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百六十九章

突發事件!

網紅在直播間帶貨都是很謹慎的,深怕因為涉及假冒偽劣,食品安全等問題,毀了自身形象,因此周雪選擇了品牌服裝,並且與廠家直接合作,山頂服飾是一家國貨的老品牌,線下門店兩千家,遍佈全國。

訂下三千萬的銷售額的目標,y也是比較理性的, 因為本年度最高的專場帶貨銷售額,也不過兩千萬,四個小時賣兩千萬已經是很了不起了,可以說任何線下的活動,哪怕再大的促銷力度,也不能在四個小時完成這樣的銷售業績,如果周雪能完成三千萬的業績,那超一線網紅便已經名至實歸了。

超一線網紅的認定標準,通常有以下幾點,粉絲量,禮物收入,平均人氣,帶貨能力。

周雪粉絲量,禮物收入,平均人氣均已經跨入超一線,唯獨帶貨能力冇有經過市場的檢驗,存在一定的疑問,粉絲多,人氣高並不代錶帶貨能力就高,去年就有某四千多萬粉絲的網紅,專場帶貨隻賣了三十萬的慘淡實例發生。

周雪很重視她的首場帶貨,帶貨時間是晚上八點,不到六點便已經過來了,想著要與廠家在進行一次商榷,為粉絲爭取更多的福利。

“老闆好。”

“老闆您來了!”

“師傅,您怎麼這樣早就過來了,也不休息一會,我一會到您辦公室幫您泡茶。”

“我也要給師傅泡茶,你們誰都彆跟我搶!”

團隊的工作人員,以及公司旗下的簽約主播紛紛站起,於周雪打招呼,尤其是那些女主播,各各笑的跟花似的,眼神之中也有著說不出的討好。

“都彆拍馬屁了,有那功夫不如練練唱功,琢磨琢磨直播內容!”

周雪先是板著臉訓斥,然後當眾表態道:“你們是我公司的人,又喊我一聲師傅,我自然不會不帶你們,以後我的直播間,你們都有機會上,我會給你們露臉機會的!”

“謝謝師傅。”

“師傅,我們就是想孝敬您。”

“就是啊,師傅在我心裡就是最重要的,爹媽都比不上!”

一群漂亮女生,七嘴八舌的說道,嘴巴跟抹了蜜一樣。

饒是周雪不禁也是被她們逗笑了:“真是拿你們冇辦法,你們奉承我的本事全部一流!不過我現在冇功夫聽你們的阿諛奉承,我得去會議室跟張總談一談今天晚上帶貨的事情!”

“老闆,山頂服飾的張總還冇有到,張總說他有飯局,需要晚一會。”助理劉蘭蘭據實說道。

周雪聞言,秀眉微蹙,內心已經有了些許的不悅,這也太冇有時間觀唸了吧?她為了守約,飯都冇有吃,可對方確在胡吃海喝!

“李陽,你去我辦公室一趟!”周雪突然間,望了一眼在角落裡掃地的李陽。

李陽不敢怠慢,緊跟著她進了辦公室。

助理劉蘭蘭望著那緊閉的房門,一臉的暖味,老闆也真是的,難道都等不到晚上嗎,那李陽雖然窩囊,但的確有豔福啊!

“你最近怎麼回事,老是上班打瞌睡,你如果就這個工作狀態,我可就要扣你工資了。”周雪雙手抱於衣前,冷冷的道。

“老闆,這冇辦法不打瞌睡啊,您收的那些女徒弟整天讓買這買那,洗這洗那,我一個人要打掃公司衛生,現場衛生,還要斥候一群姑奶奶,我這日子過的實在太苦了!”

李陽規規矩矩的站著,委屈巴巴的道。

提起來就來氣,周雪的那些女徒弟全是大逆不道之輩,哪有這樣對待師公的?

“這不可能吧,我的徒弟很懂事啊?”周雪一臉的詫異。

“您是公司的老闆又是大網紅,她們對您肯定懂事,但對我這種低等人,小雜工,哪裡還會客氣,就那個趙紅紅,天天讓我給她洗衣服,昨天衣領破了,直接把衣服砸在我腦袋上,劈頭帶臉一頓訓!”李陽告狀道。

他不是任勞任怨,也非不敢反抗,而是想幫周雪考察考察這幫徒弟的品行。

“你自己不爭氣,不上進,就活該被欺負!”周雪不以為意道。

可心裡已經決定,回頭就好好管教管教這些女徒弟,這哪能不把李陽當人看,視作牛馬一樣使喚啊!

“您這樣說,真是太讓我心寒了,他們欺負師公,您就這個態度?”李陽不滿道。

周雪抓狂:“前師公!”

李陽笑了一聲:“前任就前任吧,誰叫我現在落魄了,配不上您了呢,您現在是高人氣的網紅,整天大把的撈錢,肯定不能再要我嘍!”

“你少跟我陰陽怪氣的,我為什麼不要你,你自己心裡都冇點數的嗎?”

周雪狠狠瞪了他一眼。

最近李陽冇有圍著她轉,她心裡可虛了,叫李陽過來,就是探探口風,看看李陽外麵有冇有女人,儘管李陽冇錢了,可人長的帥氣,又很有性格,還是很招女生喜歡的,現在知道了原因,終於踏實了下來!

李陽以前出軌背叛她,她考慮再三,還是覺得可以在給李陽一次機會,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另外現在的女生都很主動,很會勾引的,也不能全怪李陽,但是必須李陽拚命追她,她才能給機會,那麼輕易原諒,李陽纔不會長教訓!

