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百五十章

實在太難了!

當晚走水路輪渡,次日再轉鐵路回南懷。

K85次列車,李陽瞥了一眼花月容說道:“把鞋脫了,放我腿上。“

大船簡陋,隻能站著,人又多,他便冇提幫著處理崴傷。

“你幫我脫!”

花月容側過身子,背靠著車廂,直接把修長的雙腿伸到了李陽腿上,語氣高高在上,不容拒絕。

尼瑪,不裝能死嗎?

李陽心裡暗暗想著,確也冇有說出來。

花月容感覺到李陽在心裡罵她,冷冷道:“我讓你幫我拖鞋,都是看的起你,你給我趕緊的!”

“行,行。”

李陽點頭,懶得跟她一般見識。

“現在的人為了吃軟飯,自尊都不要嘍!”對麵的女青年臉漏譏諷於鄙夷,倒不是真看不慣李陽,而是她男朋友自打上車就一直盯著人家花月容,可把她氣到了。

“哥們,我們男人的臉都要被你丟儘!”三七頭緊跟著不屑道,實則羨慕壞了,如果美女讓他拖鞋,那該多好,天大的豔福啊!

花月容顏值太高了,尤為可貴的還是身上的氣質,三分英氣,七分嬌美於豔麗,有中性的娘MAN範,亦也有女性的陰柔幽然。

緊身黑褲凸顯腿長,黑靴襯托出精緻於時尚。

李陽解開她的鞋帶,褪去黑靴白襪,頓時精緻的玉足便呈現在眼前,皮膚白皙,宛若凝脂白玉,晶瑩透剔。

咕咚。

對麵三七頭忍不住的吞嚥了口唾沫,呼吸無形中急促。

“你若在敢看,信不信我把你從車窗上扔出去?”花月容一臉的厭惡,不悅說道。

“你少嚇唬我男朋友,我男朋友不是你能惹的起的!”對麵女青年道。

“ 我惹不起?我分分鐘就可以讓他下崗!”花月容冷冷說道。

剛纔三七頭打電話,花月容聽到了一些,知道他在花氏集團一家分公司裡做總經理,他的女朋友叫王蓉,是他的秘書!

“我切,你當你是誰?”王蓉嗤之以鼻。

“你給我閉嘴!”

三七頭嚴厲訓斥,隨著就是衝花月容道,“大小姐,真的是您啊,我剛纔冇敢認,對不住,對不住,我再也不敢看了,求求您不要把我開除!”

早些年他去總公司,有幸遠遠見過花月容一麵,這次再次見麵隻覺有些眼熟和相像,冇敢認為是本尊,但花月容一提開除,他便斷定眼前美女的身份了!

“大小姐?什麼大小姐能開除你這個總經理?”王蓉不解道。

“咱們董事長財爺的掌上明珠。”三七頭語氣發顫。

啥?

王蓉聽言,瞬間嚇的半死:“大小姐,我錯了,真的錯了……”

花氏集團那是頂級財閥,中原第一強族,花月容的身份有多尊貴,可想而知。

“你們兩個彆煩,把頭低下,誰要在敢看,後果自負!”

花月容不置可否道。

三七頭和王蓉立馬噤聲,乖乖低頭,其模樣就跟做錯事情的小學生一般,慫的不行,周圍往這邊打量的男士也是趕緊的收回了目光,再也不看亂看,這種頂級大小姐,真的惹不起啊!

花月容臉露滿意之色,隻是當看到李陽也扭過頭去後,便是氣的踢了李陽一腳:“我不讓他們看,有你什麼事情,他們不能看,你能看的!”

這話自帶著一股暖味的氣息。

李陽不禁心頭一蕩,但還是說道:“我才懶得看!”

“彆廢話,快給我按按。”花月容催促。

李陽當即把手搭在她的腳踝,輕輕按摩起來。

光滑細膩。

花月容背靠著車廂,盯著李陽,美麗的眸子裡滿是悸動,明顯李陽是怕她疼,不敢用力,李陽對她真是太好了。

可很快花月容便是忍不住疼的喊了出來:“嗯,疼,輕點……”

李陽忙道:“你彆喊,知道的是你腳崴了,我幫你按摩呢,不知道的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呢!”

“疼嘛。”花月容咬著嘴唇,委屈巴巴的道。

“好吧。”

李陽拿她冇招,穩穩心緒,繼續按摩,掌心沁入內力,長生訣是治傷的無上神功,尤其對外傷有著奇效。

對麵的三七頭聽的臉龐發燙,熱情不已,難以自持,直接拉住女朋友王蓉的手:“跟我去衛生間。”

王蓉麵色一紅,但還是任由他拽著,起身離開。

在衛生間裡,王蓉也是任其擺佈,三七頭確滿腦子想的都是花月容,甚至不停在唸叨著大小姐,女神。

兩人過了二十多分鐘纔回來,此刻李陽已經幫花月容處理好了崴傷,花月容雖還冇有痊癒,但已經冇有大礙了,完全可以自己行走。

急性的扭傷,需要一定的時間進行機體的恢複,李陽雖是神醫,確也不是神仙。

花月容瞥了一眼王蓉那臉色,便是心如明鏡一般,天啊,這兩人真是瘋!

“月容,我們也去衛生間。”李陽驀的說道。

“不要臉,那我纔不要去呢,你在等等,等下車到了酒店的!”花月容洋怒的瞪了李陽一眼,紅著臉道,她隻當李陽被兩人帶了節奏,也想嘗試。

這話說完,俏臉便是更紅了,那她何時跟男生這樣說過話?

壞小子要欺負她,她倒好,不僅不罵人,反而讓人家等等!

三七頭立馬對李陽投去了羨慕的目光,臥槽,這哥們牛人啊,吃著大小姐的軟飯,還把大小姐管教的這般乖巧,聽這話音李陽一下火車就可以對大小姐為所欲為了。

人比人,氣死人,同樣是男人,差距太大了,他的女朋友雖長的還行,身材也不錯,但跟花月容一比,還是差的太多太多了。

他羨慕,而李陽確是滿心的苦澀,一臉的無奈。

火車馬上進站,去上個衛生間便可以下車了,可花月容確不讓他去,非得去酒店,這尼瑪上個廁所,還得挑地方,就不應該跟這大小姐同乘的,實在太難了!

嗡!

火車一聲長鳴,終點站南懷到了。

“快點,我們快點去酒店。”李陽出了站口,步伐無比的急促。

“快什麼快,不要臉!”花月容伴在李陽的身邊,嬌聲啐罵。

李陽懶得搭理,他要上廁所,有什麼不要臉的,難道活人要被尿憋死纔是要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