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百六十二章

小雜工又要倒黴了!

酒精的麻醉讓周雪順從了本心,情侶之間發生隔閡最有效最直接的解決方法就是一個吻。

李陽也被周雪的熱情驚到了,許久兩人才分開,李陽剛剛後撤一步,周雪就是趴在李陽懷裡睡著了。

李陽橫的抱起她,送她回家。

餐廳的顧客以及街道的行人,全部有對李陽投去了羨慕的目光,這美女實在太好看了,還喝多了,這哥們今晚有福嘍!

“李陽,你跟媽媽和好了?”周小北開門,眼見李陽抱著周雪,便是喜的不行,蹦蹦跳跳:“太好了,太好了,我們一家三口又能在一起了,我在也不用擔心有後爸。”

“還冇合好,不過你放心,你媽媽隻能是我的。”李陽徑直抱著周雪進臥室,把她放在床上,繼續道:“我得走了,要不了多久,我就能回來和你們一起住。”

此刻已經將近十一點了,儘管李陽很想陪兒子玩耍,但也隻能放棄,孩子太小,不能太晚睡覺。

“你給力點,早些把媽媽哄好。”周小北仰著臉道:“家裡冇你,我很不習慣,很想你。”

“好兒子。” 李陽聞言,胸膛滾熱。

正當李陽要走的時候,周雪突然坐起,張口就吐,白色襯衫,黑色長褲全是汙穢。

“往這吐。”李陽趕緊拿了個紙簍放在她的麵前。

周雪吐了一會,再次倒頭睡下。

“小北,你回房睡覺吧,我幫你媽媽換套衣服。”李陽一邊翻著衣櫃,一邊說道。

“我幫你。”周小北不願意走。

“不用。”李陽不置可否道,“你現在已經五歲了,不能看媽媽換衣服。”

教育孩子,培養三觀,很重要。

從小就要讓他知道男女授受不親!

“切,小氣。”周小北撅著小嘴道,“哼,就留你看,行了吧,那我還不愛看呢。”

狠摔房門,把門帶的特彆響。

李陽咧嘴苦笑了下,不像話,太不像話了,老婆孩子冇一個把他放在眼裡的,這全是被他給慣的。

他幫周雪換好衣服,蓋上被子,出門之後,心臟不由噗噗亂跳,雪雪的身材比以前更好了,皮膚也更白更嫩了。

第二天,雨停了,天晴了,細碎的陽光透過窗簾撒了進來,周雪緩緩睜開眼睛,醒了過來,頭疼欲裂。

“媽媽,媽媽。”周小北跑了進來,“給你水。”

周雪坐起,這才發現自己身上竟然隻穿著浴袍,而且裡麵什麼都冇有穿,她趕緊把杯子放下:“小北,昨天誰送我回來的?”

喝酒斷片是很常見的事情,周雪隻能記得在包廂裡被李陽給強吻了,後麵的事情是一點也想不起來。

“是李陽,李陽抱你回來的。”周小北歪著腦袋,奶聲奶氣的道。

“抱我?”周雪麵色一下子就是冷了下來,“那我這衣服也是也是他給換我的了?”

“應該是吧,除了李陽冇來彆人了,而且他好小氣的,給你換衣服的時候還把我轟了出去呢。”周小北據實說道,“他在你房間待了一個多小時才走的。”

什麼?

周雪臉色越發的冰冷,這混淡準是把她給那樣了,人渣一個,給小北轟走,又折騰了她一個多小時!難怪渾身跟散了架似的,腰也疼的厲害。

“怎麼了,媽媽?”周小北見他臉色不好,連忙問道。

“冇事。”

周雪翻身而起。

匆匆洗漱,又給周小北做了早餐,然後早餐也顧不上吃,就是開車去步行街,她必須要收拾李陽,打那混蛋幾巴掌,否則這口氣實在咽不下,那她四年多都冇碰男人,一直自律,結果確被李陽壞了清白。

今天團隊要策劃晚上的搬遷儀式,九點必須要到,這個事情昨天在飯局上就訂好的,周雪趕到的的時候已經九點一刻了,商場一樓靠大門的商鋪,是她租賃下來的,團隊都在這裡辦公,休息,商鋪很大,超三百平,內部裝修也很氣派。

“老闆好。”

“老闆您來了。”

工作人員先後跟周雪打著招呼。

周雪未有迴應,當走到辦公室門前時,驀的停住,衝李陽喊道:“那個拖地的,來我辦公室一趟!”

語氣非常嚴厲,大廳裡的工作人員全部嚇了一跳。

“這雜工又要倒黴了。”

“他肯定又要被罵,一點眼力勁冇有,活該受氣。”

李陽不敢怠慢,緊跟她進入了辦公室。

周雪先是把門反鎖,然後冷冷的說道:“老實交代,昨天晚上都對我做什麼了!”

先讓他主動交代,在甩他耳光。

李陽隻當週雪是因為餐廳包廂裡那一茬在發難,笑嗬嗬的說道:“那也不能全怪我,你太漂亮了,我一時冇忍住,而且你後來也配合了……”

“你無恥!”

周雪氣的領下劇烈起伏,“李陽,我真冇想到你是這種人,趁我醉酒,就就就……”

“啊?”

李陽這才意識到周雪是誤會他了,連忙解釋道:“老闆,我隻是送您回家,您吐的衣服上全是,我隻是幫您換套衣服啊。”

“你還不承認!”

周雪狠狠剁了一腳,“幫我換衣服需要一個多小時,而且需要敢小北走嗎?”

“那是你拉著我,說喜歡我,不讓我走。”

李陽據實說道,“貼身衣服不是我托的,那是你自己,我攔都攔不住,那我肯定得讓小北走啊,我的女人隻能我自己看,兒子也不行。”

“胡說八道,我怎麼可能喜歡你!”

周雪俏臉蹭的一下紅了,氣勢也弱了下來,李陽這一說,她隱約間也想起來了,好像真是她拉著李陽的胳膊,不讓李陽走的。

“我真的什麼都冇做。”

李陽攤著雙手,委屈不已的道。

“出去!”

周雪不耐煩的揮手,姿態高高在上,可內心確是有著說不出的窘迫,酒後吐真言,什麼麵子都冇有了。

李陽悻悻的聳了聳肩,冇走幾步,便咬了咬牙,猛的轉身回來了,把周雪抵到了牆邊,跟昨晚一樣,唯一不同的便是周雪是清醒的。

“你乾嘛。”周雪嬌嗔,眼神閃躲,不敢與李陽對視,身子也很不爭氣的發軟,站都快站不穩了。

李陽身體前傾,低頭親吻,一個吻解決不了隔閡,那就再來一個。

周雪冇有迴應,用力把李陽推開,然後甩手給了李陽一巴掌:“滾出去,以後再敢這樣對我,我就把你開除!”

這混淡把她當什麼了,她什麼時候是彆人想親就可以親的了,打的很輕,根本冇捨得用力。

李陽感覺著周雪的力度,咧嘴笑了下:“您忙,我出去拖地了。”

“不要臉!”

周雪等李陽走後,便是忍不住的小聲罵道,捱了打,還笑的出,這臉皮得有多厚啊。

太倒黴了,非但冇教訓李陽,反而又被李陽占了便宜。

而且昨天晚上李陽怎麼可能什麼都冇有做,把她看了個徹底清楚,更有可能還碰了呢。

周雪越想越臉紅,羞赧的難以自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