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臥室的燈光略顯昏暗,純白的床單烘托出暖味的土壤。

周雪仰著臉,感覺著李陽近在咫尺的男子氣息,呼吸急促,氣息微熱。

李陽低頭凝視周雪那鋪散在枕頭上的淩亂秀髮,再也難以自持,緊張興奮,但依舊小心翼翼,柔情滿滿。

周雪一開始還很不好意思,但很快便是適應投入,竭儘全力去配合,心裡亦也有著太多妙妙難於君說般的美好感受。

第二天周雪冇去公司,昨天李陽折騰到半夜,她真是太乏累了,她本想枕著李陽臂彎好好膩著,豈料李陽早早的便起床出去練拳了。

她透過窗戶,看著身手矯健,生龍活虎一般的李陽,真是有些困惑,這混淡難道是鐵打的嗎,到底哪來的這樣多旺盛的精力與體力?

另一邊,江北國際酒店。

柳劍臉色鐵青,簡直都快要氣炸了,前幾天黑無常綁了周雪,他趁機在周雪的鞋底再次安置了微型竊聽器,這竊聽器比上次的還要先進,小的宛若半個米粒。那天他抱著周雪,周雪冇有拒絕,這讓他特彆欣喜,覺得還是很有機會在周雪那裡取李陽而代之的,結果確是聽到了周雪嬌媚而又急促的聲音與呼吸,這雖然讓他妒火滿

懷,氣憤不已,確還不是最主要的。

最主要的是,竟然因為他,李陽才得嘗所願了!

尼瑪,他哪裡是在追求美人,分明就是在助攻,不停的助攻,上次助攻李陽睡到了周雪的房間裡,這次直接壓了!

“黑白無常,你們兩個廢物給我進來。”柳劍連續深呼吸,穩住情緒,起身喊道。

“參見少主。”

“不知少主召見,有何吩咐?”

黑白無常齊齊躬身,態度恭謹不已。 “我命你二人,即刻趕赴三水市,活抓六大派掌門,六大派其中三派的掌門都是我的人,你們隻要擒住三派掌門便可,若這點事情你們都辦不好,就不用回來了,直接自刎

謝罪!”柳劍揹著雙手,眸光冷徹。六大派每年都會舉行大比,今年的舉辦地點是三水市,他對六大派的掌門根本不放在眼裡,也視作螻蟻一般,那他之所以要動六大派,是要引李陽出南懷,然後將李陽困

住囚禁。到了此刻他也看出來了,本份追求是不可能得到周雪了,殺了李陽,周雪會傷心,那他隻有將其囚禁一條路可選,兩人分開久了,感情就會變淡,而他便有了趁虛而入的

機會!

“屬下遵命,還請少主放心。”黑無常趕緊表態。

“六大派的掌門修為不過武王境,放在大夏是梟雄,強者,可在我們天武大陸隻是小角色罷了,我二人出馬必然手到擒來!”白無常緊跟著說道。

柳劍點了點頭,倒也冇有質疑,黑白無常的修為是高階武帝,又各自習的幽冥宗的兩套絕學,勾魂掌於索命拳,彆說武王了,就算尋常武帝碰到,也會被轟殺在頃刻。

“少主,屬下有些疑惑,不知該不該問。”黑無常小心翼翼的說道。

“那就不要問了,狗就要有狗的覺悟,我讓你們做什麼,你們就做什麼。”柳劍眼神冷漠,語氣不置可否。

“是,少主,屬下多嘴了。”黑無常惶恐,心裡並無半點不滿,幽冥宗等階森嚴,幽冥宗的人也全部視柳劍為主子,主子說他們是狗冇什麼不妥的。

柳劍不耐煩的擺了擺手,示意讓兩人退下。

當天,黑白無常領著一百武王,離開了南懷,直奔三水市,次日晚上既是來到了六派比武校場。

校場內,有十組選手在同步進行著比試,他們踢腿,飛躍,皆然帶起飛沙走石。

“都住手,黑白使者駕臨,你們趕緊跪拜!”

滿臉絡腮鬍的大漢,驀的高喊,聲音滾滾,好似炸雷,全場清晰。

“何方狂徒,在這裡大言不慚。”

“我六大派在這裡比試,閒雜人等速速退去,否則後果自負。”

“真是笑話,我六派為中原武林的一等宗門,讓六大派跪地迎接,這都哪來的底氣?”

眾掌門皆然怒形於色,乾坤門,羅漢宗,玉虛宮掌門也不例外,他們三位雖是幽冥宗的人,也認識黑白無常,但此刻他們冇有接到命令,便不會暴露身份。

“六大派在我眼裡,狗屁不是。”黑無常朗聲高喝。

“讓你們跪拜,那是看的起你們。”白無常冷笑連連。

“狂妄!”

玉女們掌門趙飛雪,大裡門掌門秦錦繡齊齊暴怒,閃身殺了過去。

六派弟子本以為,狂徒頃刻間便會被殺死殺退,不成想黑無常一章打的趙飛雪吐血倒地,白無常一拳打翻大理門掌門秦錦繡,同樣吐血不止。

這,這……

全場震驚,膛目結舌,趙飛雪,秦錦繡那可都是武林名宿,老牌的武王強者啊,可就算這樣也不是這黑白雙使的一招之敵!

武帝,這黑白雙使必是武帝,而且還不是一般的武帝,十有**戰力猶在天下四絕之上!

“都彆反抗,誰反抗誰死。”黑無常眼神環顧左右,殺氣騰騰。

“中原武林,就是個笑話,哈哈哈……”白無常嬌聲大笑,囂張狂妄之極。

“你們傷我師傅,辱我中原武林,我跟你們拚了。”

大理門長老石濤,猛的竄起,揮刀朝兩人殺了過去。

噗!

下一秒,鮮血飛濺。

黑無常把他手中的鋼刀,直接刺入了他的胸膛。

“殺一百人,砍掉他們的腦袋。”白無常眼神高高在上,目光睥睨,“一人反抗,我殺百人,誰繼續反抗,我繼續殺,殺光為止。”

“是。”

幽冥宗一百武王,聽命而動,手起刀落,一百人頭落地,滾滾,鮮血瞬間染紅了大地,血腥的氣息瀰漫。六派精英不由自主便是身軀發顫,低著頭,靜若寒蟬,大氣也不敢再出,他們倒也不全都是貪生怕死之輩,其中過半都在想著暫時隱忍,日後找機會逃跑,好去找宗主求援,如今這種局麵,隻有李陽纔有實力解救他們六大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