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便是你送給我的禮物?你倒是挺會為我著想的?”柳劍淡淡說道,麵色不見喜怒。

“這都是屬下應該做的,不求少主封賞。”黑無常笑著回話,覺得柳劍馬上就得賞賜他,心裡激動不已。

“封賞?嗯,我的確要賞你!”

柳劍目光垂落,眸光微冷,忽的一巴掌扇重重的到了黑無常的臉上。

“啪。”

聲音脆響,煞是清晰。

黑無常捂著臉,瞬間懵比了,什麼情況,少主不是要賞賜自己的嗎,怎麼還給了自己一個大嘴巴子?

“周雪那是我生命裡最重要的人,你敢動她?”

“你好大的膽子!”

“找死,你這是在找死,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煩了!”

柳劍眸光越發的冷徹,冷聲說道。

胸膛怒火翻滾,他的確喜歡周雪,也的確做夢想得到周雪,但是他決不會強迫周雪半分,更不會趁人之危。

黑無常身軀發顫,額頭冷汗蹭下:“屬下知錯,少主息怒啊。”

“你抱她進來的?”柳劍質問。

“屬下絕對冇有,周小姐我哪裡敢碰,周小姐是我義妹抱進來的。”黑無常趕緊道。

“算你還懂點規矩,你撿了條命,我現在先送周雪回家,等我回來的時候,讓趙紫靈在我房間等我。”柳劍點了點頭,不置可否道。

趙紫靈便是白無常,為幽冥宗的第一美女,也是黑無常的心上人,他要趙紫靈一來是給黑無常一個教訓,再便是他見到周雪也勾起了火。

“啊,這?”黑無常不由一驚。

“怎麼,你有意見?”柳劍皺著眉頭問道。

“冇有,冇有,屬下馬上便去通知義妹。”黑無常直接應了下來。

內心滿是苦澀,差點冇忍住都要哭了,本來抓週雪過來是想討好少主的,現在可好,惹得少主震怒,就連心上人也得奉上。

柳劍不在搭理他,將解藥倒入水中融化,為周雪灌下,隨著便是將周雪抱起,走出了房間。

他開車送周雪回家,車速放的很慢,不時掃著周雪那絕美的臉龐,目光之中皆是寵溺於溫度。

等快到家的時候,周雪長長的睫毛,微微眨動,逐漸睜開朦朧雙眼。

“柳劍?我怎麼在你車上?”周雪詫異說道。

“姐,你被人下了藥,我路過救了你,不過你放心,他冇有得逞的。”柳劍笑著寬慰,半真半假。

周雪長長鬆了口氣,並無半點不信:“謝謝,今天真的多虧你了。”

她腦海裡隱約有些片段,在搬獎現場,被人用煙燻過,然後就冇了意識,另外她與柳劍有過一段相依為命的日子,也是極其信賴柳劍的。

“跟我還客氣什麼。”柳劍笑嘻嘻的道。

話音落下,車子停住,興中路58號彆墅,周雪的家已經到了。“柳劍,我不跟你多說了,也不留你回家坐,我改天約你。”周雪頗為歉意的道,她其實是很想拉柳劍回家坐坐,好好聊聊的,可李陽那麼小心眼的人,看見準要不高興了

“怕李陽誤會?”柳劍心頭雪亮,故意擺出一臉無所謂的樣子。

“怎麼可能,你彆多想,你快開車回吧。”周雪並不承認,說完便是推開車門要下車,豈料雙腿一點力氣都冇有,她服下解藥,身體還冇有緩過來。

“我送你回家!”

柳劍快速下車走到周雪跟前,不由分說便是抱起了她,朝彆墅走去。

李陽從彆墅裡出來,看到後,立馬臉色黑了下來,差點一口老血吐了出來,人在家門口,綠帽鋪麵飛來!

就這一天冇守著,老婆就被彆人抱了?

李陽很生氣,覺得遭受到了極大的侮辱,這雪雪實在太過分了,家門口就讓柳劍抱著,這是得多不把他放在眼裡?

“老公。”周雪瞧李陽臉色不好,連忙嬌聲喊著,聲音甜膩不已。

“我姐被歹人下了藥,身體虛弱,我送她回家。”柳劍忍著妒火,解釋道。

“謝謝柳先生,不過我的女人就不牢你費心了。”李陽從柳劍懷裡接過周雪,抱住轉身便走。

周雪緊緊勾住李陽的脖子,下意識的吐了吐舌頭。

這混淡吃醋了。

怕什麼來什麼,終究有被看到!

進屋後,周雪便是膩聲說道:“老公,你上班累不累,我一會給你按摩好不好?”

李陽冇搭理,給周雪略重的撂在了沙發上,徑直離開,進了偏臥,狠摔房門。

他知道柳劍說的基本是事實,他也知道周雪若非身體不適,絕對不會讓柳劍抱,但是心裡一時半會還是有些接受不了,不過很快還是折返,鉗住周雪的右剜開始診脈。

“你不是生氣的嗎,你不是不理我的嗎,乾嘛還給我診脈啊?”周雪一臉洋怒的道。

李陽確定冇有大礙,便是把胳膊甩開,再次返回屋中。周雪原本也冇當回事,可連續幾天,李陽都冇給她好臉色,這便讓她有些緊張了,週三那天晚上特意冇有直播,早早的回到了家中,給李陽張羅了一桌好菜,並且洗了澡

精心打扮,故意穿了一件性感的白色蕾絲長裙。

李陽嚮往常一樣,七點到家,望著那一桌的菜肴,不由便是一怔。

“李陽,你回來了。”周雪從廚房裡走出,身姿綽約,語氣溫柔。

李陽眼睛不由自主便是被吸引,不得不說此刻的她實在是太美了,略顯的濕漉的頭髮順滑的披散在肩頭,精緻的妝容在燈光下美顏的不可方視。

正生氣呢,不能看,偏偏心管不住眼睛,目光從上到下,從下到上。

周雪俏臉驀的紅了,但還是踩著高跟鞋,走到了李陽跟前,柔聲道:“快坐下來,吃飯吧,都是你愛吃的。”

“不吃。”李陽冷漠道。

“我特意為你準備的,求求你就吃一些嘛,好老公好老公。”周雪拽住李陽的胳膊,撒嬌不已,眼見李陽不為所動,便是一把將李陽抱住,主動踮起腳尖,送上了香吻……

李陽心頭一蕩,差點冇意亂情迷了,好不容易纔把持住,冇有迴應,撤步後退。

做點好吃的,親他一下,就想把他哄好?那他纔不能這樣冇有立場呢。

“你……你到底要怎樣才能消氣嘛,你抱我去房間,我……我會配合你的。”周雪雙手緊緊的攥住,眉宇間帶著七分羞赧,三分緊張。

她一個女孩子,竟然把話挑明瞭,這,這……越想越害羞,臉都紅透了。

咕咚。李陽下意識的吞了口唾沫,刹那間什麼脾氣都冇有了,橫的抱起她,進了臥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