“我真的什麼都冇做,那件事情都過去了,咱們不提了,不提了……老闆,我幫您按按肩膀吧。”李陽笑嗬嗬的說道,轉移著話題。

“男女授受不親,我纔不要你給我按摩,再就是你現在這身份配給我按摩嗎?”

周雪語氣高高在上,表麵是輕視鄙夷,實則就是在掩飾,“算了,我也不想太傷你自尊,等過幾天,我在找你好好幫我按一下好啦,行了,你現在出去吧!”

臥槽,這也太能裝了!

李陽無奈的搖了搖頭,轉身退了出去。

“哈哈,這小雜工又被師傅訓了啊!”

“他就一個廢物,洗個衣服都洗不好,我三千多買的衣服,領口都被他洗爛了!”

“彆在我身邊晃盪,一身臭味,熏都把我熏死了。”

女生們一臉的嫌棄,先後說道。

李陽懶得跟她們一般見識,直接去了商場外麵。

傍晚的街頭,霓虹燈閃爍,入眼處皆然是繁華!

“門主,夫人的首場帶貨需要我們捧捧場子嗎?”霍刀湊了過來,請示道,“我絕世玄門,三十萬兄弟加上您旗下的百萬員工,一人一單便可輕輕鬆鬆幫夫人完成三千萬的銷售額!”

“暫時不用。”李陽擺了擺手,不置可否道,“如果有需要我會電話通知你的。”

首先他覺得周雪完成三千萬的銷售額不成問題,其次他也想看看周雪的魅力以及影響力到底有多大,粉絲們會不會因為是她帶的貨,就瘋狂購買,鼎力支援。

他捧一個網紅很簡單,但他更渴望看到周雪可以憑藉自己的努力獲取成功,登上雲霄!

“屬下明白了!”霍刀躬身說道。

“霍大哥,你彆這樣多禮數。”李陽見有人往這邊張望,立馬做出提醒,“對了,那些衣服怎麼回事,怎麼還給人家洗破了?”

他自然不會去給那些小丫頭洗衣服,拿了衣服後,就全部交給手下人了。

“門主,您吩咐了必須要手洗,我的部下都是男弟子,讓他們打拳行,洗衣服實在……”霍刀苦著臉說道。

“嗬嗬。”

李陽聞言竟是忍不住的笑了,的確這個事情有些難為兄弟們了。

七點四十,離專場帶貨還有二十分鐘的時候,山頂服飾的總裁張偉纔是趕到。

“張總,您怎麼現在纔來?”助理劉蘭蘭不悅說道,“這都快到點了,我們雙方怎麼溝通,磨合?”

“你這是在教訓我嗎?” 張偉眼睛一瞪,怒聲說道:“一個小助理,有什麼資格,這樣跟我說話!”

“你……”

劉蘭蘭氣急,便要爭吵。

周雪擺手製止,開口道:“張總有飯局,肯定也是脫不開身,我是可以理解的,隻是張總,今晚的帶貨活動,商品價格能不能再降一些,這樣吧,降價產生的虧損,從我的分成裡扣除,您看如何!”

廠家利用網紅的人氣進行產品銷售,自然是要給網紅分錢的,周雪於對方簽的合同裡,自己的利益是銷售額的百分之二十!

“不行。”張偉麵目表情的道,於之前找周雪合作時的和氣態度,簡直判若兩人。

“那我倒是有些不明白了,好像這樣做,對張總您也冇有什麼損失吧?”周雪頗為不解的道。

“的確對我冇損失,不過我經過考慮,已經決定於你取消合作了,當然我是毀約方,按照合同約定,我賠償你一百萬的違約金,明天我會讓財務把違約金打到你的賬戶上,我過來就是通知你一聲,話我已經說的很明白了,告辭!”

張偉話音一落,轉身便走。

“張總,您這不是耍人嗎?”

“就是啊,我們宣傳了半個月,粉絲們都在等著呢,您現在跟我們說不合作了,您讓我們怎麼辦?”

“這件事情,不是你想怎樣就怎樣的,你今天不賣貨,就彆想走出這裡!”

團隊人員皆然怒了,幾名男技術甚至直接攔住了張偉的去路。

“周小姐,你員工的意思,也是你的意思嗎?如果是這樣,我可就要報警了!”張偉冷冷的的道。

“讓他走!”

周雪不置可否道。

“老闆!”

“我說讓他走,聽不明白?”

人群這才很為不甘的退下,讓開了道路。

張偉冷冷一笑:“算你識相!惹了我,你們吃不了兜著走!”

眾人看著他囂張的模樣,不禁又是氣炸了。

“老闆,您怎麼能讓他走啊,他走了,我們怎麼跟粉絲們交代?”

“就是啊,半個月前就宣傳了,怎麼也不能告訴大家取消了吧?”

“臨時找其它廠家,根本不可能,時間太緊了,廠家冇有準備,不會願意救我們場的!”

眾人七嘴八舌,現場亂作了一團。

直播帶貨不是簡單的賣賣賣,而是涉及到完善的銷售體係,廠家一方需要做的前期準備很多,涵蓋選品,價格的考量,庫存,物流等等細節,產品賣的不好,受影響的不僅是網紅的價值,也有著品牌形象!

周雪俏臉沉著,一言不發,事到如今,她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合作方的毀約太突然了,打了她一個措手不及。

“都不要亂,品牌商我來聯絡!”

這時,一直站在後麵的李陽,突然間說了一句,聲音不大,響徹全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