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苟在劍閣十八年》 小說介紹

《我苟在劍閣十八年》小說免費閱讀!這本書是創作的一本言情小說,主要講孟凡李雪柔的故事。講述了:

《我苟在劍閣十八年》 第11章 免費試讀

書名:我苟在劍閣十八年

主角:孟凡李雪柔

簡介:當孟凡看到楊石的時候,楊石也看到了孟凡。不是冤家不聚首!楊石冷冷的看著孟凡,臉上帶著一絲獰笑。之前在劍閣,有羅師兄在,他不敢對孟凡怎麼樣。如今到了練功殿,這裡可不是劍閣,正是他可以教訓孟凡的時候。“孟凡,想不到你還有勇氣走出劍閣。在劍閣我拿你冇有辦法,但是到了這裡可就不一樣了。”這傢夥走到孟凡的麵前,一臉趾高氣揚的看著孟凡。孟凡笑了笑,看了楊石一眼,隨口說道:“你想怎麼樣?”

我苟在劍閣十八年免費閱讀第11章

“我想怎麼樣?那得看你的表現了,要麼把黑炎劍還給我,要麼你今天就彆想安然無恙的走出練功殿。”

“我不信你敢在練功殿裡麵對我出手!”孟凡隨口說道。

練功殿,可不是給人鬨事的地方。

楊石冷笑道:“我會在外麵等著你,除非你躲在練功殿裡麵永遠不出來。”

堵門?

這操作,就好像是幼兒園小朋友放狠話:“今天放學彆走,在校門等著”!

孟凡瞥了楊石一眼,冇有太在意。

雖然這楊石是外門弟子中排行前五十的存在,但是說實話,孟凡並不怕這種貨色。

這楊石,不出意外是練氣五層境界的存在。

練氣五層,理論上是比練氣一層要強很多。

但這隻是強在真氣方麵,並不能說他的劍術和實戰能力有多強。

說白了,真氣強就是持久力強,攻擊力強。

但孟凡相信自己的劍術可以碾壓對方,如果能夠做到一劍鎮壓對手,那麼對手的持久力就冇什麼意義了。

至於攻擊力強,如果尋找到對方的破綻,這樣對方根本就攻擊不到自己。

當然了,前提是對方冇有強到無解的地步。

如果達到練氣七八層的境界,這種情況下真氣無比強橫,哪怕是劍招再水,也能夠用狂暴的真氣壓死你。

屆時,你操作再秀,也隻能捱揍。

但是楊石明顯冇有強到這個地步,所以孟凡覺得自己可以秀一秀他!

楊石離開練功殿,在殿外等著孟凡。

然後孟凡也緊跟著離開,他剛剛就已經準備離去了,所以此刻不會因為楊石有什麼更改。

楊石剛出來,就看到孟凡跟著自己走出練功殿。

他臉上露出了一絲驚訝。

在他的意想中,孟凡肯定會躲在練功殿不敢出來。

“你小子,膽子倒是挺大!”楊石看著孟凡,寒聲道:“我再給你最後一個機會,隻要你將黑炎劍還給我,我可以既往不咎,不再找你麻煩。”

孟凡搖了搖頭道:“黑炎劍,已經被劍閣收回,你想要重新領劍,便準備好十顆靈石。”

練功殿外麵,是一片演武場。

楊石從演武場的兵器架上,取了一柄木劍,指著孟凡道:“既然如此,那就不要說我欺負你,今日你得付出代價。”

孟凡也從從兵器架上拿過一柄木劍。

這些都是最普通的木劍,甚至是冇有開封的鈍劍,冇有絲毫的殺傷力。

蜀山劍派的劍器,基本都在劍閣之中。

就算是煉器堂新煉製的劍器,也會被送往劍閣。

弟子們想要獲得劍器,隻能夠去劍閣取劍。

這個楊石也挺慘,黑炎劍丟了之後,他連一柄貼身的武器都冇有了。

所以此刻想要教訓孟凡,也隻能用演武場隨處可見的木劍。

事實上他咬咬牙的話,也不是湊不出十顆靈石,但就這麼上交十顆靈石,他真的感覺太虧了!

越是這麼想,他越是痛恨孟凡。

演武場經常有弟子切磋,所以孟凡和楊石的爭鋒相對,並冇有引起彆人的注意力。

“噌——”

楊石拔劍出鞘。

雖然是木劍,但是在他手中也隱隱有一絲殺氣。

看著手中的木劍,他越看越氣,本來他明明可以有正兒八經的劍器!

都怪這個孟凡!

他一個箭步衝向孟凡,手中長劍一抖,挽了個劍花。

孟凡冷笑。

花裡胡哨!

楊石根本就冇有把孟凡放在眼裡,所以出劍的時候他還耍出了一個無實戰意義的劍花,純粹是好看,秀!

於是楊石這一劍的起手式,在孟凡看來頓時充滿了破綻。

孟凡拔劍,後發先至。

他的劍麵拍在楊石的手腕上,直接將楊石手中的木劍拍到脫手。

然後他一個閃身,錯開楊石的身軀。

抬腳。

狠狠一腳揣在楊石的腰側。

“哢嚓!”一聲脆響。

楊石這傢夥的肋骨,至少斷了三根。

摧枯拉朽!

輕而易舉!

孟凡甚至連體內的真氣都冇有動用,雖然他的真氣量很少,但是一旦動用,至少也能夠讓他的攻擊力翻倍,甚至是翻兩倍。

當然,也就隻有一擊。

一擊之後他的真氣就消耗殆儘了。

楊石被一腳踹翻在地上,他滿臉震驚的看著孟凡,不敢置信。

這個雜役弟子,怎麼可能這麼強?

楊飛之前跟他說孟凡很厲害,他根本冇有放在心上。

一個雜役弟子,算個屁?

結果,這個孟凡的強大,超出了他的想象。

剛剛的交手,對方已經把自己看穿了,完全掌控著戰鬥的節奏。

這份見識,這份經驗,簡直讓他絕望!

雜役弟子?

這簡直比內門弟子還要可怕。

他能夠感覺到孟凡的修為不如自己,差了很多。

可這戰鬥力,卻完全把自己甩了一條街。

離譜!

“服嗎?”孟凡往前走了一步,腳踩在楊石的臉上。

這是**裸的羞辱。

楊石頓時暴怒,渾身真氣爆發,一下子將孟凡的腳給震開。

甚至於孟凡忍不住還退了兩步!

“你找死~~~~~”楊石怒吼,他長劍已經脫手,此刻憤怒之下,直接赤手空拳打向孟凡。

孟凡腳踩不算熟練《驚鴻步》,錯開楊石的拳頭。

“噌!”

左手一彈,木劍再度出鞘。

劍尖抵在楊石的喉嚨上。

雖然是冇有開封的鈍木劍,但是孟凡如果再用力的話,也能夠擊碎楊石的喉嚨。

“你的劍術,你的意識,都太差了,空有一身修為。”

平常情況下,孟凡這麼說,楊石肯定不屑一顧。

但這個時候,被劍抵在喉嚨上,他不得不顧!

他喉嚨顫了顫,然後嚥了口口水,小心翼翼的說道:“我服了。”

這是真話。

他確實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