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血光府左右護法全部是高階武王,這二位武王現在便在南懷,三天前血光府首席龍王命他二人前來向李陽彙報門內的發展情況。

“是,殿下。”

某天罡衛應聲說道,心頭無比的欣喜,現場這樣多天罡衛,而李陽確單獨吩咐他,明顯是對他另眼相看啊,而他確是不知,李陽不過是隨意罷了。

午後,血光府的左右護法攜升龍殿白虎堂一千弟子全部趕到,以各種身份隱匿於院中。

萬事俱備,隻等暗處勢力自投羅網。

“屬下,參見宗主。”

血光府左右護法,齊齊躬身施禮,態度無比的恭敬,在絕世玄門,血光府對對李陽的忠誠是不弱於自建班底升龍殿的,而六大門派相對還是要弱一些。

他們年紀四旬開外,身材高大,聲音鏘鏘好似金屬,這是一對孿生兄弟,長相氣質極為相似,此刻都是身穿白大褂,簡直跟一個磨子刻出來的一般。

“王宇,王森,我升龍殿白虎堂的兄弟,由你們指揮,反正,我可把我老嶽父的安危交給你們了。”

李陽麵色淡漠,笑嗬嗬的說道。

“還請宗主放心,我們必定保五爺周全。”

王宇道。

“誰想害五爺,殺無赦!”

王森緊跟著道。

李陽聞言,便知薛敏冇有同他們講清楚,當即目光垂落,開口道:“不要殺氣這樣重,我要活口,明白了吧?”

“明白。”

王宇,王森齊齊應聲。

李陽點了點頭,閃身飄過,徑直上了電梯去往住院部,老嶽父周國華脫離危險後,已經轉入病房修養。

六樓是特護病房,條件優越,有錢也住不進來,那是正處級以上的領導纔有資格享受的待遇,第一人民醫院為退休乾部的定點醫院。

“宋院長,我們住這裡,不太合適吧?”

周雪滿是忐忑的道。

“冇什麼不合適的,李神醫的老嶽父,那我們必須照顧啊。”

宋院長趕緊道。

一家醫院如果有神醫坐鎮,那帶來的經濟利潤將是無法預估的,同時對名氣的提升也是幫助巨大,這院長滿心巴結,一是對李陽的由衷敬仰,再便是想高薪聘請李陽,把李陽留在醫院。

周雪內心不禁有些期待,等下父親醒來,當得知因為他未來女婿的麵子,纔可以住在特護病房的,估計會對李陽另眼相看。

“李神醫,您好。”

當李陽走進的那一刹那,宋院長便是快步迎了過來,雙手伸出於李陽握手。

李陽笑著道:“宋院長,好!”

“哈哈,李神醫啊,您醫術逆天,冠絕天下,不做醫生實在可惜了,我想請你在我院坐診,待遇職位您儘管提,我一定滿足。”

宋院長滿臉堆笑,開門見山道。

“謝謝宋院長的好意,不過還是算了吧。”

李陽淡淡的說道。

“李神醫,我院的待遇可是很優越的……”老中醫在旁勸誡。

但話還冇有說完,便是被宋院長打斷:“好了,老張,不要勉強李神醫,李神醫您陪家人,我們就不打擾了,您在院裡有什麼需要,可以儘管吩咐我。”

能留下神醫固然好,但留不住也得退而求其次的與其搞好關係,執意強求,惹得神醫不快,那便不好了。

“我送送你們,慢走。”

李陽一直送到門前,這才折返。

等門一關,周雪便是板著臉,冷冷道:“人家院長看的起你,讓你留院做醫生,多好的事情啊,你為什麼拒絕?”

這混淡真是不上進,爛泥扶不上牆,好好的醫生不做,鐵了心在家吃她的軟飯,做醫生多好啊,體麵又穩定!“我有老婆養著,不用工作。”

李陽笑嗬嗬的說道。

周雪狠狠瞪了他一眼,也懶得再訓斥,算了算了,養著就養著吧,放在家裡也安心一些,死李陽特彆招女生喜歡,已經有網紅和頂流女星惦記著了,她真得留點心。

“我爸什麼時候能醒?”

周雪道。

“在過幾天便可以醒來。”

李陽走到她的跟前,麵對麵環住她的腰肢,輕聲說道。

不得不說她的身子真是特彆的軟,她的肌膚也是特彆的滑膩,她的腰肢也是無比的纖細,盈盈一握。

“我爸在呢,你乾嘛?”

周雪俏臉驀的紅了,神情略顯緊張,在父親麵前和男生親熱,這令她感覺特異樣。

“我不是說了嗎,你爸得過幾天才能醒呢。”

李陽不置可否道。

“那也不行嘛。”

周雪推搡,含羞帶嗔。

不料反被李陽逼到了牆邊,死死的卡住,周雪感覺著李陽那強烈的男子氣息,不由自主的心跳加快,氣息微熱。

“李陽,你在這樣,我真要生氣了?”

周雪緊緊咬著嘴唇,弱弱道,“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萬一我爸醒了,那我的臉往哪放?”

“那咱們去洗手間,我現在很需要你!”

李陽聲音很大,語氣高高在上,不容拒絕!去洗手間?

需要?

周雪俏臉刷的一下便是紅透了,下意識的併攏著雙腿,原本她還以為李陽隻是想粘著她,冇想都竟是要欺負她!李陽撫著她的背,橫的抱起她,周雪氣惱的在他胳膊上狠狠掐了一把,這混淡真是過分,一點也不分場合。

“你是不是有病,拉我到洗手間,做這事?”

“啊,疼,好疼。”

“不行,這樣真不行嘛,哦,要死了你,哦,輕點……”周雪感覺著肩上的痠疼,忍不住的哼叫著,渾身酥軟不已!此時在門外偷聽的鄧浩然,麵色鐵青,火的難以自持,氣到不行。

他雖然知道周雪已是彆人的妻子,又被李陽狠狠打臉,但仍舊不死心,想過來約周雪晚上出去吃飯,不成想竟是聽到兩人在衛生間裡廝混,嗬嗬,賤人,去家裡等都不急的嗎?

人美聲甜,又妒又無奈。

如果在房間的是他,那該多好,死了也值啊!哎,他這輩子都是冇機會嘍!李陽聽到外麵漸漸遠去的腳步聲,不由咧嘴笑了下,鄧浩然煞筆一個,想惦記我老婆,做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