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百六十一章

周雪醉酒

“媽媽,你每天晚上都出去,還打扮的這樣漂亮,都是去乾嘛的?”周小北拽著周雪的褲子,奶聲奶氣的道,。

每個週末回來,媽媽總要出門,很晚纔回來,他很早就想問了,雖然李陽犯了錯,但他還不想換個爸爸。

這個月裡李陽去學校裡看了他好幾次,給他買了很多玩具於零時,他已經不太生李陽的氣了。

“媽媽得工作,要不然怎麼養你啊。”周雪隨意道。

“你少騙人了,工作都是白天,哪有晚上的,你肯定是出去約會的。”周小北哼了一聲,撅著小嘴道。

“我哪有時間約會,真是去工作!”周雪啼笑皆非,現在的孩子真是早熟,剛滿五週歲,竟連約會都懂了。

“好吧,我勉強相信媽媽,隻是媽媽,我們老師說了,人非聖賢,孰能無過,知錯能改,善莫大焉,我覺得這句話很對,你覺得呢?”周小北仰著臉,小心翼翼道。

冇敢正麵提李陽,提了萬一被打就慘了。

“在家好好學習,大人的事情你不要操心。”

周雪板著臉,訓斥。

她知道,小北是在幫李陽說情呢,想讓她給李陽一個機會,她也知道小北很想李陽,但她真的不能原諒,背叛這種事情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她跟李陽再也不會有可能了!

開車去步行街的路上,不知是不是小北的緣分,她腦子裡不斷閃現出和李陽在一起時的情景,心煩意亂!

車子是半個月前買的,很為普通的一輛商務大眾,不是周雪買不起好車,而是想把錢花在刀刃上,創業初期,用錢的地方實在太多了,如果不是深夜打車不便,她連車都不會買。

“老闆,今天可能不能直播了,燈光略有欠缺。”助理劉蘭蘭道,“而且技術那邊也有些問題,還需要調試。”

“老闆,要不今天就先停播一天吧,直播間搬遷,我覺得我們明天可以搞一個儀式,這樣正規一些,直播內容也會豐富和新穎。”導演宋小花緊跟著說道。

周雪點了點頭:“行,那今天我們就休息,我請大家出去吃飯!”

“太好了。”

團隊人員齊齊歡呼,欣喜之至,那他們共事一月有餘,還冇跟老闆一起吃過飯呢,尤其男士們更為激動,跟周雪這樣大美女一起吃飯,發個朋友圈就足以炫耀半年了。

酒店訂在了聚福樓,聚福樓離步行街並不遠,在南懷市屬於比較有特色的高檔餐館,周雪獨自開車過來的,等到的時候,團隊的人基本來齊了,偌大的包廂坐的滿滿的。

“老闆,您坐首位。”宋小花連忙站起說道。

“不用,劉導,我隨便坐哪裡都可以。”周雪自顧坐下,當坐下後才發現,儘是挨著李陽那個混蛋,“你怎麼也來了?”

看這混淡就來氣,這混淡一準偷偷去看小北了,用她的錢把兒子給哄好了,她給李陽開的工資是兩千,可老是怕李陽錢不夠花,偷偷在換衣室李陽的衣櫃裡塞錢,塞了都有一萬了。

“我也是團隊一員啊。”李陽納悶不已的道:“我過來有什麼問題嗎?”

“到旁邊站著去!”

周雪麵色清冷,不置可否道。

尼瑪,整天欺負我有意思?

李陽滿心的苦澀,一臉的無奈,隻得悻悻的起身,站在了一側。

“一個雜工,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

“就是啊,打雜的也好好意思嚷嚷自己是團隊裡的人!”

“老闆最煩他的了,我如果是他肯定有自知之名,不來湊這個熱鬨!”

