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曼娟走在走廊上,臉上的笑容要多燦爛有多燦爛,李陽願意借錢給她隻是次要,更多是為撲在李陽懷裡而欣喜。

“周總好。”

高曼娟迎麵看到周雪,趕緊打著招呼,這可是未來的表嫂,絕不能失禮!

周雪微微點九六頭,踩著高跟鞋走進了李陽的病房。

在把飯盒放在床頭櫃上後,周雪便是淡淡的說著:“你小情人剛纔來過了啊?”

李陽眼睛眨了眨,心中真是有著幾分慶幸,還好自己把高曼娟打發走了,如果被周雪看到剛纔那一幕,那自己真是離死都是不遠了:“高護士倒是過來了一趟,正常查房。”

周雪給了李陽一個衛生眼:“趕緊吃飯。”

李陽躺在病床冇有動,訕訕的道:“胳膊疼,這不好老麻煩你的吧?”

周雪坐在了李陽的麵前,對著湯勺裡的小米皺吹了又吹,纔是放在李陽的嘴前:“既然還疼,嚷著什麼出院啊,老實給我養著,慢點,彆燙著……”

李陽美的不行,心中的感覺儘是比剛纔高曼娟的投懷送抱還要好,或許這便是朋友和愛人的區彆吧!

宋院長路過門前,嘀咕著:“周總這對錶弟真是心疼啊,李主任昨天都能做俯臥撐了,竟然還在喂。”

周雪聽言既是意識到,李陽在跟自己耍花招來著:“趕緊給我死起來吃飯,你不去演戲真是屈才了!”

李陽有些尷尬,一邊吃飯一邊懊惱,這個宋院長冇事瞎嘀咕什麼,整的我一會想讓雪雪照顧上廁所的願望都是泡湯了。

飯後,李陽跟周雪提了下錢的事情,周雪問都冇問就是給了李陽一張銀行卡:“我們兩所有的積蓄都在這裡,剛好兩百萬,你拿著吧。”

李陽胸膛滾熱:“老婆你真好,不親你一下,我真是無法表達心中的感激。”

周雪啐道:“死遠些,一大早的就不要臉,彆瞎喊啊,在瞎喊錢都不給你!”

就這樣,李陽準備好了資金,在下午三點多的時候,帶著高曼娟一起去茶樓找那個濤哥還錢。

在茶樓的包廂裡,李陽見到了這位濤哥,他年齡也不算太大,隻是三十出頭,剛過中年,留著短髮,形象倒也算好,隻是眉宇間確是帶著一股社會人的戾氣。

趙濤隻是淡淡的看了李陽一眼,便是把目光投向高曼娟了,這一看之下,他小腹都是一熱,這妞真他孃的正點啊。

穿著白色連衣裙的高曼娟,更顯清純於脫俗,裙下的美腿更是在詮釋著美腿無敵這個詞彙的含義!

如果不是還想指望著高曼娟生財,那趙濤真是有心現在就把給高曼娟給辦了的。

高曼娟明顯怕這個趙濤,弱弱的往後退了退,白皙的小手也是搭在了李陽的胳膊上。

趙濤笑了笑:“曼娟,彆怕,今天哥就不喊你美女了,那你以後跟著哥,哥隻會帶你發財,不會傷害你的,今天的客人是很有來頭的,你可要乖一些,給斥候好了。”

高曼娟脆生道:“不好意思濤哥,我不想去。”

趙濤微微愣了下,然後狠狠的瞪了高曼娟一眼:“不想去,那你過來乾嗎了,來消遣老子的嗎?”

這話說完,趙濤便是站起,瞧那架勢是想給高曼娟點厲害看看,動手教訓一下之類的。

雖然李陽跟在身旁,但是趙濤真是冇把李陽放在眼裡,屁大點的半大孩子,自己眼睛一瞪,估計都能把其給嚇尿。

李陽笑了笑,淡淡的道:“濤哥彆發火啊,對待女孩子,總要有點風度。”

趙濤冷笑:“小子,跟誰說話呢,濤哥也是你能叫的?那你得叫濤爺,我可告訴你,你女朋友她爸可欠我錢,整整200萬,她不賣,我她孃的怎麼收賬啊?給我滾一邊去。”

隨著,趙濤揚起手臂,對著李陽的臉就過來了。

李陽眼皮都冇抬,便是將趙濤的手臂牢牢鉗住:“來,在說便我聽聽?”

隻是微微用力,真的隻是微微用力,趙濤就是臉色钜變,疼的直咧咧,顫聲道:“兄弟,兄弟,有話咱們好好說啊……”

李陽冷笑:“好好說?那你可是濤爺,我有資格跟你好好說嗎?”

趙濤訕訕道:“您纔是爺啊,小爺還請鬆手,要不然,我這胳膊就要廢了啊。”

李陽也冇有太過分,那自己過來是幫高曼娟解決事情的,不是來結仇的。

趙濤再看李陽,明顯有些懼意:“這,這,這欠錢總要還的吧,那說到哪也是這個理。”

李陽從口袋裡把銀行卡掏出,砸在了他的臉上:“兩百萬,一分都不少,以後你要是要再敢打擾曼娟,我可就不會讓你好好的站在我麵前了。”

趙濤冇敢吭聲,但確是在心裡記住李陽了。

若是高曼娟長的不是這樣出眾,趙濤也就算了,能拿出兩百萬幫忙還錢的,明顯不是一般人,但是已經打好算盤拿高曼娟發財的趙濤,豈能讓李陽擋了自己的財路?

把高曼娟介紹給客人,他可是有會抽成的,而且抽多少完全是他自己說的算。

那今天這位看上高曼娟的客人,可是出價整整20萬,結果了他纔給了高曼娟5萬,區區四分之一。

在李陽帶著高曼娟離開後,趙濤便是掏出手機,撥出了一個電話:“剛哥,趕緊叫兄弟們過來……”

茶樓外,等出租的檔口,高曼娟柔聲說著:“陽陽,這次多虧有你,那你放心,這錢我一定儘快還給你的。”

此時的高高曼娟已經想好了,從明天開始自己就去打工做兼職哪怕拚著不睡覺,也要努力還錢,萬萬不能被李陽看輕,認為自己跟他好,隻是為了不還錢。

她想要的愛情,是純潔的,是不摻雜任何雜質的。

李陽開著玩笑,試著減輕高曼娟心裡的負擔:“還錢不急,你要實在過意不去,肉償得了?”

高曼娟臉一下子就是紅透了:“討厭,那怎麼可以了,錢肯定是要還的……”

其實,高曼娟隻是說了一半,後麵的話真是不好意思在出口,那就是你想要的,人家可以給,全心全意的給。

李陽笑了笑,正待揮手攔車,趙濤就是領著一夥人氣勢洶洶的跑了過來:“剛哥,就是這小子,給我照死的修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