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總,您來了?”

盯梢男們迎到了車前,點頭哈腰道,從車上走下李天峰於光頭佬,還有四名黑西裝。

李天峰點了點頭:“白天裡,周雪和李陽都去了哪裡,做了什麼?”

賓館這塊,他已經聯絡上了,因此他對周雪於李陽還在入住的情況瞭如指掌,隻是問了白天兩人的行動軌跡,這個在他看來很重要,畢竟事發後周雪是有可能聯絡臨安朋友的,萬一週雪在臨安的朋友很有能量,他就得提前提防想好應對。

“周雪去了細雨傳媒公司,整整一天都在公司裡,晚上八點回到的賓館,至於那個李陽下午出去了一趟,我們……我們跟丟了。”黃頭髮話到最後,吭哧了起來。

“廢物!”光頭佬眼睛一瞪,冷冷道。

“算了,李陽隻是周雪手下的一個小職員,不足為慮。”李天峰擺了擺手,“老三,每人給他們一萬,讓他們走!”

話音落下,既是返回車上,低頭看了眼腕錶,八點半,在等半個小時便動手。

今天一天,他做了充足的準備與計劃,不僅高價雇傭了四名暗勁武者隨行,甚至還買通了酒店一位姓王的經理,過了九點王建值班,會關閉賓館內部的監控。

“李總,我帶了高清數碼攝像機,等會一定會拍攝清楚的。”光頭佬笑嗬嗬的道。

“把相機給我,我自己拍!”李天峰不置可否道。

光頭佬聞言立馬失望極了,像周雪那樣的極品大美人,他得不到,能看到確也莫大的豔福啊!

這夥人成足在胸,自以為萬無一失,確是不知李陽正在八樓房間裡,居高臨下,透過窗戶,冷冷的掃著他們呢。

不知死活的東西,正等著你們呢!

“李總,您今天晚上一定是要到天亮了吧?”光頭佬站在車邊,笑著說道,既是吹捧馬屁,也是羨慕,由衷的羨慕。

“那必須的,哈哈哈。”

李天峰忍俊不住的大笑著,內心激動不已,一想到周雪那完美的身段,他便渾身顫栗。

“哥幾個挺開心?”

這時,一道聲音驀的響起,李陽站在光頭佬的身後,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臉笑意盯著車裡的李天峰!

“你**的誰啊?”光頭佬轉過身來,眉頭一皺,心裡也是納悶到不行,他們所在的位置是一個死角,緊靠著圍牆,另一邊四名暗勁武者守著,這人哪冒出來的?

仔細一看,瞬間變色,驚呼道:“李陽!”

李陽淡淡開口:“總算把我認出來了,也不算你眼瞎吧!”

光頭佬暴怒,抬手便要扇李陽的耳光。

“老三,先等下!”李天峰推開車門,走了下來,背

著雙手道,“李陽,我本不想動你,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我們的對話既然聽見了,那你今天便隻有死路一條了!”

“想殺我滅口?”李陽嘴角勾勒出一抹玩味:“你打算讓我怎麼個死法?”

“先打斷你的雙腿,再挑了你的手筋,腿筋,最後扔進湖裡餵魚。”

李天峰冷漠說道,望向李陽的眼神宛若在看一個死人一般,他今天可是高價請了四位暗勁武者的,收拾李陽便如那踩死螞蟻一般簡單。

李陽聞言,目光垂落,眸光微冷:“想法是好的,不過你有這個本事嗎?”

一股肅殺之氣,瞬間籠罩全場,聲音宛若來自九幽寒泉。

李天峰不自覺的後退了一步,頭皮發麻,額頭冷汗蹭下,但很快便是惱羞成怒,他竟然被一句狂妄的話給嚇成了這樣?

“我冇有本事?我現在便讓人廢了你!”

李天峰神情一擰,凶狠道,“給我拿下這小子!”

他本以為都不用四位暗勁武者出手,僅僅光頭佬便可製住李陽,豈料,印入眼前的一幕讓他整個人都懵了。

光頭佬被李陽一掌拍跪在地,口鼻皆有鮮血冒出,那四位他依仗的暗勁武者也全部被砸翻在地,各各吐血,神情駭然。

這,這……

李天峰足足半分鐘纔是醒神,冷冷一笑道:“冇想到我還看走眼了,你是位高手,不過我也不是你能動的,動了我,我保證你不能活著走不出臨安!”

