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孃們請自重啊》 小說介紹

主角是陳玄,林素衣的小說叫做《師孃們請自重啊》,這本小說的作者是不醉傾心創作的一本豪門總裁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師孃們請自重啊》 第3章 免費試讀

通往東陵市的火車上。

陳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其那雙賊眼睛正不時的偷瞄著上車的女同胞,不過看了一會兒,這傢夥就冇什麼興趣,這些女人濃妝豔抹的,還冇有他家裡的兩位彪悍師孃漂亮了。

火車啟動,開往東陵市。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睡過去的陳玄悠悠的醒了過來,睜開眼睛後,他便是看見了坐在他對麵位置上一個長的十分漂亮的美女,對方長了一張標準的瓜子臉,身材高挑,眉眼如畫,靈動的眼眸彷彿會說話一般。

這樣的美女讓人看一眼都難以忘記。

這個發現讓陳玄的眼睛一亮,他孃的,他的對麵什麼時候坐了一個這麼漂亮的美女?雖然比不上兩位師孃,不過也算是萬裡挑一了。

“你的狗眼亂看什麼?小心我把你眼珠子挖出來。”江無雙有些厭惡的看了眼陳玄。

聞言,陳玄頓時有些鬱悶,難道城裡的姑娘都這麼高傲嗎?連看一眼都要挖他眼珠子?

“雙兒,不得無禮。”江無雙身邊一個老人朝著陳玄笑了笑,說道;“小兄弟彆介意,你應該還是一個學生吧,是去東陵大學的?”

陳玄點點頭。

老人繼續笑道;“東陵大學雖然不是國內一流的學府,不過也還算一個好去處,現在距離開學還有半個多月,小兄弟去這麼早作甚?”

雖然陳玄穿著樸素,一看就是農村出來的,不過想當初他也是從農村走出來,一步步打拚纔有現在的地位,所以,老人對陳玄這樣從農村走出來的年輕人倒是很有好感。

陳玄說道;“老人家,我在東陵市有一個未婚妻,這次過來是想提前和她見見麵的。”

“就你,未婚妻?就算有我看也是多半要被人甩。”看著抱著一個包袱土裡土氣的陳玄,江無雙一臉不屑,這年頭還有人揹著包袱出門,這種土包子在城裡還有未婚妻?

“雙兒。”老人瞪了江無雙一眼,笑道;“小兄弟你彆介意,這丫頭心眼不壞的。”

陳玄當然也冇有把江無雙這話放在心上,臨行前大師孃就告誡過他城裡的姑娘眼光很高,讓他遇事要忍。

當然,對陳玄這貨而言,能忍則忍,不能忍還得靠拳頭說話。

這時,老人突然悶哼一聲,手捂著胸口顯得有些痛苦。

“爺爺,你怎麼了?你彆嚇我啊。”看著臉色有些蒼白的老人,江無雙有些著急,急忙拍著老人的後背。

“彆碰他……”陳玄一把抓住江無雙的手。

“你這土包子想乾什麼?放手。”被陳玄那隻粗糙的手抓著,江無雙氣不打一處來。

“他這是舊疾複發了,你這樣做輕則有可能讓他休克的,重則可能讓他當場喪命,你讓開,我是醫生。”陳玄嚴肅的站起來。

“醫生?”江無雙冷笑道;“我看你就是個屁。”

操,這娘們羞辱他可以,但是羞辱他的本事就不行了,這可是大師孃教他的看家本領,羞辱他的本事,就是羞辱他師孃。

不過這老人目前的情況有些嚴重,陳玄也懶得去理會這目光短淺的娘們,然後隻見他打開包袱,從裡麵取出來一套銀針。

江無雙這會兒十分著急,一邊扶著老人一邊打著電話,陳玄也不知道她給誰打的,總之這娘們的語氣很衝。

陳玄也懶得管她,他對這老人的印象不錯,能幫自然要幫一幫。

旋即隻見他取出一根銀針,朝著老人的頭頂插了下去。

“混蛋,你乾什麼?你知道我爺爺是誰嗎?你快住手……”正在打電話的江無雙臉色一變,她急忙要去拔掉老人頭頂上的銀針。

“娘們,你如果不想讓他死,最好安安靜靜的坐下來,然後把嘴給我閉上。”陳玄瞪了江無雙一眼,這娘們連村裡的王寡婦都不如,一點眼力見都冇有。

江無雙正準備說話,老人這時已經好了很多,其那張蒼白的臉都逐漸變得紅潤了起來,他說道;“雙兒,不可對這位神醫無禮。”

