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百四十九章

處置海幫!

李陽麵有不悅:“你嚷嚷什麼,我雖收拾他們,不費吹灰之力,但你讓我動手,我就要動手嗎?”

首先他已不再是當初的少年,而是那執掌三十萬武者的武帝修羅,權勢滔天的巨擘。

其次,遠處正有兩波人馬向這邊湧動,一部為他的絕世玄門麾下,在麾下麵前他得保持威信,絕不能聽一個小丫頭髮號施令!

“我不嚷嚷,好哥哥,你快收拾他們吧。”

花月容軟語道,聲音甜膩,煞是悅耳,自從她被李陽打了之後,便覺李陽特MAN,大小姐脾氣不自覺的收斂,反正隻想乖乖聽話,不惹李陽生氣。

那麼軟的語氣,聽的李陽骨頭都快要酥掉,滿意的點點頭,把目光投向賀九,眼神銳利,如刀似劍:“你魚肉百姓,欺壓老人,調戲女人,罪無可恕,我現在給你最後一次機會,把地上的雞蛋給我添乾淨,然後在向大夥道歉,要不然就彆怪我對你不客氣!”

“對我不客氣,就憑你?”

賀九臉色一擰,“砍他,直接給我亂刀砍死!”

海幫的人齊齊持刀,朝李陽圍了過來,人群嚇的紛紛不敢再看,所有人都是一個心思,那便是李陽完了,隻能被大卸八塊,橫死當場了。

隻是讓他們冇想到的是,耳邊竟是傳來,一陣陣慘嚎。

“哎呦,我的胳膊斷了,胳膊斷了。”

“疼,疼啊,肋骨折了,肯定是折了。”

啥?

人群紛紛抬頭,睜開眼睛,印入眼前的一幕,讓他們直接懵了,膛目結舌,宛若被石化,場中海幫的彪形大漢,全部倒在地上,麵色痛楚之至。

“這小夥子厲害啊!”

“何止厲害,簡直就是逆了天!”

“一個人放倒這樣多人,我不是年齡大了,眼睛花了吧?”

人群小聲的議論,震驚不已。

賀九也是懵了,嘴巴張的都能塞進去個鴨蛋,這,這……這怎麼可能?

他帶過來的幫眾全是幫中精銳,修為最底的都是暗勁武者,甚至還有半步武將的存在,五十多人持刀,竟是被一個人赤手空拳,冇半分鐘就給全部放倒了?

“現在可以把地上的雞蛋添乾淨了嗎?”李陽冷冷道。

“我,我……”

賀九不自覺的後退了兩步,已經被李陽給鎮住了,他雖是武將,可也不可能能再這樣短的時間內,放倒這一群人,明顯李陽的修為要比他高的多,很可能是武侯強者!

“我在問你話呢!”李陽語氣更冷,強烈的肅殺之間,瞬間籠罩全場。

賀九額頭立馬見汗,後背也是被冷汗打濕,他感覺到自己一旦拒絕,肯定會被李陽宰掉,不過真的不能應下來啊,眾目睽睽他若是服軟添地上的雞蛋,以後還怎麼服眾?

正當他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時候,一道聲音驀的響起:“賀九,怎麼回事?”

賀九聞言立馬眼前一亮:“張執事,您來的正好,這小子帶頭擾亂碼頭秩序,不僅拒絕交錢,還打傷了我的一眾手下,您可得為我做主啊。”

東湖島內堂執事張展,領著五百人敢到,這讓賀九立馬有了底氣,東湖島內堂的人全部是武將,而執事張展更是不得了,那是一尊高階武侯!

“小子,我看你這下還怎麼狂?”

賀九不等迴應,便是指著李陽叫囂道,雙目圓瞪,一臉的張狂於凶狠。

“保護門主!”

另一邊隨著響起爆喝,王朝領著一千天罡衛,也是敢了過來,齊齊拔刀,殺氣騰騰。

“宗主?”

賀九又是懵了,滿臉的錯愕,但很快還是穩定住心神衝張展說道:“張執事,我們海幫可是東湖島的外圍勢力,您可一定要為我做主啊!”

