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麼多?”

高曼娟隻是知道這牌麵大,但具體多少番,她可算不好。

“當然,這可是難得一見的大牌麵,能打出來都是人生得意事啊!”高明顫聲道。

三人對視了一眼,最終還是決定乖乖付錢,那在他們看來,李陽隻是運氣好,那不可能把把都運氣好的,憑藉三人的賭術和配合,贏回來那是必然。

籌碼有籌碼的便捷,現金有現金的魅力。

七箱現金,每箱一百萬,外加14萬的散錢,就是歸屬於李陽了,高明激動的跟什麼似的:“放我這裡,放我這裡。”

高曼狠狠的瞪了一眼高明:“是你贏得嗎,就放你這裡?”

李陽笑了笑:“怎麼,三位還要玩?”

“那必須的啊。”

“莫不是你贏了錢就要走?”

“小夥子,可冇有這樣的規矩啊。”

三人有些急眼,紛紛說著。

李陽聳聳肩:“行啊,那我就繼續陪你們玩,必須要讓你們儘興。”

當李陽把牌全部抓到手後,高明緊捂著心臟,簡直感覺心臟都要快跳出來似的,這把,竟然比剛纔的還要猛?

高曼娟也不比她爸強到哪去,上衣的曲線很是明顯的在盪漾著,真是怕暴露好牌,要不然,她真是會蹦起來的,而且是蹦到月球上去的那種。

李陽的牌麵是,四張東風,三張西風,三張南風,三張北風,外加一張發財。

大四喜,四暗刻的牌麵,更有打成可能傳說中的18羅漢!

“出牌啊,總不能又天胡吧?”

“快出快出,向你這樣慢,我們何時才能把錢贏回來了?”

李陽動上手了,倒不是出牌,而是開杠,東風開杠,後麵拿牌,一杠接著一杠,很快就是四杠落地。

三家看到這裡,都坐不住了,紛紛站了起來,大眼瞪小眼,緊張的不行。

李陽身後的高曼娟父女,心情亦也是很緊張,緊張道呼吸都快停止了。

李陽倒是臉色淡漠,慢慢悠悠,從麵拿了一張,往桌麵一摔,不是發財還能是什麼?

全場鴉雀無聲。

足足過了半分鐘,才傳來高明和高曼娟擊掌慶賀的聲音。

“耶!”

李陽掃了眼桌前的三位:“四杠,十八羅漢,杠上開花,一共300番,一家300萬,整數好算賬啊。”

三人麵麵相覷,到了這個時候,他們哪還會不明白,這是碰到高手了。

人家完全是賭神一個級彆的!

想自己三人還把人家當肥羊,要宰人家,真是可笑之極啊?

光頭佬對李陽抱了抱拳:“李先生好本領,在下佩服之極。”

高明急聲道:“彆說這些冇用的,輸了就給錢,如果冇錢,就跟我之前一樣,到那邊蹲著去!”

光頭佬苦笑了一下,便是對著裡屋喊著:“濤哥,濤哥,出來一下?”

連續喊了幾嗓子,趙濤纔是慢悠悠的走出著:“怎麼,李先生這麼一小會就輸完了啊,那什麼,您還要繼續嗎?”

李陽一臉戲謔的看著他,也不說話。

光頭佬咳嗽了兩聲:“濤哥,輸完確實是輸完了,可不是他輸完了,而是我們啊,那我們的錢已經不夠買單的了。”

“什麼!”趙濤目瞪口呆,竟是僵在了當場。

光頭男附耳過去:“濤哥怎麼辦,賭是賭不過了,這個姓李的完全是個賭中高手,跟電視裡的賭神高進都是一個級彆的,我們拍馬也是不及,要不要來點橫的?”

趙濤暗自歎氣,來橫的也不行啊,朱宏剛人馬那多,都不敢招惹李陽,自己這些老千更是冇戲,也怪自己冇有聽朱宏剛的勸,以至於輸的淒慘,多年積蓄頃刻間少了一半。

李陽淡淡的道:“商量好冇有,到底想怎麼解決的,是不是還要上演全武行?”

趙濤陪著笑臉:“李先生開玩了,我們願賭服輸,敢問李先生,老高的債務是不是可以扣除?”

李陽頓都冇打:“當然。”

高明很是動容,把閨女落在身邊,低聲道:“男朋友吧?”

高曼娟紅著臉也冇有說話,顯然也是默認了。

高明見此,心中一陣狂喜,天賜良婿,真是天賜良婿啊,以後請教牌技真是不會在有任何問題!

趙濤用手機銀行,給李陽一共轉了1300萬,700萬現金也是給予了兌換。

李陽看了眼的銀行簡訊到帳通知,見數額略有偏差,便是對高明說著:“叔,你拿14萬帶走。”

不是李陽不大氣,而是這趙濤一夥明顯就是老千中的敗類,實打實的下三濫,騙人也就算了,儘然還打算從女人身上賺錢?

趙濤苦笑了下,他給李陽少轉了14萬,也是想少出點血,真是冇想到李陽竟然這樣狠!

高明連聲應好。

高曼娟真是覺得丟臉:“爸,不許拿,那是人家李陽贏的……”

高明根本不予理會:“盛情難卻,這叫見著有份,你彆瞎嚷嚷,我回頭分你一半好了。”

回去的路上,是高明開著麪包車帶著李陽和高曼娟的。

高曼娟扭頭看了眼李陽:“謝謝你幫我爸又還了300萬,前後我一共欠你500萬了,我,我恐怕還的有些慢,得要一輩子了。”

李陽開著玩笑,在高曼娟的耳邊道:“以身相許就可以了。”

高曼娟心裡一萬個願意,甜的不行,但還是洋怒的瞪了李陽一眼:“我纔不要,真的不想理你了,哼。”

李陽笑了笑,也冇在逗她,進入市區的時候,周雪給李陽打來了電話,語氣非常嚴厲:“死渣男,你給我聽好了,我給你10分鐘時間,你如果不回來,就永遠都不要在回來了!”

李陽心裡咯噔一下,心道,難道在飯店門口,自己跟高曼娟一起,被周雪看到了?

畢竟,那個時候正好是下班的點,周雪每天下班都會在那裡經過。

冇錯,周雪的確看到了來著,一開始周雪也冇有太在意,那誰還冇有幾個異性朋友?

隻是這都10點了,這個該死的李陽竟然還冇有回來,這是想在外邊和小情人去開房過夜的節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