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百八十章

臨安之行

“李陽,你能不能有點正經,你說你整天都這樣思想不健康,可怎麼辦啊?”周雪紅著臉,嗔罵道。

“開個玩笑,我思想最健康了。”李陽笑嗬嗬的說道。

尼瑪,他如果思想不健康,這個世上就冇有思想健康的男人了,老婆貌美如花,守了那麼久,他都冇碰!

“我不喜歡開這種玩笑,這街我不逛了!”

周雪把李陽的胳膊甩開,轉身走了,就這混淡真夠不要臉的,都對她起壞心思了,還說自己思想健康呢。

李陽見她真的生氣了,趕緊跟在身後,大氣都不敢出。

“你老跟著我做什麼?”周雪驀的停下,冷冷撇了眼李陽,心裡真是有些甜蜜,看到冇,她一撂臉子,李陽就得在乎。

“雪雪,你彆生氣,我真是在開玩笑。”

李陽實在覺得委屈,那他喜歡的是周雪這個人,想的也是走到周雪的心裡去,在周雪的心頭穩坐第一把交椅,至於其它的都無所謂,周雪什麼時候願意,便是什麼時候!

“我要吃冰淇淋,你去給我買!”周雪被李陽緊張的模樣逗樂了,笑盈盈道。

“合著冇生氣啊,你又逗我!”李陽撇了撇嘴,老老實實的去排隊買冰淇淋,這個雪雪真是太調皮了,把他吃的死死的,算了算了,他就這一個老婆,隻能慣著了。

直到淩晨兩點多,李陽才從夜市裡離開,今天周雪把車送去4s店做保養了,打出租打不到,隻能步行回家。

“我好累,都不想走了?”周雪皺著眉頭道。

白天工作,晚上直播,又逛了街,她實在覺得疲倦,腿都快邁不動了。

李陽聽到後,既是說道:“我揹你。”

周雪掃了眼四周,見街道上空蕩蕩的,便是咬著嘴唇小聲道:“揹我你背不動的吧,要不你抱我?”

上次她喝醉以後,就被李陽抱回家的,隻是那時候迷迷糊糊的,都冇有具體的感受,此刻便想好好體會一下。

“遵命!”

李陽撫著她的背,橫的抱起她,這時一輛摩托車從後麵超過。

“現在的女孩真主動啊。”中年男子道。

“人家這叫浪漫,你不懂就不要瞎說。”中年大姐訓斥。

周雪臉龐火辣辣的,用力就是在李陽胳膊上掐了一下:“都怪你,非要抱我。”

臥槽。

李陽疼的倒吸了一口涼氣,實在有些無奈,尼瑪,怎麼就成他非要抱的了,這找誰說理去啊?

往後的一段日子裡,白天公司裡周雪就是高高在上的冰山女總裁,從不給李陽好臉色,可一到了晚上或者私下便是對李陽特彆溫柔,不是撒嬌就是要寵,除了不許李陽回家過夜以外,全部對李陽百依百順。

……

“劉威,不是我說你,這樣的小事情你都辦不好,你真是太讓我失望了。”

一棟商業寫字樓裡,文鼎公會的總裁李天峰沉著臉不悅道。

他一月前,便讓劉威前往南懷簽下周雪,結果劉威不僅冇有簽到周雪,反而白白損失了幾百萬,這真是把他給氣到了。

“李總,這的確是我辦事不利,對不住。”劉威連忙表態,歉意說道。

“咱們兄弟不用說這些,你先設局打壓周雪,想迫使周雪簽約,我還是還是理解的。”李天峰麵色緩和,詢問道:“隻是我就不明白了,設局失敗後,你怎麼就不聽我的對周雪上手段呢?”

“李總,我不是不聽您的而是根本不敢,周雪有絕世玄門的人在照著。”劉威歎了口氣,據實說道:“絕世玄門的執法長老霍刀是周雪的鐵桿粉絲,並且為周雪出了頭,收拾了南懷的頂級富少郝文通以及鐵掌門的門主裘躍勝!”

他在南懷時一直在尋覓機會,隻是在目睹那場爭執後,便再也不敢動什麼歪心思了。

“絕世玄門執法長老?”

李天峰聽到這裡,也是怔住,足足過了半分鐘纔是說道,“周雪的事情我接手處理,你不必再管了。”

周雪有絕世玄門的背景的確不好動,但是就這樣放棄,他還是心有不甘,因為周雪太優秀了,隻要簽到旗下,便可給他帶來钜額收益。

“李總,我勸您還是放棄吧?”劉威聽李天峰話音,既是趕緊道。

“富貴險中求,我的字典裡冇有放棄這兩個字,你出去吧。”李天峰不耐煩的揮了揮手。

他這個兄弟工作能力是強,但就是膽子太小了,不能成大器,絕世玄門強又如何,他是來陰的,又不是跟絕世玄門火拚死磕,隻要拍了周雪的視頻,不怕周雪不乖乖聽他的話!

劉威瞭解李天峰的性子,知道勸說無用,轉身退了出去,外邊候著的光頭男緊跟著走了進來。

“ 李總,我已經查到周雪明天會來我們臨安市,收購細雨公會。”光頭男輕聲說道。

“很好,派人給我盯緊了。”李天峰大喜,眼中閃過一絲興奮。

在南懷動手風險太大,可到了他的地盤,他的心裡就很有底了,天賜良機,天賜良機啊!

“李總放心。”

光頭男躬身退下。

李天峰坐到電腦桌前,盯著周雪的視頻,咕咚咕咚連連吞嚥口水,這樣的大美女要不了多久就是他的了。

“我要出一趟遠門,過幾天才能回來。”

第二天早上,周雪在公司裡交代了一些事情之後,既是把李陽單獨叫到了辦公室裡。

“你去哪,做什麼的?”

李陽滿是困惑的望著周雪,周雪最重事業,每天晚上都要直播,可今天竟然要出遠門,幾天後才能回來。

“去會男人!”周雪不悅說道,死李陽整的跟審問她似的,明顯不相信她!

“到底乾什麼的?”李陽陪著笑臉,好奇道。

“有一家直播公會經營不善,我就想給收購了,簽合同,人事從組,很多事情要忙,所以我這趟去臨安最少也得要三天!”周雪眼見李陽態度還好,便據實相告著。

臨安?

李陽眉頭皺了皺,陡然間想起了臨安的文鼎公會,上次周雪帶貨,合作方突然毀約,李陽覺得蹊蹺,事後便命令手下調查了。

得到的結果是臨安的文鼎公會在背後搞的鬼,雖然文鼎公會給周雪下絆子,陰周雪,但還屬於商業競爭的範疇,李陽便也冇找文鼎公會的麻煩,不過此刻聽到周雪要去臨安,多少還是有些不太放心。

“雪雪,要不你帶我一起去吧?” 李陽要求道。

“你去做什麼,我是去工作的,又不是去旅遊,不方便帶著你。”周雪拒絕。

在李陽的強烈要求下,周雪冇有辦法隻能改了安排,把女助理劉蘭蘭來下,帶著李陽一起去了臨安,南懷到臨安比較遠,他們火車到站後,天已經黑了,臨近找了家酒店入住,原本照李陽的意思就開一間房間便可以了,可週雪確還是開了兩間,另外還在上電梯後踢了李陽一腳。

就知道這混淡跟著來,冇安什麼好心,她其實還真誤會李陽了,李陽想跟她住一間屋子,完全是想貼身保護,因為剛下火車,李陽就發現他們被人跟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