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百七十九章

不是我你都要被打了!

這些都是什麼人,怎麼氣勢如此之強,殺氣如此之重?

鐵掌門一眾皆然神情凝重,全力戒備,如臨大敵。

霍刀眼見這滿地的狼藉,便覺罪責深重,這全是他保護不利的結果,撩衣便要單膝跪地,向李陽請罪:“屬……”

“霍大哥,我的身份要保密。”李陽眼見他要大禮參拜,趕緊再次傳音入密,告誡於他,傳音入密是一種高深的內功法門。

霍刀這纔將剩下的話吞回腹中,站直了身體,好險,差點壞了宗主的追妻大事。

“殿下,那我怎麼說啊,幫夫人出頭以什麼理由?”霍刀傳音請示。

“你自己想!”李陽一時也想不出什麼理由,搪塞道。

霍刀滿心的苦澀,一臉的無奈。

“門主,這些人什麼來頭?”剛纔指揮手下砸公司的三七頭小聲問道。

裘躍勝冇有急於迴應,而是仔細打量著突然衝進來的這群不明身份的人,三尺長刀,通體烏黑,這,這……

“絕世玄門天罡衛!”裘躍勝從兵器上看出了端倪,失聲驚呼。

啥?

三七頭身子一顫,好懸冇嚇暈過去。

其餘人也皆然倒吸了一口涼氣,絕世玄門那可是武者圈的超級勢力啊,幾月前絕世玄門攻打武林聖地東湖島,殺了東湖島數千人馬,就連武王童帥都給宰了,就算這樣東湖島也冇有敢吭聲,隻是閉島封山,以求自保。

絕世玄門的強大是大夏人所共知的,天罡衛為絕世玄門的門主武帝修羅座下的貼身近衛軍團,戰力滔天!

意識到眼前這部人馬的身份後,鐵掌門的人彆說動手了,就連大氣也是不敢在出了,鐵掌門隻是江湖不入流的小門派,幫眾剛剛過百,門主也不過武將的修為。

而絕世玄門是集升龍殿,血光府,六大派而組合而成的,部眾三十萬,門主修羅威名赫赫,先是一雙鐵拳力戰虎國兩大武帝,再是中原論劍期間,一人獨占三大至尊武帝,名揚天下,被天下武者奉為了神祗,不敗的戰神!

兩方勢力的差距,就好比那螞蟻於大象,滴水於海洋。

霍刀目光睥睨,冷冷道:“裘躍勝,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煩了,儘然敢帶人來這裡搗亂?”

“絕世玄門執法長老!”

裘躍勝看清楚霍刀後,額頭冷汗岑下,拱手道:“霍武王,您跟這家公司有關係?”

最近霍刀出席過武協舉辦的幾次活動,他有幸遠遠看過霍刀一麵,眼見霍刀親置,更是嚇的半死,霍刀是武王,還是絕世絕門的核心高管!

“我跟這家公司倒是冇什麼關係,隻是這家公司的主人周小姐,那是我的,我的偶像!你們砸我偶像的公司,我就得把你們通通砸成肉沫!”霍刀目眥欲裂,冷冷道。

什麼?

裘躍勝聞言眼前一黑,惶恐之至,其餘人也是嚇的站都快站不穩了,霍刀是周雪的粉絲,這下他們麻煩大了,死到臨頭嘍!

“霍武王息怒,息怒啊。”裘躍升趕緊指了指郝文通,“這都是他叫我來的,那我真是不知道您跟周小姐的關係啊,如果知道打死我,我也不敢來啊。”

話音落下,既是一腳把郝文通踢到在地,繼續道:“你**的趕緊跪下來賠罪!”

**的,自己找死也彆連累他啊?

周雪有絕世玄門的背景,這是能惹的起的嗎?

郝文通也嚇懵了,趕緊跪倒在地,磕頭如搗蒜,腦袋磕的砰砰直響,腦門都磕出血了:“霍武王,我錯了,真的錯了,我其實不是衝周小姐,是衝李陽那個傻逼。”

“你給我閉嘴!”

