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五位滿級師父》 小說介紹

爆火言情小說《我有五位滿級師父》正在火熱連載中,這本小說是由作者胡波文傾情力創的作品,故事裡的主人公分彆是林然柳清悅,其主要內容講 述了... “你……你說什麼?”柳清悅美眸圓瞪,不可思議的問道。林然重複一遍,道:“你再幫我個忙,你爺爺的病我幫你治。”這……柳清悅極為震驚的問道:“你……還會治病?”身手如此強悍,竟然還會醫術?從小到大,她也從來

《我有五位滿級師父》 第3章 免費試讀

“你……你說什麼?”

柳清悅美眸圓瞪,不可思議的問道。

林然重複一遍,道:“你再幫我個忙,你爺爺的病我幫你治。”

這……

柳清悅極為震驚的問道:“你……還會治病?”

身手如此強悍,竟然還會醫術?

從小到大,她也從來冇有體會過什麼叫做震驚,可今天一天便已經體會到了兩次!

林然輕輕點頭。

柳清悅遲疑的說道:“可……你都不知道什麼病,你能治?”

柳家已經請出了整個青城乃至省內所有的名醫,他們都表示無能為力!

林然邪魅一笑,道:“我治不好,鬼手聖醫也治不好。”

話語平淡,卻格外自信!

柳清悅徹底驚了,一時之間根本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林然瞥了一眼,道:“信不信由你,不信的話把我送到青城就好,咱們扯平。”

醫者救死扶傷是本職,可他治病全靠緣。

柳清悅美眸之中滿是複雜。

這個男人……

良久,柳清悅眸中浮現一抹堅定,道:“我信你!”

說完,踩下油門!

保時捷化作一道紅色閃電,奔著青城的方向疾馳而去。

林然有些驚訝,問道:“你也不問問我讓你幫的是什麼忙就答應了?”

柳清悅絕美的容顏毫無波瀾,認真道:“隻要你能救我爺爺,你讓我做什麼都行。”

這句話……

林然壞壞一笑,問道:“包括你麼?”

柳清悅扶著方向盤的手輕輕晃動了一下。

她遲疑了。

按理來說,她應該毫不猶豫的拒絕,可……一種複雜的念頭縈繞心間。

林然收回目光,道:“不開玩笑了,我對你冇興趣。”

柳清悅黛眉微蹙。

對我冇興趣?

青城天之嬌女,青城大學冷豔校花,更是堂堂柳家千金,普通人能跟她對話都是奢望!

可這個男人……看不上她?

柳清悅不置可否,並未理會,心心念念滿是重病在床的爺爺。

時間緩緩流逝。

一個小時之後,車子緩緩駛入了青城柳家莊園之中。

柳清悅認真的說道:“你跟我來吧,我爺爺就在裡麵,如果你真的能救我爺爺,我……說到做到。”

林然並未多想,邁步上前。

掃視一圈,莊園極為豪華,可此刻卻瀰漫著一股沉重的氣息。

院子之中豪車遍地,救護車也停著好幾輛。

很快,到了主彆墅門口。

柳清悅粉拳緊握,似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氣一般抬手敲門。

門開了。

傭人模樣的阿姨欠身鞠躬。

柳清悅臉上浮現一層冰霜,邁步走進。

林然悠哉跟隨。

進入客廳,這才發現沙發上已經坐滿了人。

中間一箇中年男人正襟危坐,臉色滿是沉重的表情,身旁一個青年則是拿著手機打著遊戲。

其餘的也都是柳家眾人。

柳清悅的出現頓時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中年男人瞬間起身,驚愕道:“清悅,你……你怎麼回來了?”

柳清悅麵若寒霜,冷漠道:“我回來了,三叔好像很不開心啊?”

林然眉頭一挑。

很顯然,這個男人就是派遣光頭去阻止柳清悅的人了。

柳海軍眉頭皺起,沉聲道:“清悅,你這是說的什麼話?你回來了我怎麼會不開心呢?”

身旁青年抬起頭,貪婪的打量了一眼柳清悅那傲人的身材之後便再次沉浸在峽穀的歡樂之中。

哼!

柳清悅冷哼一聲,說道:“三叔心中明白,不必多言。”

柳海軍聞言眸中閃過一抹陰沉!

噔噔噔。

忽然,腳步聲響起,樓上幾個人走了下來。

為首之人身著白大褂,頭髮花白,麵容蒼老,可那一雙眼眸卻炯炯有神。

在其身旁還跟著兩名同樣年邁的醫者,以及一個國字臉,不怒自威的中年男人。

柳海軍臉上瞬間滿是沉重,上前幾步,焦急的問道:“鐘老,我父親他……怎麼樣了?”

柳家所有人視線紛紛聚集,緊張不已!

唉。

鐘老默默歎息一聲。

柳家眾人見狀心中頓時狠狠一沉!

“現在老爺子這個情況,恐怕是連鬼手聖醫親臨……也於事無補了。”

鐘老眸中滿是遺憾,歎息道。

什麼?

柳家眾人大驚!

柳清悅嬌軀微微晃動,那一抹希冀也逐漸消退。

國字臉的男人若有深意的看了柳海軍一眼,問道:“三弟,鬼手聖醫還冇有訊息麼?”

柳海軍歎息一聲,沉重的說道:“我已經找遍了整個青城山區,可是……冇有打聽到任何訊息。”

林然搖頭輕笑。

二師父之名,祁連山脈人儘皆知,豈會打聽不到?

國字臉男人深深的看了一眼,這才問道:“清悅,你也冇有打聽到訊息?”

柳清悅俏臉寒意更甚,冷聲道:“爸,我剛到祁連山附近,便被人追殺,我差點都冇回來。”

柳海明聞言臉色大變,眸中更是寒芒爆閃!

林然不耐煩的說道:“你們家的鬥爭等我走了之後再繼續吧,病人在哪兒?”

嗯?

眾人一怔。

這才注意到柳清悅的身後竟然還有一個陌生男子!

這個著裝……

柳海軍眉頭皺起,問道:“清悅,你哪兒找來這麼個叫花子?一點規矩都不懂!”

叫花子?

柳家眾人默默點頭,確實像!

林然眉頭一挑。

柳清悅毫不遲疑的嬌喝道:“三叔,注意你的言語,他是我朋友!”

嘶!

柳家眾人聞言瞬間倒吸一口冷氣!

朋友?

林然倒是並冇有察覺到什麼異常,可柳家眾人徹底震驚了!

從小到大,任何男人都休想靠近柳清悅半步!

彆說說話了,看一眼都難!

可如今柳清悅竟然親口說這個男人是她的……朋友?

柳海軍眉頭緊皺,眸中浮現一抹怒意。

柳海明打量了一眼,問道;“清悅,你什麼時候多出這麼個朋友來了?”

柳清悅朱唇輕啟,道:“是我朋友,也是我恩人。”

“爸,這事待會兒再說,先帶我們去見爺爺吧,他是我請來給爺爺……治病的。”

最後一句話,明顯有些不自信。

此話一出,眾人皆驚!

治病?

下一刻,柳家眾人陡然色變!

“胡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