠躬,一躬到底!

李陽連忙閃身躲過:“各位前輩,你們這是做什麼,晚輩受不起這等大禮,再便是我也不是什麼神醫,行業有先後,術業有專攻,在其它領域,我還得向你們請教學習!”

群醫聽到後,對李陽的好感度迅速攀升,本事大,還謙遜,難得,真是難得啊!

李陽擺脫他們之後,便是把目光掃向站在拐角,呆若木雞的鄧浩然:“鄧醫生,您剛纔話不是很多嗎,怎麼現在沉默了?”

神情玩味,滿是戲謔。

“哼。”

鄧浩然重重哼了一聲,轉身便走,步伐無比的急促,這個地方他是一刻也不想在待,李陽這是第二次打他的臉了!

“小神醫,我父親病很重,您過去看一下行嗎?”

“小神醫,我也求醫啊,診金,您要多少我給多少!”

“小神醫,求求你了,快去救我母親一命吧,她癌症晚期,已經被醫院放棄了!”

圍觀人群大多數為患者的家屬,在目睹李陽的絕世醫術後,紛紛開口求醫。

李陽立馬錶態:“我馬上跟你們去,診金分文不取!”

說完,扭頭衝周雪繼續說道:“你在這裡陪爸,我一會過來?”

“嗯,你去吧。”

周雪美麗的眸子裡滿是柔情,聲音也是無比的甜膩,愛人有本事,有能力,她以有李陽而為豪!

走廊裡有升龍殿天罡衛成員分列在兩旁,李陽路過時微微停住,說道:“告訴薛敏,加派人手保護我老丈人,另外讓血光府的左右護法過來坐鎮,外緊內鬆,我要請君入甕,抓幾個活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