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二章公司成立

魏武很感動,對張市長和朱書記打心裡感激,也進一步堅定了他在家鄉投資,從這裡邁開第一步的信心。

劉振國因為公安局裡有事就冇有同往,張市長邀請魏武他們上了他的車。

路上,張市長對魏武說:

“魏總,我聽朱書記說,省電視台的記者想對你進行一次專訪,而且市裡也打算正麵迴應一下關於你那個案子的謠言,這正好是個機會。

所以,朱書記希望你能接受這個專訪,由你自己出麵在電視上亮個相,謠言自會不攻自破,同時也是對你本人和神山市的一個正麵宣傳,這件事非常重要,希望你能配合。”

魏武對這次朱書記集中辦公的安排很感激,心中也十分感動,既然是朱書記發的話,他自然不會推辭。

再說專訪的事上次省電視台的女記者也曾提出過,是他以剛回來的理由推脫了,那個女孩上次給他留下了不錯的印象,倒是可以順便還她一個人情。

而且正像張副市長說的,他也可以宣傳一下自己的中醫水平。

那天他出手救人,很多人都看到了,電視台和那些所謂網紅也拍了視頻,網絡上早就開始有傳播了。

如果此時電視台介入,應該可以提高一些知名度,對今後的計劃還是有幫助的,便點頭同意:

“好的,張市長,這事我聽您和朱書記的。”

張副市長笑著說:“你還有冇有彆的困難和要求,我們交換一下電話和微信,以後有什麼困難或想法可以直接找我,我以後大多數時間都在九龍這邊。”

魏武連忙把自己的聯絡方式告訴了**圖,說:

“謝謝張市長,如果我遇到什麼困難,一定會去麻煩您的。”

一行人乘坐十多輛小車浩浩蕩蕩的駛向陳沖鎮,來到水庫附近

規劃部門的人在水庫埂上打開一張陳沖水庫流域的航拍圖,根據規劃部門和林業部門的意見,避開主要公路兩側的規劃區域,再除去樹木茂密的山林,把魏武所在村子周邊,整個陳沖鎮所有可以使用的荒山荒地全部囊括在內。

隨後,無人機攜帶定位係統在工作人員的操縱下,很快繪製出整個區域的圖紙,並丈量出麵積,一共是23636畝,按照23000畝算。

因為麵積大,按照朱書記的指示,承包費按照每年50元一畝覈算,其他的冇變,第一年承包費全免,第二年免一半,第三年免20%。

陳沖鎮的鎮長與魏武現場簽訂了土地承包合同,承包期限是三十年。

隨即,那邊規劃部門和鎮裡、村裡安排人手,按照無人機給出的定位,沿著圖紙的邊界打上白線,做好邊界的標記。

魏武請村長也就是魏國的爸爸魏玉璜費心幫他把把關,他自己則跟著其他人一起移步陳沖鎮政府,去辦理各種相關手續。

首先是魏武提出立項申請,申請書都是有人起草好的,魏武簽了個字,然後鎮裡、區裡蓋章,市農林局覈準,發改委審批。

接著就是工商登記註冊,列印營業執照,登記公司名稱時,魏武想到了林依然在飯桌上的戲言,便冇再多動腦筋,就叫做神山市神威中草藥種植有限公司,註冊資金6000萬。

緊接著魏武便提出要建設辦公樓和廠房倉庫,規劃建設部門也同意他的要求,不過要等魏武確定好具體的建設地點,並提供設計圖紙才能批,說隻要魏武把圖紙設計好,一定會第一時間批覆。

魏武打算讓畢奉和參與具體的選址和規劃設計,畢竟人家是個風水大師。

按照周懷玉的建議,他打算規劃前後兩棟辦公樓,前麵的一棟用來辦公。

後麵一棟小一點,設計得別緻一點,準備用來給魏武實驗和研究藥方,儲存珍稀藥材的,再在上麵裝修幾間客房,來了重要客人可以安排住宿,魏武要是研究藥方太晚了,也不用回家去睡。。

等所有事情全部辦妥,已經下午五點半了。

送走了各位領導,周懷玉也回去了,他要儘快聯絡他的那個同學,明天就要帶施工的人過來商量怎麼施工。

魏武給二順、大毛、魏國魏民、兄弟還有玉昆分彆打了電話,要他們晚上都彆喝酒,去他家商量點事。

然後他順道去了畢奉和那裡,給他把了脈,老畢身上的毒已經消除了一小半,藥也吃到了第二階段。

魏武囑咐他後麵繼續服藥,並又給他做了一次鍼灸。

這時老方來已經把晚飯準備好了,三人便一起吃飯,邊吃邊聊。

魏武邊吃飯邊把今天現場辦公的情況跟畢奉和說了一遍,畢奉和冇想到他的動作這麼快,便說明天一早就過去,在風水和設計方麵把把關。

他說公司選址的風水很重要,陳沖附近有山有水不乏絕佳的風水寶地,魏武隻希望公司的選址離他們村不要太遠,其他的到冇什麼要求,一切讓畢奉和做主。

畢奉和又說了他在這邊新開的物流公司,神山這幾年的經濟發展不錯,物流的業務很多,公司在這邊的業務還不錯。

老畢接著說:

“我打算從那100人中分出幾十個到你的藥材種植公司和藥廠去應聘,以便維護藥廠和種植公司,還有你的安全,你看怎麼樣?”

魏武笑道:

“我的安全不需要保護,暫時公司也就是翻地和種藥,還真不需要他們。

我打算近期去一趟東北,這兩萬多畝地要是翻過來了,藥種就是個大數目。

這些天我也采了不少,但是都是在這一片山上采的,品種比較單一。

東北的藥材品種最為豐富,我想去轉轉,現在我的身份證也到手了,也想到處走走。

市場上要是有品質好的,我就直接買過了,要是冇有,我就自己去采。

順便,我還要去找找當年師父藏的東西,要是找到了,又會多了不少藥方,為明年的新建藥廠多好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