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千萬人激動緊張,而李陽確是平靜,直接九百九十九個流星雨,刷了出去。

一個流星雨禮物價值一千萬,九百九十九個就是九十九億!

“臥槽,組刷流星雨了,不是三十三一組,也不是九十九一組,而是九百九十九的大組,這一下就是九十九億啊。”

“大手筆,這真是大手筆,我玩站十年也冇見過啊。”

“狂刷百億,我的天!”

周雪的粉絲們瞧見後,興奮的難以自持,瘋狂在公屏上敲字,而對麵夜風的直播間則是徹底安靜冷清了下來。夜風自己也是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涼氣,再也無法安坐,站起說道:“直播間的大哥大姐們,各位老闆們,PK已經打到了最後,後期不守塔,前期都白打,你們趕緊給我上

票啊!”

“這還怎麼上,人家修羅已經上了一百二十億票了,你喊的輕巧,你當我們錢大水淌來的嗎!”

“我們電商放棄了,**的就不應該投資你。”

“我們財團也放棄了,抓緊把錢給我們返回來。”

“彆在幻想拿冠軍,修羅太猛了,簡直不是一般的猛。”神豪,電商,財團,公會先後表著態度,全部內心無奈懊惱之極,神豪們雖然有錢,但也不會不顧一切的去幫夜風打比賽,至於電商,財團,公會則更為理性,他們都是

投資性質,顯然夜風不值得他們繼續投資了,隻能及時止損。

夜風立馬聳拉著腦袋,跟霜打的茄子一般無精打采,全然冇有了剛纔意氣風發,頤指氣使。

尼瑪,這修羅到底是何方神聖?

狂刷一百多億,這,這……

PK倒計時,十,九,八……當結束的那一刹那,周雪的直播間裡徹底炸了,公屏滾動如潮,歡呼雀躍。

“年度人氣冠軍,拿到了,哈哈。”

“我太興奮了,正在嗷嗷亂叫。”

“叫算什麼,我興奮的一直跳,樓下的鄰居正在罵我呢。”

周雪也很興奮,領下的曲線劇烈起伏,連續深呼吸,這才稍微穩定住激動的情緒。

“我今天特彆開心,給大家唱首歌。”

或許因為囊獲冠軍的原因,周雪的狀態非常好,邊跳邊唱,魅力四射,歌聲蒼輕有力,充滿了勵誌的嗨喧,嗨翻整個直播間。

由於直播間的氣氛太高漲了,周雪又直播了半個多小時,這才下線。

“恭喜老闆,拿到人氣冠軍。”

“謝謝李經理,李經理您就是我的偶像,厲害厲害啊。”

“老闆,您真得好好謝謝李經理,李經理對您真是太好了,李經理今天晚上為您花了一百二十億,這是絕對的真愛啊。”

“親一個,親一個。”

團隊人員先是恭維,再是起鬨。

周雪俏臉驀的紅了,整個人都顯得極為羞赧。

李陽也有些不好意思,尷尬的笑了笑,遲疑的看了一眼周雪,見她冇有拒絕,這才鼓足勇氣走到她的跟前,在她臉上蜻蜓點水般吻了一下。

周雪俏臉更紅,這混淡真是太不要臉了,當著這樣多的人麵就親她。

“不對,我們是要讓老闆親啊。”

“老闆,抓緊!”

眾人笑著糾正打趣著,尤其是男員工個個期待不已,這麼漂亮的美人,他們自己得不到,能多看著與彆的男人親近,可也是極大的豔福。

“你們老闆臉皮薄,你們放心,等私下裡她會主動的。”李陽好心幫著解圍。

“你胡說什麼!”

周雪又羞又怒,伸手在李陽胳膊上狠狠掐了下,那她何時在私下裡主動過?

李陽疼的倒吸了涼氣,心裡真是有些無奈。

尼瑪,幫忙解圍還有錯了,這找誰說理去啊?

夜已經深了,團隊的工作人選先後離開,回家休息。

周雪待人走儘之後,既是好奇的衝李陽問道:“你到底有多少錢?”

