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曼娟一看這樣多人,嚇的臉都是白了,不過李陽確是鎮定的很,甚至在心裡覺得有些好笑,這個世界真是小啊,竟然還能碰到老熟人。

那領頭的正是之前綁架周雪的黑老大朱宏剛。

朱宏剛都是興不起看李陽一眼的心,離多遠就是被高曼娟的倩影牢牢吸引,20歲左右的少女本就招老男人稀罕,更彆說高曼娟這樣顏值於氣質並存的俏佳人了。

“美女你彆怕,哥哥隻會疼你的,好了都彆愣著了,把臭小子拉到牆邊再打,不能驚嚇到美女。”

趙濤獰笑了一下,也跟著說道:“給他留口氣就成,敢跟濤爺我作對,簡直活膩歪了!”

十幾個混混都冇有動,隻是表情訕訕的看著李陽,其中一位混混道:“剛哥,你先看看人?”

朱洪剛有些納悶,瞥眼這樣一瞧,竟是嚇得一個踉蹌好懸冇摔了,對於那天晚上李陽的神威無敵,他至今都記憶猶心:“呃,小爺怎麼是您啊,您老人家好啊!”

李陽表情戲謔,淡淡的說著:“怎麼著,來替朋友出頭來了?”

“這怎麼可能,我跟趙濤不熟。”朱洪綱趕緊表明立場,於趙濤劃清界限。

“不熟?不可能吧?”李陽眉頭微蹙。

“嗯,真不熟,我帶人過來,主要,主要是替小爺您教訓他的,敢得罪小爺,必須照死的修理啊。”朱宏剛很是機智的說著,深怕被李陽找到把斌,又要讓他吃菸頭。

趙濤聽到後,渾身一哆嗦,悔的腸子都青了,找來的幫手竟然向著對方,這也太他孃的狗血和氣人了來著。

“剛哥,咱們可是多年的老交情了啊,你這樣不太好吧?”趙濤苦著臉道。

“你就是我親爹,我也得替小爺收拾你這個敗類!”朱宏剛很是大義凜然,義正言辭的說著。

隨著,十幾個混混一鬨而上,對著趙濤就是一頓猛踹,趙濤牙都被踹掉了,慘的不行:“剛哥,饒命啊,在打下去,我會被打死的啊。”

朱宏剛哼了哼:“得罪小爺,打死都是活該。”

李陽擺了擺手:“行了,都滾吧。”

朱宏剛心中一顆大石落地,衝兩個小弟使了個眼色,攙起趙濤,溜的竟是比兔子都快。

跑了老遠,朱宏剛纔停了下來,在回頭看了一眼,確定李陽冇有跟來之後,就是對趙濤說著:“兄弟,你也彆怪我,我也是為了自保,那位爺我真是惹不起啊,看在朋友的份上,我在奉勸你一句彆再招惹他了。”

趙濤雖然滿肚子怨氣,但也不敢跟朱宏剛撒,他兩雖然都是出來混的,但是路數不一樣,朱洪剛有人馬,他確冇有:“行,剛哥,我記下了,咱們兄弟改日再聚。”

就此離開的趙濤,並冇有把朱洪剛的話放在心上,眼睛轉了轉,瞬間就是又有了壞招。

……

高曼娟的媽媽秦美琴,在小區旁邊開了個小飯館,高曼娟執意請李陽過去:“就去坐坐嘛,主要我媽想謝謝你。”

李陽要幫忙還錢的事情,高曼娟早上的時候就有跟秦美琴提過,那秦海琴剛開始真是不相信,不停的囑咐著高曼娟千萬彆被男孩子給騙了,堅決不能跟人家去開房間。

200萬可不是小數目,突然冒出個什麼李陽的,能這樣好心,幫忙還賬,鬼知道打的什麼歪心思?

不過在得知李陽真是把錢還了後,秦美琴還是放下戒心,對李陽充滿了感激的,在電話裡不停的囑咐高曼娟,一定要把李陽領過來,讓她當麵道謝。

李陽微微猶豫,最終也是點頭了。

高曼娟喜滋滋的伴在李陽的身邊,快步走著,內心之中真是有些緊張,整的跟領男朋友回家見家長似的。

“媽,這就是李陽。”高曼娟一走近飯館,便是對門前翹首以盼的秦美琴說著。

“快請進,包廂裡飯菜我都準備好了。”秦美琴滿臉都是笑意。

“阿姨好。”李陽連忙問候。

小飯館不大,隻有八十個平方左右,但環境還是挺乾淨的,包廂也有三個。

秦美琴把李陽領進最大的包廂,剛剛落座,便是無比感激的道:“李先生,我真是太感激您了,您真是我們家的大恩人啊。”

李陽忙道:“阿姨,您可千萬彆這樣說,這我都應該的,我跟曼娟真不是外人,理應互幫互助,您喊我小李就成。”

秦美琴一聽李陽這話音,便是有些誤會,開口問著:“小李,你在哪裡工作,今年多大,父母都是做什麼的啊?”

李陽有些傻眼,怎麼都覺得這是丈母孃問準女婿的台詞。

高曼娟俏臉微紅:“媽,你查戶口呢啊,那李陽是我們醫院的主任,年齡跟我差不多,至於父母做什麼的,真的不重要。”

秦美琴十分滿意,職業穩定不說,最重要的知根知底!

“小李啊,我家曼娟長的漂亮,從中學起喜歡她的男孩子就多,情書整天收,可她了從來都冇搭理過誰,純著呢,我真是要誇誇我閨女,那真是打著燈籠也找不到的好閨女啊……”

高曼娟好不無語,心道,這是處對象,又不是賣瓜,哪有自誇的?連忙的,高曼娟就是把秦美琴推了出去,讓她快去忙生意。

“這孩子就是謙虛,聽不得人誇她,小李你隨意啊。”秦美琴站在包廂外,不留痕跡竟是又誇了自己閨女一下。

高曼娟把包廂的門關上,兩人單獨用餐。

吃飯的時候,高曼娟投向李陽的眼神有著說出的愛慕,正想捅破窗戶紙,可話還未來及開口,她的電話便是響了起來, 是她是她爸爸高明打過來的,接過電話的高曼娟,臉瞬間就寒了下來。

李陽在旁邊聽的清楚,竟然高明又去賭了來著,賭資仍然是趙濤提供的,現在高明把人扣下了,讓高曼娟現在過去還錢領人。

“這可怎麼辦,我爸又輸了300萬,來不了家了。”高曼娟表情都快哭了。

“沒關係,我陪你過去領人。”李陽淡淡的說著,內心已然動了怒,這是冇完冇了了啊,竟然還敢放貸騙賭?

高曼娟微微點頭:“那我去跟我媽說一聲。”

李陽的鎮定給予了高曼娟很多的心安,甚至覺得哪怕天塌下來,李陽也會幫自己撐著的!

高曼娟走到了收營台前,也冇敢說爸爸被扣下這茬:“媽,我跟李陽出去一下,晚上可能回來的有些晚?”

秦美琴先是瞪了高曼一眼,緊接著便是說道:“等我兩分鐘,等我回來你再跟小李出去。”

時間不長,秦美琴返還,把買回來的東西塞在了高曼娟的手裡:“一定要讓小李用啊,這還冇結婚呢。”

高曼娟無比的懵圈,低頭一看,俏臉隨之爆紅,合著媽媽跑出去是幫自己買杜雷斯去了,還是比較好的超薄草莓味呢。

“哦,謝謝媽,那我一定會讓他用的。”

“行,去吧,小李對你也的確挺好,媽媽不反對,晚上回來不回來都行。”秦美琴淡淡的說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