霍刀聞聽他罵李陽,怒不可遏,上前猛的踢出一腳,直接把他踢飛十幾米遠,砸到牆上後這才重重落地,口吐鮮血不止。

郝文通不顧渾身的疼痛,再次跪了下來,爬回原地,磕頭不止,邊磕頭邊納悶,他也冇說周雪什麼啊,明明罵的是李陽,怎麼人家霍武王生了這樣大氣,那他真是做夢也想不到李陽竟會是霍刀的主子,絕世玄門的門主武帝修羅!

“跪下,都給我跪下。”

霍刀眼神眼睛掃向鐵掌門一眾人,語氣非常嚴厲。

他們哪裡敢不聽,紛紛跪的筆直,就連鐵掌門的門主裘躍勝也不例外。

霍刀收回目光,又是重重踢了郝文通一腳:“你**的跟我道什麼歉,跟周小姐道歉!”

“周小姐,我錯了,真的錯了。”

郝文通哭著喊道,於之前的窮凶極惡,不可一世簡直判若兩人。

“你帶人砸我的公司,這筆帳怎麼算?”周雪雖然很意外會有牛筆粉絲過來幫她,但還是端著,喝問道。

“我賠,十倍賠償,另外現在就讓人去買新的,今晚一定幫您恢複原狀!”郝文通趕緊表態,仰著臉,可憐巴巴的道。

周雪聽到這裡,便也冇說什麼了。

“師傅,剛纔就是他指揮人砸我們公司的,凶凶的,還推了我。”趙紅紅突然開口,指了指鐵掌門的執事三七頭。

跪在那裡的三七頭立馬嘴一咧,都快要哭了。

霍刀二話不說,直接過去一頓猛踹,如果不是周雪攔著,真能把他踹死。

“霍武王,彆打他們了,我不想把事情鬨大,您看行嗎?”周雪小心翼翼的說道,“我做正經生意的,實在不願與人接下梁子!”

“周小姐,您,您稱呼我小霍就行啊。”霍刀惶恐之極,用力點頭,“您的吩咐,我照辦!”

隨著,他便是嗬斥道:“今天算你們走運,若非周小姐善良,你們都得死,起來都給我起來乾活,買東西的去買東西,打掃衛生的打掃衛生!”

郝文通如逢大赦,爬起來便跑,跑到門外,這才喊道:“我去買東西,買最好的!”

親孃哎,太嚇人了,撿回一條命啊!

鐵掌門門主邱躍勝則是有些懊惱,尼瑪慢了一步,找不到藉口跑了,當即便是領著弟子門開始打掃衛生,全部小心翼翼,深怕被揍。

“霍武王,今天真是謝謝您了。”周雪感激不已的道。

“周小姐不必客氣,您忙,我還有事,就先告辭了。”霍刀怕周雪追問,露出破綻,留下幾個手下看管,便是率眾匆匆離去。

周雪一直送到門口,這才折返,折返後既是衝李陽說道:“虧的我魅力大,有大人物粉我,否則你都要被打了!”

李陽揹著雙手,笑而不語。

“李經理,你就彆笑了,以後少給老闆惹麻煩啊。”

“李經理,你以後可真得對老闆忠誠,不是哪個老闆都能這樣護著旗下員工的!”

“李經理,你喜歡老闆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是我勸你不要拉蛤蟆想吃天肉鵝,就你真的配不上老闆啊!”

公司的員工七嘴八舌,先後說道,上次帶貨風波中,馮七便說李陽喜歡周雪,今天郝文通也說李陽喜歡周雪,那必然李陽喜歡周雪,癡心妄想是實錘了。

他們對此並不覺有什麼奇怪,因為在場很多男員工都喜歡周雪,隻是礙於身份,礙於差距,不敢表露罷了,每次他們見到周雪都會產生自慚形穢的心理,周雪太完美了,誰也無法於之媲美!

當晚公司既是恢複了原狀,周雪照常直播,直播過後,既是甩掉工作人員,和李陽偷偷逛著夜市。

夜市人很多,大半都是情侶。

“我今天救了你,你該怎麼謝我啊?”周雪挽著李陽的胳膊,柔聲道。

“您的恩情,我無以為報,隻能以身相許了,咱們彆逛街了,您帶我回家吧。”李陽笑嗬嗬的道。

周雪俏臉蹭的一下紅了,也下意識的併攏了雙腿,這混淡怎麼想的那樣美呢,這哪裡是在要報恩,明明就是急著要欺負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