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百三十九章

島外豎起杏黃大旗!

東湖島外,十公裡處有一片茂密的山林,而這山林也成為了絕世玄門天然的掩體,三萬精銳潛伏在此,安營紮寨。

中帳, 血光府,大理門,升龍殿各頭領雲集議事。

“門主,我們血影小隊押運兵器糧食,先期抵達,已經對東湖島做了初步的偵查,東湖島為一孤島,四麵環海,養有一支水軍,擁有百膄大船,門內弟子三萬,最低修為也是武將,武王數目不詳!”

歐陽白上前一步,脆聲說道。

帳內,原血影小隊成員特彆的醒目,全部一身黑色勁裝,英姿煞爽,如今的血影小隊成員,全部在升龍殿擔任要職,修為也都晉升到武王境,萬丈崖被困四年,李陽閉關修煉的同時,也是煉製了大批丹藥,傾力提高手下的修為。

“三萬武將,東湖島底蘊深厚啊!”

“還好我們來的都是精銳,否則還真攻不進去,戰之不過!”

“這是一場硬仗,大家要做好心理準備!”

各路統領先後說道,神情凝重,東湖島偏安一隅,很少與外界聯絡,門中底細,外界知道的並不多,儘管大家都知東湖島強盛,但也冇想到會強到這等地步!

李陽居於上首,一言未發,隻是緊緊盯著地圖,片刻後纔是開口道:“升龍殿天罡衛統領劉安聽令,我命你明天早上六點率領天罡衛所部,突襲東湖島水軍,不求全殲敵部,但一定要燒燬他們的大船,斷了他們的去路!”

百艘大船的存在,讓東湖島有了安然退去的資本,這是李陽決不允許的。

“屬下,得令。”

劉安上前一步,抱拳施禮。

李陽點了點頭,把目光掃向下首一眾頭領:“東湖島隻有一處山門,咱們隻能強攻,升龍殿九大堂的兄弟當前鋒,血光府,大理門在後!”

“門主,您這是什麼意思,未免也太厚此薄彼了吧?”

血光府左護法王宇眉頭一皺,不滿道。

“門主,我大理門也是絕世玄門的人,您的部下,怎有躲在後麵的道理?”大理門副門主張昭也是緊跟著說道。

李陽擺了擺手:“升龍殿九堂的兄弟,是我訓練過的,全部習得戰拳於狂刀,善於混戰,團戰,讓他們當先鋒最適合不過,血光府位於中部,強弓硬弩掩護,大理門來的都是高手,最底也是武侯,最後衝進去,一鼓作氣,必能殺得對方陣腳大亂!”

當然這隻是李陽給出合理藉口,升龍殿是他的嫡係,若是安排在後,戰後必遭六大派口舌於非議,這次攻打東湖島,六大派隻來了大理門,已經讓李陽對其餘五派的忠誠產生了疑慮,行事也不得不謹慎。

“屬下們願當先鋒。”升龍殿九堂堂主齊齊上前,抱拳,響聲道。

“謹遵號令!”

血光府眾頭領也是微微弓身,應了下來。

“那便聽門主的吧!”

大理門一眾統領,最後表態。

李陽點了點頭:“現在開始對錶,我的時間是晚上九點十一分,明天早上淩晨六點整,咱們準時攻打東湖島!”

“是,門主!”

各部各統領對錶後,轉身退下。

而薛敏以及麾下的血影小隊成員,確還立於帳中,冇有離開,因為李陽並未對她們做出任何安排。

“你們不會去休息,養精蓄銳,留下來做什麼?”李陽淡淡的說道,“我絕世玄門有的是熱血男兒,這一戰,用不著你們!”

他也知此戰的凶險程度,東湖島享譽江湖數載,內部高手如雲,明日一戰,絕世玄門必定死傷慘重,很可能各路統領都會有隕落,而血影小隊,是他升龍殿的核心,絕不容有失。

“看不起我們女人啊,你這人怎麼這麼樣?”

“就是啊,真是氣人!”

“你把話給我們說清楚,否則我們跟你冇完!”

血影小隊女隊員各各冷著臉,寒聲道,她們與李陽的關係都是挺好的,早年在境外她們與李陽並肩戰鬥數日,結下了很深厚的情誼,加上李陽為人寬和,所以私底下她們對李陽都冇什麼敬畏。

李陽聞言,滿心的苦澀,一臉的無奈。

尼瑪,這些女人真是太煩了,唧唧喳喳的吵著他腦袋都疼!

“都不得無禮!”

薛敏狠狠的瞪了她們一眼,然後衝李陽說道:“李陽,我知道你怕我們出事,但這一戰我們真的不能避戰,置身事外,六大派隻來了大理門,我們若不出手,其餘門派並有口舌於異心。”

“我已讓我我升龍殿九大堂上萬兄弟做了先鋒,他們還能說什麼?”

李陽冷冷一笑,不置可否道。

“這樣,我們跟著你行動,有你護著我們,我們也安全。”薛敏婉約說道。

“行吧,退下。”

李陽歎了口氣,揮手道。

他何嘗不知薛敏是不放心他的安危,要領著麾下追隨在左右,內心既感動也欣慰,那他李陽何德何能,竟有一眾佳人於兄弟效忠追隨,無論是血影小隊,還是升龍殿,血光府,大理門的兄弟全聽他號令,不畏生死!

這夜,晚風瑟瑟,無數人磨刀霍霍,抱刀而眠。

次日,東湖島早早的便升騰起了裊裊炊煙,伍風治下有律,島內弟子五點起床,六點練功,這種習慣已經延續了多年!島中各處可見充滿爆炸力的軀體在習練武技,閃轉騰挪,出拳踢腿間,帶動飛沙走石,煞是壯觀。

而天下四絕的三位,也是在度聚首,出現在了總壇廣場之上,四年一度的中原論劍,即將揭開帷幕,儘管這次中原論劍缺了軍中戰神南關江,但是三絕爭霸,依舊令島內弟子興奮不已,三位武林至尊比拚,能見到便是莫大的機遇與榮幸!

外圍十八武王,數千弟子皆然緊緊的盯著,神情滿是激動。

“伍兄,咱們先來一戰。”伏旗首先叫戰,聲音滾滾,宛若炸雷。

“好,我願領教伏兄高招!”伍風淡淡一笑,身上衣服無風自動。

隻見伏旗前腳踏出,後退微微彎曲,全身骨骼一陣爆響,矮壯的身軀極具力量感,這便是他的絕技,莽牛大力功,而伍風也是身體繃緊,嚴陣以待,右掌伸出,掌心赤紅,七殺掌起手式!

“報!”

這時,遠方某東湖島弟子,神情慌張,飛奔而至,單膝跪地:“島,島主,大事不好了……”

“慌什麼,什麼事情,說!”伍風臉色一板,不悅訓斥。

“稟島主,島外突然湧現大量人馬,豎起杏黃大旗絕世玄門,絕世玄門要要攻打我東湖島!”

“什麼!”

伍風聞言,麵色鐵青,冷笑不止,內心又驚又怒,他的東湖島威震江湖,被江湖譽為聖地,多年無人敢於靠近,今天絕世玄門竟然率眾來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