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平安,勿掛念,手機已銷燬,暫時不要再聯絡。”

臨下火車的時候,薛敏給李陽發來了簡訊報了平安。

李陽看到簡訊,原本還有的些許擔憂也是刹那間化為虛無,出站口排隊的檔口,有幾個男女指著李陽議論。

“咦,這不是那天入住酒店的奇怪客人嗎?”

“可不就是他了,入住五分鐘就離店,我記的很清楚,原本我以為他不行,冇想到確是有女朋友,做人有原則。”

“人家女朋友太漂亮了,難怪會對其它女人冇有興趣。”

這些人都是之前李陽於花月容所下榻酒店的員工,外出旅遊團建,剛剛歸來,碰巧在這裡遇上了。

周雪聽到後,便是麵色一怔,合著她還真是誤會李陽了,入住五分鐘就離開,這時間真的隻夠上個衛生間的,根本不足以做其它事情!

雖然她冇有跟李陽突破底線,但也有被李陽的厚臉皮搞的冇有辦法的時候,她還記得,那次手腕酸了很久。

“現在總該相信我了吧?”李陽埋怨道。

“老公,對不起嘛。”周雪拽著李陽的胳膊撒嬌,聲音甜膩,煞是悅耳。

那一聲老公,聽的李陽骨頭都要酥了,咧嘴笑了下:“倒是不用跟我道歉,隻是有些可惜,碰到他們的時間遲了一些,若是昨天晚上之前碰到的,那我昨夜可就有福嘍!”

周雪當然聽的出李陽話裡的意思,臉龐火辣辣的。

誤會徹底解開,李陽滿是興奮的跟周雪回家,覺得馬上就可以得嘗所願了,剛進屋,便迫不及待的把她擁在了懷裡。

“你乾嘛啊?”周雪洋怒的瞪了他一眼。

“我抱你回房間。”李陽呼吸急促,氣息微熱。

周雪一把推開:“還冇有結婚,你不許太過分嘛,我累了,現在要回房休息,就不勞你費力麻煩了。”

話音落下,甩手便走。

這混淡真夠不要臉的,大白天便想對她做一些很不好的事情,另外她昨天晚上隻是一時衝動,現在冷靜下來,自然不能再任由李陽打她的壞主意。

“雪雪,你就彆不好意思了,我昨天晚上冇給力,你不是氣的拿枕頭砸我了嗎?”李陽笑嗬嗬的道。

“你胡說八道什麼呢。”

周雪又羞又怒,根本不承認,冷冷道,“我拿枕頭砸你,是因為你非要賴在我房間裡,另外我帶你回來住,你也不要多想,我隻是看你家裡破產,很可憐罷了。”

李陽:“……”

尼瑪,這老婆翻臉就跟翻書似的,下次再有機會,說什麼也不能再對她客氣!

第二天早上,周雪在廚房裡做著早餐,李陽在門口默默的站著,不得不說,老婆的身材實在是太好了,儘管他看到的隻是一道側影,但是確前凸後翹,曲線玲瓏。

“你快去刷牙洗臉,馬上可以吃飯了。”周雪催促。

而李陽確是徑直走到了她的身後,居高臨下的掃著她那領下的一抹白皙,“我不想吃這個飯,隻想吃……”

周雪把鍋鏟砸在了鍋裡,轉過身來,冷冷道:“你想吃什麼,來你告訴我!”

李陽特彆尷尬,解釋道:“你彆誤會,我不想吃煎蛋,想吃麪條,你瞧你都想哪去了?”

周雪嗤之以鼻:“滾出去。”

李陽不僅冇有離開,反而把她抱起,放在了大理石檯麵上,低頭親她。

周雪又慌又亂,先是伸手打了幾下,但很快便是身子發軟,很不爭氣的配合著。

冇辦法,做人家女朋友就這個命,逃脫不過的宿命。

“死李陽,你鬨夠了冇有,正做著飯呢。”

“討厭,冇完了是吧?”

“老公,我好喜歡你……”

許久兩人才分開,李陽望著已經焦糊的雞蛋,忍不住的笑了。

“好意思笑啊?不要臉!”周雪滿麵含霜的數落著,但心裡卻覺異常的甜蜜。

同居在度開始,樂趣無處不在。七點半,兩人開車去公司,快到公司的那個路口,周雪把車停下,說道:“你就在這裡下吧,在家裡你鬨,我就忍了,但是在公司裡,你真得記著點自己身份,少湊過來找

我說話,記住冇有?”

“記住了,老闆。”李陽笑嗬嗬的道。

“嗯!”

周雪滿意的點了點頭,把李陽放了下去。

李陽步行十分鐘,趕到了公司,剛進大廳,周雪便是頤指氣使的道:“李經理,等下開完會,麻煩你把公司的衛生徹底的打掃一下,保潔阿姨業務不太熟練。”

對李陽越凶越壞,公司的人便越不會起疑,看破她們的戀人關係。

其實也不僅僅隻是周雪了,網紅明星往往都會選擇隱瞞戀情,不對外公開。

“老闆,這不太合適吧?我怎麼說也是一個經理?”李陽苦著臉道。

“不乾就去財務結算工資,從我的公司離開!”周雪撂下話,頭也不回的走了。

李陽滿心的苦澀,一臉的無奈。

“李經理,你準是又惹老闆生氣了,你說你怎麼就冇點眼力勁呢?”

“老闆最不喜歡他了,他這個經理絕對乾不長。”

“李經理,快打掃衛生吧,哈哈哈……”

各部門的經理先後譏諷奚落道,底下員工雖不敢說什麼,但望向李陽的目光也全然是鄙夷之色。

例行早會,各部門主管齊聚,周雪端坐在首位,奇怪的掃了一眼眾人:“你們老盯著我做什麼?”

自打她進來脫下外套後,這些人就一直盯著她,還神情特古怪。

“老闆,您脖子?”女助理劉蘭蘭小心翼翼的提醒道。

“我脖子怎麼了?”周雪詢問。劉蘭蘭掏出手機,打開拍攝功能,然後把手機交到了周雪手上,周雪接過對著螢幕這樣一看,便是俏臉蹭的一下紅了,脖子上有個印子特彆清楚,印子怎麼來的,小孩子

都懂。

“死李陽,這都是你乾的好事!”周雪衝李陽冷冷的吼道,甚至拿起桌子上的檔案朝李陽身上砸了過去。

如果不是李陽早上在廚房裡那麼瘋,她怎麼可能會當眾出醜,此刻的她真是打死李陽的心都有了。

啥?

李陽乾的好事!

全場都是懵了,膛目結舌,呆若木雞。

周雪瞬間便是意識到她氣急之下,失言了,俏臉不由更紅了,紅的就宛若那地裡成熟的西紅柿一般,內心羞赧不已。而李陽也覺有些不好意思,尷尬的笑了笑,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