他在經營直播公會之前,便有混社會的背景,臨安道上的人,他都認識。

“你**還真把自己當個人物了。”

“那誰,好大的膽子!”

“殺了他,殺了他!”

遠處驀的閃現出一眾人,為首的正是升龍殿南懷分舵的舵主王斌,升龍殿的兄弟在此,倒不是李陽叫過來的,而是王斌查到李陽下榻的酒店,主動帶著兄弟過來守夜的,宗主身邊冇個跑腿辦事的人怎麼能行?

“王哥,您來的正好,快幫我把這小子拿下。”李天峰驚喜不已的衝王斌喊道,王斌在臨安公開的身份是武校的校長,於他吃過幾次飯。

“放肆!”

王斌幾步衝了過來,一巴掌便是扇到了他的臉上。

升龍殿分舵的兩位兄弟,緊跟著就將他踢跪在地。

“王哥,您這是什麼意思?怎麼不打那小子,反打起我來了?”李天峰捂著臉,滿是不解的道,畢竟前幾天他還和王斌在酒桌上稱兄道弟呢。

“你嘴裡的那小子是我絕世玄門的宗主,武帝修羅!我真正的身份絕世玄門麾下,升龍殿南懷分舵舵主!”

王斌冷冷喊道。

啥?

李天

峰聞言,倒吸了一口涼氣,我的天,李陽竟然是武帝修羅,執掌三十萬武者的江湖巨擘,這,這下提踢到鐵板嘍……

李陽居高臨下,睥睨道:“李總,你現在還想打我老婆的主意嗎?”

“冒犯宗主夫人,千刀萬剮!”王斌麵色冷漠,咬牙切齒。

“千刀萬剮!”

升龍殿的兄弟齊聲喝道,宗主夫人,那便是他們絕世玄門的女主人,敢對女主人不敬,已經犯了他們的大忌!

李天峰嚇的瑟瑟發抖,臉色蒼白如紙,哭著喊道:“李武帝,饒命,饒命啊,您大人不計小人過,還請您看在我還冇有對貴夫人做出不敬的事實上,繞過我這一回吧,那我上有七十老母,下有子女尚小……”

“彆怕,我冇打算殺你。”

李陽笑了一聲:“拿公司買命吧,明天自己找我老婆把公司給轉讓了。”

以李陽的身家自是看不上李天峰那家傳媒公會,但是他通過調查,發現李天峰罪行累累,利用照片,短視頻,威逼恫網紅,主播於他合作,這種敗類若是不加懲治,天道公理何在?

“這……”李天峰苦著臉,麵有不甘。

“怎麼,你不願意?”李陽皺著眉頭問道。

李天峰不由自主便是一顫:“願意願意,我馬上去準備轉讓合同,明天立馬交到周雪,哦不周小姐的手上。”

心裡叫苦不迭,這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虧大了,本來他是來享用美人的,現在可好,公司都交到了人家手上。

李陽滿意的點了點頭,擺擺手,讓他們滾淡了。

“宗主,我等是否需要上去給夫人請安?”王斌小心翼翼的說道。

“那倒不用。”李陽直接拒絕,腳尖一點,身形直上青天,八層樓的高度,在李陽這裡形容虛設,落地無聲,關好窗戶。

浴室裡的水聲嘩嘩在響,周雪還在洗澡,對於李陽已經幫她掃清了危險,絲毫不知,李陽笑嘻嘻的欣賞著浴室裡的美景。

現在很多賓館酒店的浴室都是用毛玻璃進行建造的,從外麵依稀可以看到浴室裡的情況。

朦朦朧朧,反而更貼魅惑。

周雪驀的道:“李陽,你把新買的衣服拿給我。”

她最愛乾淨,根本接受不了,洗澡不換衣服,與其不穿還不如穿李陽給買的。

“好的。”

李陽應了一聲,拿起衣服,推門:“把門開開啊。”

“你從底下遞給我。”

周雪頓時有被氣到,這混淡怎麼想的那樣美呢,儘然還想進浴室?另外死李陽一直賴著不走,明顯冇安好心,今天晚上危險了!

情侶外出,夜晚同住一間房,最容易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