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八章女生外嚮

劉振國離開後,魏武就在車上接受了警察的詢問,做了詳細的筆錄。

等筆錄做完,天已經大亮,他便獨自步行回到富通大酒店,洗漱了一番,吃過早飯,便去向翟老先生一行告彆。

他打算一會去藥廠看看周詩文有冇有安排新藥的試生產,看看那些方子製成藥丸後的藥效流失情況,以便於日後再調整藥方。

翟老先生一行包下了酒店的頂層,保鏢把魏武帶到一個房間門口。

敲開門,發現裡麵是個總統套房,有專門的會客室,魏武跟著保鏢進去,發現朱書記也在。

朱書記一大早就來請翟老,邀請老先生到神山各地走走看看,考察一下神山的投資環境。

本來昨晚吃飯時,龍市長也說要來的,應該是淩晨發生的事,讓他脫不開身吧。

朱書記看到魏武,眼裡滿是笑意,還邀請魏武跟他們一起去開發區和下麵的縣市看看。

魏武推說自己有事,婉言謝絕了。

這時,翟知秋也過來了,趁著朱書記和爺爺說話的機會,翟知秋把魏武叫到了隔壁自己的房間。

她今天的狀態更加好,除了略顯瘦削,已看不到任何病態,那嬌豔脫俗的模樣讓魏武不敢直視。

她和保姆住著一個大套間,進門也有一個十分寬敞的會客廳。

翟知秋從裡間拿出一個雙肩包,從包裡拿出一個布條纏著的長條狀的東西。

拆開布條,是兩根長五六十公分,兩頭尖細的黑色金屬棍,中間還各有一個小環。

翟知秋說那東西叫峨眉刺,是一種不常見的武器。

她聽魏武說,他的真氣隻能通過銀針才能離體,便想到她無意中得到的這對峨眉刺,和銀針也差不多,隻是大了一些。

她覺得,也許魏武也可以讓真氣透過峨眉刺,那樣的話,殺傷力就大了很多。

魏武這次要長時間進山采藥,又是杳無人煙的深山老林,難免會遇到意外的危險,有了這件武器禦敵,至少聊勝於無吧。

魏武笑著說:

“翟小姐,謝謝你的關心,這東西雖好,可我不會用啊,這中間的圓環是乾什麼的?。”

見魏武有些迷茫,翟知秋便笑著給魏武做起了示範,她將兩手的中指套進兩個小環,手指輕動,那峨眉刺便跟著旋轉,寒光耀眼,然後說:

“就是這樣了,很簡單的,兩頭都可以刺向對方,不過具體的套路我也不懂,我就是覺得,你的真氣可以透過銀針,這峨眉刺就是放大的銀針,說不定也可以透過呢”。

說完,翟知秋把峨眉刺遞給魏武。

魏武依樣套上,運氣試過,還是無法發出真氣,不免有些泄氣。

於是摘下指環,用手握住中間,再次運氣一試,就見兩道半尺長短的寒芒從兩頭的尖刺透出,寒氣逼人。

魏武心中大喜,又換左手試過,一樣可以讓真氣外泄,自是愛不釋手。

翟知秋也替魏武高興,興奮地說:

“這對峨眉刺是我在一次旅遊時,在一個山洞裡撿到的,師父說這是天外隕鐵打造而成,堅不可摧,尤其是兩頭的尖刺異常鋒利。

你馬上要獨自出去采藥,就送給你防身用。”

魏武確實喜歡這東西,也不好推辭,便笑著表示感謝。

這時,老華也敲門進來了,魏武連忙說:

“華前輩,昨晚謝謝你解困,要不是你,說不定我這條命就交代在那了。”

翟知秋吃了一驚:

“怎麼回事?你昨晚遇到危險了?”

於是魏武便把昨晚的事大致說了一遍,當然隻說了前半段,後麵隻說是報警交給警方處理了。

老華笑著說:

“我也是趕巧了,昨晚我照例在附近找了個公園練功,收功的時候就聽見有武林人士飛快掠過的風聲,出於好奇,就跟了上去。

誰知那人速度太快,我竟然跟不上。

好在那人進了一個城中村就停了下來,我跟過去一看,才知道是你,同時也發現了那幫傢夥。

於是我便躲在暗處,看你處置,後來的事你都知道了。”

翟知秋聽完,非常地後怕,忍不住嗔怪道:

“你怎麼那麼不小心呢?要不是師父跟在後麵,就不堪設想了,以後可彆再晚上到處亂跑了!”

那語氣,像極了小媳婦埋怨丈夫的模樣,魏武聽了忍不住心神一蕩。

老華笑著說:

“其實也冇那麼嚴重,小魏的功力極深,比起我來有過之而無不及,隻是經驗不足罷了。

當時就算那兩人開槍,也傷不了他的要害,那兩人也一定會被反殺,隻是小魏受傷也不會太輕。

總之,小魏就是臨場經驗太少,再就是缺乏應敵的手段。”

“前輩說的冇錯,我是一點武技都不會。”

“哦?那你一身恐怖的真氣哪來的?”

於是,魏武也冇有隱瞞,把他得了師父的大金蛋一事說了,身上那奇怪的經脈以及後麵被神秘老人淬體的事他冇說。

老華沉吟片刻道:

“原來如此,難怪你的修為遠在我之上,速度也是快得匪夷所思,但身法卻是十分笨拙,就是像平常人那樣,邁開腿死勁跑。”

翟知秋聽了掩嘴“噗嗤”一笑,正是嫣然一笑百媚生,魏武不由看得癡了。

就聽老華繼續說:

“這幾天知秋的爺爺應該會留在神山考察,要是你不嫌棄的話,我便教你三天的武技。

我師門的功法一般,所以十分注重武技和身法。

這些恰好都是你欠缺的。”

魏武當然願意了,正要說謝謝呢,卻被翟知秋搶先一步道:

“那就謝謝師父了,你那個“無影鬼手”‘**鬼步’“追風鬼影”最合適啦。

就教魏大哥這三樣好了,剛好三天,一天學一樣。”

“你這個鬼丫頭,真是女生外嚮啊!這三樣可是師父壓箱底的功夫呢。”

一句話說得翟知秋漲紅了臉,嬌嗔一聲:

“師父。”

說完,拿手死勁揪著衣角,還拿眼睛飛了魏武一眼,那神態,要多嫵媚有多嫵媚。

魏武看得心頭亂跳,連忙低下了頭,假裝冇聽見,也冇看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