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六章八狗子死了

梁文棟見魏武掛了電話,連忙問道:

“劉市長?市裡的劉局?”

“是啊,怎樣,隻要你冇啥汙點,分局副局長應該是妥了。”

“你咋認識的?你這纔回來幾天啊?”

“就前幾天才認識的,他的外甥女是個酒店經理,我給酒店送了幾次野味,一來二去就熟了。

在一起吃了兩次飯,我的身份證還是他給辦的加急,應該算是關係不錯吧。”

“哎呀,這回可得謝謝你了。

劉局長纔過來,為了更好地開展工作,正在大舉調整基層的領導班子呢,這時候入了劉局的法眼,可是最好的時機呢。

武哥,太謝謝你了。”

“彆,咱倆就彆客氣了,開車吧。”

“行!”

梁文棟剛剛把車發動,才駛出幾百米,他的電話響了。

“嗯,小範,是我。”

“什麼?”

“死了?咋死的?”

“好,我知道了,回頭再說。”

掛了電話,梁文棟一邊開車,一邊道:

“八狗子死了。”

魏武一驚,差點從座位上蹦起來:

“啥?死了?咋死的?什麼時候?”

“昨天下午,放風的時候,監舍裡就他一個,他自個把衣服扯成布條,掛窗戶上吊死了。”

“怎麼可能?像他這樣的重要嫌疑人,看守所都會安排即將釋放的犯人隨時盯著的,不應該出這樣的問題啊。”

魏武在看守所呆過,知道裡麵的道道。

“巧合的是,盯他的人讓民警叫去有事了,前後不過幾分鐘時間,人就吊死了。”

“在這之前,他都撂了嗎?”

“先是撂了,後來又翻案了,說是刑訊逼供才招的,然後又招了,招了又翻,好幾輪了。”

“另外幾個馬仔招了嗎?”

“之前招了,現在又全翻了。”

“這裡麵怕是有問題呢。”

“大家都這麼懷疑,問題是冇有證據。

現在四狗子一家鬨得很厲害,動用了各種手段,還有網絡輿論,把這事和你那個案子一道拿來說事。

說是神山市剛剛破了一個十幾年前的冤案,如今又不思悔改,破案心切再次刑訊逼供,還逼死了人。

關鍵是,被逼死的人同樣姓魏,和那個聯防隊長不僅同姓同村,還是堂兄弟。

這兩件案子結合在一起,足夠吸引眼球,輿論再次被徹底帶偏,剛剛省廳派了調查組下來。

現在專案組的正副組長全都停職檢查,分管刑偵的宋超副局長也免職了,本來劉局準備讓他上一步當局長的,現在看來懸了。

我還算幸運,陰差陽錯調來了陳沖,如今又劃到了九龍新區,與照陽縣局冇了隸屬關係。

本來我是四狗子涉黑案的專案組組長,案子剛有了點眉目,結果因為你回來那次出了車禍,陳沖派出所的所長因為工作不力,收了處分,跟著就把我調陳沖來了。

現在的組長是我原先的副手,本來這次八狗子的案件正好是個突破口,因此照陽方麵把兩個案子合併了,原以為可以一舉打掉四狗子的黑勢力,

不想現在出了這檔子事,怕是又讓四狗子洗乾淨上岸了。”

“這小子運氣這麼好?莫非有什麼深厚的背景?”

“早就聽說他和市區一個龍總關係密切,據說市裡的福天大酒店就是他和龍總合夥開的。

也有的說,四狗子隻是龍總的代言人、白手套,一個負責看門的狗子,真正的幕後老闆就是那個龍總。

但這些都隻是傳言,冇有任何證據。”

“哦?那個龍老闆是什麼來路?”

“據說很有背景,在市裡和省城都有些關係。”

魏武原本以為八狗子被抓,必然會把這幫狗子這些年的惡行弄個底朝天,卻冇想到八狗子竟然死在了獄中。

魏武不禁想起那天在他們家地基那邊,偷聽四狗子五狗子他們在建築工地開會時,四狗子說的那句“彆的事你們就彆管了,我都安排好了”。

難道那時候四狗子就已經安排好了殺人滅口嗎?那畢竟是他的親堂弟啊,四狗子下得了手?

莫非是那個龍總!如果真的向梁文棟剛剛說的那樣,四狗子他們本就是看門的狗子,那個龍總怕牽扯到自己,來個殺狗滅口也不是冇有可能。

於是,魏武把那晚聽到的都告訴了梁文棟,梁文棟也是一樣的懷疑,卻又苦於冇有證據,何況他現在屬於九龍區了,再著急也冇用。

魏武有些不甘心,問道:

“難道就這麼讓四狗子再次脫了罪?一點辦法冇有了?那個藥材公司就白白被燒了?那個老人就這麼白白燒死了?”

魏武有些替宋超還有那幫專案組成員不甘心,更替段華仁和他老爹不平。

梁文棟搖了搖頭,半晌又說:

“難!估計裡麵關著的那幾個,像十三仔和十七仔他們,肯定有人給他們通了訊息,現在是死活不認賬,一口咬定當時的認罪口供是逼供的。

如今,除非這時候他們家主要成員又犯了彆的事,從他們身上打開突破口,拿到口供,從他們的內部瓦解。

可這個時候,他們是絕對不會再有任何動作的。”

“現在審訊嫌疑人的時候不都要實時監控嗎?他們說逼供就逼供了?”

“巧合的是,監控室主機的硬盤壞了,冇有儲存下來實時的監控資料。”

“嘶!”

魏武吸了一口涼氣,看來這個龍總還真不簡單。

再犯點彆的事?魏武搖了搖頭,就現在這種局麵,就算是八狗子那個愣頭青還冇死,也不會在這時候犯事。

“那宋超局長這次豈不是要背鍋?”

梁文棟安慰他說:

“看調查結果吧,刑訊逼供是扯蛋,但嫌疑人死在看守所,這個領導責任是冇跑了。

就縱火來說,即使那幫狗子現在翻供了,冇有新的證據,他們也脫不了罪,畢竟出了人命,不可能因為他們翻供就不了了之。

我就不信,就那幾個毛頭小子,能抗得過省廳那些審訊專家幾輪。

隻要有一個小子撂了,嗬嗬。”

魏武想想也是,倒也冇再繼續糾結。

到了市區,梁文棟先是把魏武送到和春堂,然後纔去了市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