“反正夠養你……老婆的。”李陽笑嗬嗬的說道。

“誰是你老婆,不要臉!”周雪見李陽不願明說,也懶得再問,氣乎乎的甩手走了出去

李陽緊緊跟上:“喂,你打賭可輸了,你這都什麼態度?按照之前我們的賭約,你以後要對我言聽計從,我讓你做什麼你就得做什麼,還不能給我撂臉子!”

周雪衝他翻了個白眼:“這個態度就已經不錯了,想讓我聽你的話,那是不可能的,你快彆再做夢了!”

果然這混淡追出來冇憋著好,大晚上的想讓她做什麼,昭然若揭啊,那纔不乾呢。

李陽無奈的攤了攤手:“那,那我們總該可以和好了吧?”

“不行!”

周雪淡淡道,氣死人不償命。

李陽頓時急了,惱道:“雪雪,你這一點信用冇有,小心以後冇朋友。”

“嚷嚷什麼,煩死了,趕緊上車,跟我回家。”

周雪扭頭,凝視著李陽,美麗的眸子裡滿是溫柔。

李陽咧嘴笑了下,心裡滿足極了。

能守著周雪,陪在周雪身邊,這就夠了,愛情便是這樣簡單而又純潔。

兩人回到家之後已經淩晨兩點多了,李陽一點都不困,緊跟著周雪便要進臥室。

“你往哪進呢,這是你的房間嗎,你就往裡進?”

“隔壁待著去,立刻馬上!”

“我白天累了一天,腰也不舒服,今天真的不行……”

周雪先是冷著臉推撒,見李陽不出去,便是神情放緩,軟語商量著。李陽本意隻是想進去陪她說說話,坐會便走,但此刻聽到她的話音,便是心頭一熱,板著臉道:“我今天就得睡這屋,不過我也體諒你,讓你好好休息,等過幾天,可就由

不得你了。”

那麼霸道的語氣,不禁讓周雪嬌軀發軟,難以拒絕,隻能紅著臉,把李陽讓了進來。

這個夜晚李陽嗅著身邊那熟悉的馨香於溫熱,睡的特彆踏實,而周雪也是心裡甜甜的,枕著李陽的臂彎,黏的不行。第二天周雪登上了熱銷,排位第一,知名度大增,粉絲量也是激增了千萬不止,自身的商業價值又是上了一個台階,很多品牌商都在聯絡周雪,想找周雪代言,甚至有國

際知名的大品牌在列。事業蒸蒸日上,感情也是快速升溫,往後的幾天裡,兩人如漆似膠,出雙入對,形影不離,好的跟一個人似的,可是隻要李陽要過分的試探,周雪便會堅決的不予配合,

這整的李陽特彆無奈,也冇有辦法。

週一,南懷國際酒店。

黑白無常走進了808房間,齊齊躬身:“參見少主。”

“我讓你們瞭解一下週雪的近況,瞭解的怎麼樣了?”柳劍頭都冇抬,淡淡說道。

“稟告少主,周小姐最近,最近挺好的,李陽已經回去住了。”黑無常反覆斟酌用詞,據實說道。

柳劍聞言,臉立馬黑了下來,砸了桌子上的茶杯,還不解氣,又是把桌子掀翻。

他讓三派掌門揭穿李陽身份,本以為會把周雪於李陽分開,結果兩人確冇受任何影響。

難怪每天晚上都不接他電話,原來是陪李陽呢,他隻要想到心愛的女人在李陽麵前婉轉承歡,便是會控製不住情緒。

黑白無常見柳劍大怒,誠惶誠恐,低著頭大氣也不敢出。

“滾出去!”柳劍怒聲吼道。

黑白無常不敢停留,躬身退了出來。

“大哥,少主心情很差,我們以後可得小心一些。”白無常憂心忡忡的道。

“嗯,是得小心,不過我有辦法,討少主的歡心!”黑無常笑著寬慰。“什麼辦法?”白無常急問,一來討到少主的歡心,他們在幽冥宗的地位便會提高,再便是少主心情好轉,他們在跟前當差也會安全許多,少主出了名的嗜殺,四年裡不知

處死多少下屬,就連武帝也有誅殺過。“我今天找機會把周雪給抓過來,獻給少主。”黑無常不置可否道,嘴角勾勒出一抹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