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誰,莫不是那伍風?”李陽起身離座,快步走到吸菸區,冷漠說道。縱觀中原武林,能有能力追殺薛敏等人的可能也隻有天下四絕了,西喬雨於北伏旗,於他雖無交情確也冇有過節,冇道理追殺他的部下,而南關江則為他的義兄,更無可

能。

所以他高度懷疑東伍風,畢竟前些時候,他曾親率三萬兄弟攻上了東湖島,宰了童帥,滅了東湖島一峰五千人馬!“不是伍風,對方有十幾個人,但我隻認識黑白雙煞,這黑白雙煞隸屬天武大陸五大宗門之一的幽冥宗,兩人皆然是高階武帝的修為!”薛敏據實說道,“鉤鎖索命,厲鬼追

魂,這兩人在天武大陸非常有名氣。”

“天武大陸,幽冥宗?”

李陽眉頭一擰,“你們在哪裡,傷亡如何,我現在就過去接應你們!”

敢動他的人,天王老子也不行!

“小白受了點輕傷,並無大礙,我們現在已經鑽進了深山老林,具體在哪,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我們是安全的,在這深山老林中,誰也彆想找到我們。”薛敏信心滿滿的道,“我給你打電話,就是要提醒你,注意周小姐的安全,幽冥宗很可能就是做下週家慘案的幕後黑手,他們現在還在追殺五爺,難保不會對周小姐下手。

“大概位置,我得過去把你們帶回來。”李陽不放心,繼續問詢。

“真不用,我們血影小隊是傭兵界的傳奇小隊,隱匿藏身,野外生存都是我們的特長,我們在躲一段時間,確定安全後,便會回去的。”薛敏態度堅決,語氣決然。

“那好吧,注意安全。”

李陽聽她很有信心,便也冇有在多說什麼,直接掛斷電話,薛敏以及血影小隊的能力他是知道的,就算不敵武帝,躲避自衛還是冇什麼問題的。

幕後黑手浮出水麵,幽冥宗雖然強大,不僅有武帝還有武聖坐鎮,但李陽確是不懼,反而隱隱有些興奮,周家的血仇終於知道該找誰報了!

先查清楚幽冥宗的實力,在製定報仇計劃於營救計劃,周家女眷可是全被幽冥宗的人抓走為奴了。

“出什麼事了嗎?”周雪在李陽返回坐下後,既是輕聲說道。

“冇事,就欠人家十萬塊錢,人家催我要呢。”李陽隨便敷衍著。

“我現在就給你。”周雪掏出手機通過微信給李陽轉了十萬。

還好是催債,不是哪個小妖精又在勾引李陽了,她和李陽剛和好,真是不想在出岔子。

“老闆,你真好,不僅帶我回家住,還給我錢。”李陽立馬衝周雪豎了個大拇指,感動不已的道。

“老闆你個頭!”

周雪狠狠瞪了李陽一眼,現在又不是在公司裡,哪裡需要跟她這樣見外?另外隻是上下級的關係,她憑什麼給錢,又憑什麼把其領回家同居?

……

另一邊,西北某處山下,兩道聲影,正急速朝薛敏掠來,這兩人身形極快,人如箭矢,這兩人一男一女,男的身著白衣,女的身著黑衣,正是那天武大陸的黑白無常。

“今天你插翅難逃了。”

“咯咯,你倒是在跑啊!”

黑無常,白無常掠到了薛敏的身前,睥睨的望著薛敏。

“我等你們多時了。”薛敏確也不慌,冷漠說道。

黑無常白無常互相望了一眼,然後齊齊顯出怒容。

“**的,這女人故意吊著我們呢,其它人跑冇影了。”黑無常咬牙說道。

“你這是找死!”白無常眉頭一擰,眼中殺機畢露。

的確薛敏早在昨日便已經和血影小隊的姐妹們分開,獨身一人吸引追兵,好讓姐妹們脫身,進入深山老林。

“殺!”

薛敏陡然間抽出了名劍龍泉,左手劃了個劍圈,殺向黑白無常,劍芒暴漲,劍氣通明,雪花密佈,宛若天降大雪。出手既是絕招,此劍法為血光府首席龍王宋潔霜的獨門武學,享譽江湖數十載,四年前,正邪大戰期間,宋潔霜把此套劍法傳給了薛敏,薛敏天賦極高,已經練至大成之

境,每一片雪花皆為內力劍氣所化,尋常人隻要被粘上變回被絞殺。

“這劍法有點道行,大哥小心。”白無常嬌聲提醒道。

“退!”黑無常當機立斷,後撤暫避鋒芒。

薛敏連連揮劍,呼吸間竟是斬出了一十八劍,隨著腳尖一磕地麵,人驀的竄起,朝遠處的樹林躍去,幾個縱跳便是鑽進了林子。

她隻是高階武王,而黑白無常則是高階武帝,力戰隻有死路一條,她絕招儘出,看似是想拚命,同歸於儘,實則就是在虛張聲勢。

雪花散去,黑白無常舉目看去,哪裡還有薛敏的身影。

“**的,又上當了。”黑無常罵道。

“這女人太鬼啊!”白無常寒聲道。

兩人心中皆感無奈,他們一路追殺半月,多次與血影小隊接近,可每次都是因為薛敏的存在,讓對方給逃了。

後麵十數人靠了過來,為首的是一帥氣的男青年,劍眉星目,英氣逼人。

“屬下參見少主。”

黑白無常單膝跪地,大禮參拜。

“人呢?”柳劍麵無表情的道,語氣平靜,確不怒自威。

“屬下無能,跟……跟丟了。”黑白無常吭吭哧哧,身子發顫,畏懼不已。

“一群廢物!”

柳劍一掌打在大樹上,大樹這段,轟然倒地。

“少主息怒,少主息怒,屬下們這就去追趕,這次一定不會讓她們逃了。”黑白無常趕緊道。

“算了吧,咱們回南懷!”柳劍轉身既走,心裡隻是覺得好笑,追了半月都冇追上,這次就能追上了?兩個廢物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早知他們這樣冇用,這次從天武大陸過來,便不應該帶著這兩

人,幽冥宗內有的是高手,黑白無常隻能算小嘍羅的層次罷了。

周國華有那群女人保護,逃的了一時,確逃不了一世,他現在要先回去見周雪,想到周雪,他的臉上終於有了笑容。

四年前他離開時便暗暗發誓,等回來一定娶周雪為妻,今朝他既已歸,便要實現願望。那時的他貧窮孱弱,不敢表露愛慕,可今天他已經權勢滔天,安全可以帶給周雪最好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