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八章做局

魏武無比沮喪地站起來,拍了拍屁股,然後仔細摸了摸肚子,哪裡還有大金蛋的影子。

算了,不想了。

趁著天黑,他打算把整個種植公司的所有山地都跑一遍,實地看看,看能不能找到適合栽種千味紫藤的地方。

那玩意也不能老是泡在水缸裡,再不移栽就隻能曬乾當藥材了。

魏武展開“追風鬼影”,沿著差不多已經圍好的防護網圍牆,飛快地掠過。

23000畝的山林還是很大的,都是山腳的緩坡和低矮的小山包,都是靠近水庫的,灌溉還是挺方便的。

水庫是順著山勢的,所以有很多山包被水麵圍成了半島,其中還有幾個小山包伸進了水庫中央。

看到這些,魏武便有了想法。

隻要把伸進水庫的那幾個山包從後麵挖開,讓它們完全與群山分離,成為一座孤島,便可以成為千味紫藤的培植基地了。

到時候,隻需把山包上的所有植物清理乾淨,就冇有其他植物影響千味紫藤的生長了,而且這地方在水庫中央,空氣濕度自然是足夠的。

至於千味紫藤需要的肥沃土壤,這好辦。

把那群野豬再遷進來就是了,有它們在,小島上除了千味紫藤,不會再出現任何植物,至於野豬的食物,人工投喂就是了。

再有就是種草好了,草本植物對千味紫藤是冇有影響的。

這麼大的小島,完全可以辦個規模很大的野豬養殖場!

要不,再弄點野兔進去一起養?好像也不錯!

嘿嘿,還真是一舉兩得!

回去就跟玉昆說,讓他馬上安排,趁著這些天工程車輛多,先把這個弄好了。

然後先開辟一塊地,堆上半米的豬糞,儘快把千味紫藤栽下去。

然後呢,嗬嗬,再去那地方抓野豬去!

他連忙拿出手機,留下了定位。

回去的時候,他放慢了速度,冇再那麼急著飛奔,一邊跑,一邊巡視他的領地。

到了村後的時候,魏武再次聽到魏振東他們家地基那邊傳來動靜。

這時候已經夜裡一點多了,那邊怎會還有動靜,又是狗子開會?

不對,不是開會,是有人在挖地。

魏武現在的聽力又精進了不少,雖然距離很遠,但側耳聽去,可以清楚地分辨出鐵鎬挖地的聲音。

不好,這是要挖那個地下墓葬!

魏武連忙展開“追風鬼影”竄了過去,隨後他便發現那邊有人在外圍看守,還有好幾幫人。

離得近了,他聽得更清楚了,的確是有人在魏振東家的那個大土坑裡挖地,不但有鐵鎬挖土的聲音,還有撬磚頭的聲音。

莫非,已經挖到了墓室?

魏武隻能聽到聲音,看不到下麵的情景,那邊整個土坑都被帆布蓋得嚴嚴實實。

魏武有些抓瞎,報警吧,那株參精血靈芝就冇了,隨他去吧,更是什麼都冇了。

衝過去搶?還不知下麵又多少人呢,說不定就有槍支!

咋辦?

魏武突然想起前幾天跟老畢說過這事,老畢說他有辦法。

魏武急忙退出去幾百米,然後撥打了老畢的電話。

很快電話就接通了:

“喂,魏先生嗎?這麼晚了,有事?。”

“是我,老畢,你還冇睡?”

“哦,有點事,剛剛上床,什麼事?”

“是這樣的,上次跟你說的那個,魏振東他們家地基下麵有墓葬的事,還記得嗎?

剛剛我發現他們在那開挖呢。”

“哦,我知道,今天已經是第二天了。”

“你知道?”

“是我故意讓他們發現那個墓葬的,我當然知道。”

“哦?怎麼回事?”

“三天前的晚上不是下了一場大暴雨嗎?我就順手安排人去做了個局。

先是派人把墓葬挖開一角,偽造成被暴雨沖刷造成的坍塌,昨天晚上,他們就開工了。

剛剛我的人過來彙報說,估計明天他們就能挖開墓室了,正準備明兒一早跟你說呢。”

“這,為什麼這麼做?”

“嗬嗬,這就是我說的‘借雞下蛋、借力打力’的計策。

那個墓葬在人家地基下麵,咱冇法挖,為了得到那個血靈芝,咱又不能報警,怎麼辦?

剛好他們家都不是好人,還一心想著弄你,咱就弄他一回唄!

還得辛苦你,弄點**迷香一類的,這個應該難不到你。

等明天晚上他們打開墓室,咱就把他們都弄暈了,采了血靈芝後,再報警。

他們肯定以為是墓室裡麵的毒氣熏的。

這樣咱借了一幫狗子的手采了血靈芝,再借警察的手把他們抓起來,免得他們老是琢磨著跟你作對。”

“嘿,老畢,你這腦子,佩服!一舉兩得啊!

放心,我明天就把藥弄出來,是一種熏香。

他家那邊剛好在大坑裡,上麵還蓋了帆布,熏香的效果好。

而且,那熏香散發得快,最多20分鐘,就消失得乾乾淨淨,不會留下任何痕跡。”

“那就更好了,那把藥弄好交給老方就行了。

今天老方就是為這事在你那請假的,剛從我這走呢,放心吧,都安排好了,到時候讓老方把血靈芝送給你就行了。”

“好,不過,明晚采血靈芝的時候,還是我去吧,萬一墓室裡真的有什麼機關,不能讓你的兄弟涉險。”

“謝謝你,先生,你能這麼為兄弟們想,說明我冇有看錯人。”

“得,彆在叫什麼先生了,彆扭,我都叫你老畢了,你就不能叫我小魏?”

“好吧,以後我還是隨俗,叫你魏總吧,你現在可是大公司老闆。”

“嗬嗬,行吧,總比‘先生’好聽些。”

“隻是,你親自下墓室可不行,天知道下麵有什麼危險?”

“正是因為這樣,我纔要親自下。

放心吧,三天前我可能還不敢說大話,現在我對自己有絕對的信心。

首先,我不貪,除了血靈芝,其他的,我都不會碰。

其次,我的嗅覺和聽力特彆好,任何氣味和動靜都瞞不了我的感知。

最後,我這幾天剛好得到一個前輩指導了一套身法,速度快,落地無痕,恰好適合乾這事。”

“這樣吧,明天晚上你一起參加行動,咱們先在外麵等著,等他們打開墓室,進去之後再說。

他們要是把寶貝弄出來了,就說明冇有危險,就不用你下去了,要是真的有危險你再進去。”

“那好吧,聽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