桌子上的人七嘴八舌,先後說道,任誰看向李陽的目光都是充滿了輕視於鄙夷。

李陽揹著雙手,笑而不語,懶得跟他們一般見識。

“還笑呢,這臉皮得有多厚啊。”助理劉蘭蘭先是瞪了他一眼,然後衝周雪道:“老闆,我給您倒茶。”

“好。”

周雪輕輕應聲。

劉蘭蘭倒茶,豈料茶壺空空:“我喊服務員添水,服務員……”

“不必了。”

周雪有些口渴,習慣性的端起了旁邊李陽的杯子,那以前,他們都是買一瓶水兩個人一起喝的,誰也不嫌棄誰。

“老闆,那是臭雜工喝過!”劉蘭蘭趕緊提醒。

周雪先是不以為意的喝茶,眼神環顧左右,發現大家都傻傻的望著她,立馬便是意識到不妥之處了,放下杯子,開口道:“我有些走神了,冇聽到,真噁心,喝李陽喝過的水,今天這飯都不用吃了!”

眾人聞言,這才釋然,合著老闆冇有聽見。

那他們剛纔都以為老闆跟李陽關係不一般了,能喝一杯水的男女,就算不是夫妻情侶,也會有著曖昧。

想多了想多了,老闆貌美如花,有錢有名,李陽算個什麼東西?

李陽則是偷偷給了周雪一個白眼:“裝什麼啊,一會不裝你能死啊!”

往常周雪雖然偶爾飲酒確也有度,尤其是在社交場所,可今天確是一改做派,來者不懼,誰敬她酒,她就跟誰喝,甚至還吩咐服務員連續上了三次紅酒。

團隊員工們隻當週雪高興,而李陽確知道周雪這是心情不好了。

“老闆,行了,您再喝,就要醉了?”

李陽上前,微微彎腰,勸誡道。

“要……要你管我?”周雪說話都不利索了,明顯已經喝高了。

“老闆,今天就到這裡吧?”

導演宋小花此刻也看出來周雪有些心情不好,想借酒消愁了,趕緊站起來道:“我們都走吧,小劉你留下來,送老闆回家。”

眾人先後離場,助理劉蘭蘭正待去扶周雪的時候,手機驀的響起,男朋友來電。

“現在就要見麵嗎,等等行不行?”

“不行,二十分鐘你不到,就不給你買包了!”

劉蘭蘭掛斷電話,左右為難,怎麼辦,這可怎麼辦,老闆喝多了不能不管,可包包也很重要啊,她纏了男朋友幾個月,男朋友才答應給她買愛馬仕新品的。

當眼睛掃到李陽身上時候,立馬眼前一亮:“小雜工,你送老闆回家,我還有事,就這樣!”

李陽聞言,不禁嘴角抽了抽,這助理太要命了,為了個包包就給醉酒的美女老闆給丟下了,虧得留在現場的是她,要換做彆的男人,那雪雪可就危險了。

“老闆,我們走吧。”李陽輕聲說道。

“你誰啊,我頭好暈,我得先躺會。”周雪美目半瞌,勉強站起,走到了包廂的沙發前,直接軟在了沙發上。

“不能喝酒,還非要喝,喝點水,解解酒!”李陽冇好氣的說道,把一杯水遞到了她的麵前。

周雪喝了兩口,努力把眼睛睜開,終於認清是李陽了:“你離我遠點,你走,我用讓你管!”

“我送你回家。”李陽伸手想要去抱她。

“不行,我們都分手了,你彆碰我。”周雪沉著臉,冷冷道。

隨著就是自己起身,邁步的向包廂外走去,走路不成直線,搖搖欲墜。

李陽幾步追上,把他抵到了牆邊,牢牢的卡住。

四目相對,靜寂無聲。

“你乾嘛,都分手了。”周雪語氣含羞帶嗔,完全是下意識的,感覺著李陽那強烈的男子氣息,她的身子都軟了。

李陽並不迴應,隻是緊緊盯著她,不得不說她實在是太美了,五官精緻的宛若一件完美的藝術品,哪怕最挑剔的人也找不出一絲的瑕疵,皮膚白皙光滑,比嬰兒還要細嫩。

越看越喜歡,情難自禁,低頭便吻。

周雪秀目圓瞪,先是推搡抗拒,但很快確是環住了李陽的後背,老實配合,熱情迴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