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百四十一章

血戰東湖島!

“關閉山門,放箭!”

童帥雖被絕世玄門如狼似虎的氣勢所震,但還是沉著應對, 發號施令,意圖依仗地利,大規模的射殺來敵!

厚重的鐵門轟然關閉,島上兩千弓箭手齊齊挽弓勁射,破空聲陣陣,箭矢密集如同雨下,這些弓箭手修為都是武將,臂力驚人,因此射出的箭矢也極具威力,就連鋼板也能洞穿!

李陽自是不懼,可麾下弟子確是不斷中箭倒下,短短片刻,便是死傷過百,倒下一片。

“王宇,組織弓箭手反擊,把他們的弓箭手,全部給我乾掉!”李陽空手接下十數隻箭矢,儘數折斷,眼睛赤紅,怒火萬丈。

“是,門主。”

王宇先是應了一聲,隨著高喝道:“炫影衛,動手!”

炫影衛隸屬於血光府風旗一部,名聲在外,素以箭法超絕著稱,原先炫影衛隻有百人,但李陽在後期擴建了炫影衛,如今的炫影衛人數整整千名,他們佩戴彎刀,臉罩麵具,外披黑色長披風,揹負沉弓,行動如風,隻是片刻他們便是齊齊單膝跪地,挽弓,弓滿弦。

“咻”,“咻”,“咻”……

一支支箭矢破空而起,直射島上,箭箭貫穿東湖島弓箭手的咽喉,又快又準又狠!

董帥驀的慌了:“這些弓箭手怎麼這樣厲害?”

他們於絕世玄門的距離有五百米,尤其他們還占據高地,居高臨下射箭準心勁力,皆然不受影響,可往上射箭便是難度高了數籌,箭箭命中,箭箭穿喉,這到底怎麼辦到的,又是怎麼練出來的?

“童爺有所不知,這些黑披風是血光府寧豐的炫影衛,凶名在外已久。”青木峰峰主張朝道,一臉的凝重。

“炫影衛我也聽說過,是當年血光府宗主餘飛揚所建,正邪大戰時期,殺了不知多少正道英雄好漢,他們快如飛,列如火,強弓彎刀,以一敵百,所到之處,血雨腥風,寸草不生!”翠柳峰峰主賀勇緊跟著說道。

“好啊,看來李陽真是有備而來,弓箭手速速躲進掩體。”

童帥急聲喊道,額頭滿是細細密密的冷汗,在幾萬人的團戰中,一支神箭手小隊,所能發揮出的威力,是不言而喻的!

島上弓箭手遭到重創,李陽冷冷一笑,在度身先士卒,衝了出去:“炫影衛留下,其餘人跟我殺進去!”

“殺!”

人群湧動,喊殺聲震天,跑動如飛,滾滾煙塵,飛沙走石。

“加固大門,滾木礌石落!”董帥麵色冷漠,揮手道。

無儘的滾木雷石落下,又是砸死砸傷數百升龍殿的兄弟,然而確冇有一個人後退,他們悍不畏死,奮勇爭先。

“這大門太堅固了,我推不開。”霍刀恨聲說道,心裡急的不行,早一刻破門,那他的兄弟,便少一些傷亡。

“閃開,我來破門!”

李陽救援某弟子,一腳踢飛礌石,隨著大喝一聲道。

待得霍刀讓在一旁,便見李陽雙腿微微彎曲,呈現高馬步狀,左手劃圈,右手拖磨,赫然打出一掌,正是那招飛龍出山。

內力化成的飛龍虛影,橫空現世,夾雜著捨我其誰之大勢,滾滾而出。

“轟!”

爆炸聲赫然間響起,厚重無比打鋼鐵大門,瞬間被打爆,鐵屑飛舞四濺。

霍刀大喜:“兄弟們,跟我一起衝!”

“殺!”

升龍殿九大堂的兄弟持刀狂奔,湧進島內,就人就砍,刀芒鋒利,刀光閃爍,東湖島的弟子不斷重傷哀嚎,或者是死去,狂刀這套刀法,最適合群戰,每位升龍殿的兄弟常年訓練的刀法,在此刻展現出了極其強大的攻擊力。

“大家穩住,其餘四峰的人已經過來支援我們了。”

童帥聲音鏘鏘,好似金屬,配以內力,極具安定人心,鼓舞士氣之功效。

東湖島弟子聞言,再見後方密密麻麻敢過來支援的同門,便是開始奮力反擊,島中到處是戰場,三五成群,殺成了一片。

“噗嗤!”長槍刺入升龍殿某弟子的體內。

“死!”

這弟子爆喝,手中的鋼刀在臨時前也是砍在了一名壯漢的肩膀,卡擦一聲,鮮血飛濺。

場麵勢均力敵,絕世玄門各部均陷入鏖戰,薛敏以及麾下血影小隊,於東湖島的十八護法戰到了一處,殺的難分難解,大理門,血光府的頭領對上了東湖島的六大峰峰主副峰主,兩邊皆然有人戰死,受傷。

鮮血染紅了大地,血腥的氣息瀰漫。

李陽也處在混戰當中,東湖島青木峰五千弟子圍殺李陽,漫天皆是劍芒,一峰圍殺一人,是童帥下的死命令,也是根據戰場形勢做出的正確應對,單對單在場冇任何人是李陽的對手,隻有圍殺,哪怕武帝在千軍萬馬中也是可以隕落的!

“快向門主靠攏。”

“保護門主!”

薛敏,霍刀,血光府左右護法,皆然喝道,可奈何被身邊的敵人死死纏住,寸步難易,薛敏心頭最為著急,眼睛紅紅的都快要哭了,這個李陽就是逞能,一進島就跟瘋了似的衝,這才造成被數千人馬圍殺,孤立無援!

眾人擔憂,而李陽確是平靜,身若蛟龍,遊走於刀光劍影間,擰腰砸拳,轟的一聲,眼前人胸骨竟碎,死在頃刻,眼中滿是驚恐於駭然。

戰拳!

此刻李陽施展的也是升龍殿弟子都掌握的戰拳,而這套拳法經李陽施展,簡直戰力滔天,所向睥睨!

出手便是殺招,招招要人命,但凡有敢於攻向他的敵人,全部喪命。

李陽邊戰便觀察著戰局,看著不斷戰死的兄弟,他心中巨疼,霍刀胳膊被砍了一刀,歐陽白被劍刺中肩膀,薛敏中掌吐血,戰死受傷的都是他的兄弟手足,不過李陽也清楚,他雖是武帝,也不能在幾萬人的團戰裡保護所有人。

“東湖島的弟子們,奮勇殺敵者,通通重賞。”童帥立於後方腹地,高聲鼓舞士氣。

頓時東湖島的弟子愈加瘋狂,不顧一切的攻擊絕世玄門各部。

李陽眉頭一擰,目光銳利如刀:“童帥老賊,我現在就取你狗命。”

話音落下,整個人猛的朝童帥衝去,隻有殺掉敵方首領童帥,才能瓦解東湖島的高漲士氣,減輕降低己方傷亡!不知為何,東湖島島主伍風還冇有現身,現在童帥必須死!

“宗主,快停下!”

“宗主,你不能再衝了,太危險啊!”

絕世玄門無數人嘶喊,臉色大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