東湖島是江湖聖地,這裡又是東湖島的地盤,李陽就算是宗主又怎樣,難道敢在這裡撒野嗎?

“我給你做主?”

張展快步走到他的麵前,甩手就是給了他一個大嘴巴子:“賀九,你好大的膽子,對李宗主不敬,你這是活的不耐煩了嗎?”

**的,賀九這個傻逼,誰都敢惹,自己想死,也彆連累我啊?

白天的一戰,李陽的驍勇無敵已經刻在了東湖島弟子的心中,張展一見賀九是跟李陽發生的矛盾,便是被嚇的心臟都快跳出來了。

賀九捂著臉,眼中全是不可置信,那他怎麼也冇想到張展竟然會動手打他!

張展並不搭理他,而是身體九十度鞠躬:“東湖島內堂執事張展,見過李門主。”

“海幫是你們東湖島的人?”李陽皺著眉頭道。

“這個,這個,是,哦,不是……”張展吭吭哧哧,語氣慌亂。

“彆跟我這這了,到底是不是?”

“以前是,現在不是了,我代表東湖島現在正式宣佈於他們劃清界限! 得罪了李門主,便是我東湖島的死敵!”張展擲地有聲,暗自慶幸自己反應機智。

賀九聽到這裡,嚇的身子猛顫,本來以為來了靠山會幫他,結果靠山直接巴結起李陽了。

“張執事,您不能這樣啊,您就不怕我妹子知道嗎?”喝酒小心翼翼的說道。

他妹妹是是東湖島青木峰峰主的妻子,青木峰在東湖島為戰力最強的一峰。

“你**的給我閉嘴,彆連累我們東湖島!”張展又是一巴掌甩了過去,僥倖之下絕世玄門才撤走東湖島,島主已經下令,絕不可在招惹絕世玄門,提峰主夫人有什麼用?

“張執事, 你彆緊張,既然你們已經與海幫劃清了界限,我也不會遷怒東湖島,你現在就督促著位賀九把地上的雞蛋都添乾淨吧。” 李陽淡淡說道。

“是,是,我這就督促,賀九你還傻站著做什麼,趕緊跪下來添,添不乾淨,我割了你的舌頭!”

張展高聲喝道,已然拔刀。

賀九再也不敢說話,老老實實的跪在地上,添起了雞蛋,一臉的灰塵,狼狽不堪,眼淚竟也流了出來,不是沙土迷了眼睛,而是給憋屈的,他在這地頭向來是作威作福,現在倒好,直接被虐成了狗。

“李門主,您還有什麼吩咐?”張展請示道。

“老人家的雞蛋需要賠償,碼頭的費用不能亂收,海幫必須解散,從這地界消失!”李陽不置可否道。

“全聽李門主的,我全部照辦。”

張展陪著笑臉,不停拱手。

話音落下,既是從賀九的口袋裡翻出一遝紅票子,塞到了老太太的手裡:“老人家,這錢您拿著,對不住,對不住啊。”

老太太欣喜之至,激動的雙手都在發抖。

“謝謝李門主為我們出頭,海幫的人走了,我們就有好日子過了。”

“李門主,大好人啊。”

“恩人,恩人啊!”

人群七嘴八舌的喊道,任誰的語氣裡都透著股狂喜於感激。

“大家彆客氣,這都是我應該做的。”

李陽擺了擺手,待漁民安靜下來後,既是衝王朝道:“你們留下來明天再走,這船讓鄉親們做!”

“是。”

王朝抱拳應聲。

李陽點了點頭,既是與花月容一道上了船。

等大船駛出老遠,賀九纔是爬起來,說道:“張執事,那到底是誰啊?”

“絕世玄門門主,武帝修羅!”

張展迴應,眼中之色全是狂熱於尊崇。

嘶!

賀九以及海砂幫的幫眾,皆然倒吸了一口涼氣,嚇的站都快站不穩了,還好李陽大度,否則他們已經死了,修羅武帝,力戰三大至尊,實至名歸的天下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