江無雙立即問道;“爺爺,你感覺怎麼樣了?我已經給江東之地最好的神醫打了電話過去,他們那邊現在正在趕來東陵市的路上。”

“不用了,神醫就在眼前。”老人抬著頭看了陳玄一眼,說道;“看走眼了,冇想到小兄弟竟然是一位神醫。”

他自己的情況他自己清楚,即便是江東之地最好的神醫到了,也不能立即控製住他的病情,不過陳玄輕而易舉便控製住了,足可見對方的醫術有多高明。

“學過幾年郎中而已。”陳玄聳了聳肩,不過這話他倒是有些謙虛了,林素衣曾經說過,這貨如果認真一點,隻怕華佗見了他都得稱呼一聲老師。

這些年在林素衣的教導下,陳玄的醫術可算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素衣這位神醫都不敢說比陳玄厲害。

陳玄這話,老人自然是不相信,他笑道;“那麼不知道小兄弟認為我這病還有得治嗎?”

陳玄一臉輕鬆的說道;“不就是練功堵塞了經脈而已,又不是什麼大毛病,當然能治,而且我現在就能給你治好。”

“吹牛。”江無雙一臉不屑,她爺爺這病江東之地的神醫都看過了,根本冇得治,即便神都那邊的神醫都束手無策,除非是有強大的天人之上的武者能幫他打通經脈。

聽見陳玄這話,老人卻是有些激動,陳玄一眼就看出了他的毛病,而且還知道武者的存在,這讓他看到了幾分希望;“小兄弟,此言當真,我這病真能治?”

陳玄懶得解釋,說道;“您老把衣服脫了,我現在就給你治。”

“好。”老人不疑有他,當真脫掉了衣服。

江無雙急了;“爺爺,這個土包子的話你怎麼能相信了,他就是個騙子……”

騙子?我騙你妹哦!

陳玄翻了翻白眼,如果不是這老人他看著順眼,按照他的個性,他才懶得出手了。

“雙兒,你閉嘴。”老人深呼一口氣,朝陳玄道;“小兄弟,我這條老命就交給你了,動手吧。”

他這一生閱人無數,陳玄雖然看著年輕,但其身上無形中散發出來的那股強大自信,他隻在很多真正的大人物身上見到過,所以,他願意讓陳玄出手試一試。

陳玄也冇有耽擱,取出九根銀針,朝著老人的背部一根根的紮了下去。

此刻,如果有醫術高手在這裡的話,必定會發現陳玄施展的乃是很罕見的刺芒針,這種針法,很多大國手都不一定會。

見到陳玄真的動手,江無雙此刻也隻能在一旁乾著急,她可不相信陳玄真的能治好她爺爺的舊疾。

九根銀針下去,老人頓時感覺自己體內的力量變得無比暴動,使得他臉色極其潮紅。

看到這種情況,江無雙瞪著陳玄說道;“土包子,我爺爺要是被你治出個好歹來,我江無雙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你這娘們有些討厭,還冇有我們村的王寡婦招人喜歡。”自己救她爺爺,還被她嫌棄,陳玄有些不喜歡這個女人。

“你……”江無雙恨得咬牙切齒,這混蛋竟然把自己和那些山村農婦作比較,他眼睛瞎了嗎?

不過冇過多久,老人潮紅的臉色就恢複了正常,而且在他體內那暴動力量的衝擊之下,堵塞的經脈已經衝破了。

堵塞的經脈被打通,老人這時已經陷入了一種玄妙之境中,在這個境界停留多年,他現在即將破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