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九章活死人肉白骨

魏武和那名保姆一道把病人推進了裡間的診療室,並配合保姆將病人抬到床上。

然後,他從懷中拿出一根銀針,用真氣炙烤銀針消了毒,隨後在病人的手腕上紮了一根銀針,調出真氣在病人的體內開始搜尋。

他的真氣暫時還無法直接通過身體輸入他人的體內,隻能通過銀針。

一會功夫,魏武便收起了銀針,然後吩咐保姆將病人下邊的衣服脫光,上衣隻是略略掀起,露出小腹。

隻見病人的全身瘦骨嶙峋,關節凸起,就跟學校用於教學的人體骨架毫無二致,但那個地方又有些不同尋常。

這時周詩文推著小車敲門進來,小車上放著魏武需要的玻璃瓶,還有兩個不鏽鋼托盤,一個放著煮好的銀針,一個上麵放了各種手術器具。

魏武示意周詩文手托放著銀針的托盤站在床邊,然後取出銀針,圍繞著那個地方緩緩下針。

先是離得較遠,從上腹部開始,紮了一個圈,然後再往內收了一些,再紮了一個小一點的圈,再收,再紮圈……

這時周詩文和那個保姆都驚奇地發現,病人那裡突然無風自動起來,像是有什麼東西在裡麵一樣。

隨著魏武所紮的針圈越來越小,動靜也越來越大。

那保姆看到了,吃驚地指著那裡,欲言又止。

想著這樣指著小姐那裡,實在有些大不敬,慌忙放下手,縮到輪椅後麵去了。

魏武則是麵露欣喜,拿過玻璃瓶,取下瓶蓋,對準那個地方,用銀針不停地撥動。

很快,周詩文和保姆都發現,似乎有一個透明的東西被魏武撥進了瓶子,跟著一切就平靜了下來。

魏武蓋上瓶蓋,取下銀針,思索了一下,又囑咐周詩文將玻璃瓶拿去,放在蒸鍋裡蒸二十分鐘後拿進來,並特意叮囑她中途務必不要打開瓶蓋。

待周詩文出去後,魏武示意保姆給病人穿上褲子,又讓她脫去病人的上衣,隻留下一件抹胸,然後讓保姆扶著病人坐起身。

魏武換了銀針,給女孩前胸後背都紮上十幾根銀針。

再走到前麵,示意病人平伸雙掌,在她兩隻掌心各紮一針。

然後捏住針尾,將一冷一熱兩股內力透過銀針注入病人體內,修複女孩全身臟腑和肌膚。

當然,魏武控製並削弱了兩股內力的強度,否則病人哪裡受得了!

約莫二十分鐘過後,周詩文推門進來了,魏武便收了功,接過魏武遞過來的玻璃瓶。

玻璃瓶裡麵有大約兩小杯液體,魏武打開瓶塞,加進去一些溫水,搖晃了幾下,便讓女孩喝下。

然後再次捏住針尾,注入真氣替女孩調理。

很快,也就五分鐘左右,周詩文驚訝地發現,那病人的麵頰似乎豐盈了許多,眼眶似乎也不再恐怖得凹陷,眼神也漸漸有了光彩。

又過了十幾分鐘,女孩愈加精神,麵部和全身的肌肉也充盈了很多,皮膚不再皺巴巴的貼在骨頭上。

那保姆也發現了自家小姐的變化,忍不住掩麵而泣,又不敢發出聲音。

魏武此時全身已經被汗水打濕,那女孩也是一樣。

又持續了二十分鐘左右,女孩已完全恢複了人樣,隻是稍微顯得有些瘦削。

魏武這才收了手,示意保姆扶女孩去衛生間,然後和周詩文開門走了出去,並隨手掩上了房門。

診室的門口擠滿了人,翟老先生見到二人出來,急急地迎上來,問道:

“怎麼樣,知秋呢?不是說盞茶功夫嗎,怎麼這麼久?”

周詩文還冇從震驚中恢複過來,隻是喃喃地唸叨:

“大變活人了,真是大變活人了。”

翟老先生不解,眼睛看向魏武。

魏武笑了笑,說:

“翟小姐出了很多汗,衣衫儘濕,正在裡麵衛生間清洗,請安排人給她準備一身換洗衣服。

本來治病早就結束了,是我看翟小姐身體虧空得厲害,便給她調理了一下機體。

又把那害她的那個寄生蟲蒸熟了給她服了,也算是那蟲子給她的回報吧。”

本來魏武哪有如此好心,隻不過想到異寶玄女樹必將為自己所得,心情大好,覺得自己得了這麼大的便宜,自然要給人家一點好處。

再說,隻要找到那棵玄女樹,應該還會有其他寄生的蟲子。

最重要的一點是,兩位山南省醫療衛生屆大佬在呢,他得好好掙個印象分,說不定就可以順利拿到行醫資格證了。

接著魏武又回頭衝周詩文說:

“你看能不能弄點麪條雞蛋什麼的送進去,分量要多一點。

翟小姐一會洗完出來,應該要吃很多東西,先墊一下。”

周詩文還冇完全從震驚中恢複過來,聞言連忙跑了出去。

翟老先生安排保鏢去樓下取來衣服,敲門送給那保姆。

魏武也到隔壁的衛生間仔細沖洗了一下,順便運功恢複,等他收功時,門口一個保鏢敲門也給他送來了一身衣服。

魏武換好衣服從隔壁過來,就見周詩文捧著一個很大的空碗,從裡間開門出來了。

眾人都惴惴不安地等候著,也不敢多問,見到病人再說吧。

等到診療室的門再次打開,就見那女孩不再是坐在輪椅上,而是由保姆攙著走了出來。

再看女孩的麵容,已經恢複了六七分人樣,隻是看上去還是很瘦削。

不過麵部已經有了一些肉,隻是下巴略尖,顴骨有些突出,臉上的紅潤也變得正常了。

老先生見狀,激動地抱著孫女老淚橫流,那女孩也是喜極而泣,抱著老先生嗚嗚的哭出了聲。

眾人看到病人頃刻之間模樣大變,都被驚得目瞪口呆。

半晌後,翟老先生放開孫女,拉著孫女就要給魏武跪下,魏武慌忙拉住,連稱“使不得”。

老先生見魏武堅持不受孫女的大禮,衝著魏武深深一輯,道:

“先生之神技,先生的大德,還有秋兒的活命之恩,老朽祖孫永世不忘!”

這時文老再也耐不住了,問出了所有人的疑問:

“太不可思議了,這不就是傳說中的活死人肉白骨嗎!

小魏,這孩子到底患的什麼病?

你怎麼給人治好了病,還讓她瞬間長了這許多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