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六章不斷變換的劇情

這邊魏武的雙手剛剛被銬住,便聽見身後傳來龍二的招牌嬉笑:

“嘿嘿,小子,跟我鬥?

你還嫩了點!”

魏武心知不妙,卻也不敢輕舉妄動,慢慢地轉過身來。

就見一名搶手拿槍把李玉葉母女以及段華仁逼到了牆角。

另一人舉槍對準了魏武,離了至少五米,生怕他暴起發難。

魏武一看這架勢,已經明白了大半:

“你們不是警察?”

龍二一邊忍痛拔出身上的竹簽,一邊嬉笑著說:

“你錯了,他們還真是警察,如假包換!

不過,他們被我收買了,或者說,是打入警察內部的臥底!”

魏武被這傢夥氣樂了,這傢夥還真是個人才,這時候還不忘了幽他一默。

“嘿嘿,魏武,想不到吧?

不過老實說,我也冇想到你會出現。

外麵這兩個警察兄弟,是用來防止有人被驚動了,過來多管閒事的。

現在卻是派上了大用場!

所以,我還得改一下劇情:

你,魏武,因李小建和李國盛父子陷害入獄十四年,出獄後懷恨在心。

同時,因為李國勝大哥魏振東強占你家的房屋,於是,你便遷怒李國勝老家的幾個兄弟,一直伺機報複。

那天,你仗著一身功夫,逼迫李小建的妻子李玉葉,讓她故意不關閉燒水爐,引發火災,並因此燒死了段華仁的父親,並嫁禍魏玉虎。

就在昨天,段華仁發現了端倪,於是找到李玉葉落腳的城中村,與李玉葉對質。

於是,你便一不做二不休,把段華仁和李玉葉的女兒扔到樓下摔死,又掐死了李玉葉。

偽造成段華仁殺了母女兩再跳樓自殺的假象。

碰巧,這兩位警察中的一位,遠遠見到這邊早已廢棄的城中村裡有燈光,心生警惕。

便喊來同事一起過來看看,恰好看見你殺人的一幕。

最終,你頑抗拒捕,還用竹簽襲警,被當場擊斃,死有餘辜。”

說完,那傢夥自己給自己鼓起了掌,笑道:

“好!精彩!天衣無縫!

我特麼太有才了,咋不去當導演呢?”

魏武也被他的急智所折服,特麼的這小子的確有才!

“你怎麼知道我是魏武,還有你和四狗子、八狗子他們是什麼關係?”

“嘿嘿,想套我話了?

二爺生性謹慎,雖然勝券在握,不該說的也不會多說一個字!

你就死了心吧。

警察同誌,可以動手了,夜長難免夢多!”

兩名持槍男子聽了,獰笑著衝魏武舉起了手裡的槍。

跟著就聽“噗、噗”兩聲。

隻不過,倒下的卻不是魏武,而是那兩個打入警察內部的臥底!

魏武視力好,就見一個身著黑衣黑褲的人影從視窗一閃而過,冇做半分停留。

雖然那人動作很快,不過魏武卻是看到了,那人正是翟知秋的師父老華!

剛纔,魏武轉過身的時候,就已經聽到了窗外的輕微呼吸聲。

而且,他從氣味上已經分辨出隱身窗外的正是老華,所以纔沒急著與兩個拿槍的傢夥拚命。

他吃了一次虧,自然不會再犯第二次,所以,他一直仔細聽著周邊的動靜呢。

這回,魏武很謹慎,他迅速跨過去,起腳踢飛了兩支手槍,這才轉身看向龍二。

“你,你小子還有幫手?”

這回,龍二爺的招牌嬉笑不見了,聲音滿是驚怒,不過也隻是轉瞬間,接著他還是笑了出來:

“魏先生,你看咱們做個交易如何?

你看。你的手裡冇有任何證據,我這還有倆警察呢,他們的話比你有分量,所以就算你們幾個指證了,又能怎樣?

要是我們倒打一耙呢?有兩個警察作證,我的勝算可要比你大得多。

要我說,你還不如拿上一筆錢,和你那閨女過衣食無憂的快活日子,你說呢。”

魏武再次對這小子刮目相看,特麼的真是不折不扣的人才!

正像這小子說的,這場戲,他還真不占上風!

他這邊,四個人,還有一個孩子;對方,十一個,關鍵還有兩個警察。

隻要他們死不認賬,甚至倒打一耙,加上兩個警察作證,還真有點說不清!

魏武冇有說話,還是先解開手上的銬子再說吧。

兩個臥底早就昏厥過去了,襲擊他們的是兩粒石子,擊中的是他們背心的天宗穴。

魏武從其中一個臥底身上翻出手銬的鑰匙,開了銬子,正思索著怎麼應對呢,“叮咚”,他的手機響了一聲微信提示音。

這都下半夜了,誰會給他發微信?

魏武拿出手機點開一看,是老華,發的是個語音檔案。

魏武馬上就明白了,這個華前輩,真是給力!

於是,他慢慢走到龍二的麵前,點開了微信:

““你錯了,他們還真是警察,如假包換!

不過,他們被我收買了,或者是是打入警察內部的臥底!”

……

“嘿嘿,魏武,想不到吧?

不過老實說,我也冇想到你會出現,外麵這兩個警察是用來防止有人被驚動了過來多管閒事的。

現在卻是派上了大用場!

所以,我還得改一下劇情:

......”

“你便一不做二不休,把段華仁和李玉葉的女兒扔到樓下摔死,又掐死了李玉葉。

偽造成段華仁殺了母女兩再跳樓自殺的假象。

……”

“你,你,你小子還錄了音?”

這回,那小子再也笑不出來了!

“怎麼樣,你這個導演也不行啊,怎麼能不斷地換劇情呢?”

說完,魏武冇再理他,拿起剛纔他放床上的雙節棍,遞給了段華仁,示意他看好龍二。

然後走出去,在樓梯口給劉振國的秘書小桂打了個電話。

小桂的電話接得很快:

“魏,魏大哥嗎?”

“嗯,是我,小桂啊,這麼晚還冇睡?”

“嗯,是的,劉市長在開會,還冇結束,我當然也冇下班。”

“哦,這樣啊,那正好,你請劉市長聽電話。”

過了一會,電話裡傳來了劉振國的聲音:

“怎麼了?魏武,這麼晚了,遇到什麼事了。”

“真不好意思好,劉哥,這時候還打擾你休息。

是這樣的,我遇到個殺人未遂的案子,人被我救了,不過對方有槍。

我覺得有點嚴重,市裡的警察我都不認識,隻能打給你了。”

接著,魏武便把晚上睡不著,出來轉悠時無意間聽到李玉葉的呼救,以及後麵的事在電話裡簡單地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