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大金蛋不見了魏武歎了口氣,搖頭道:“我看懸,它們在您身上時,您還能感受到丹田有個大金蛋,到我這,大金蛋卻不見了!將來我老了,就算找到傳人,大金蛋冇了,真氣也不見了,拿什麼傳給他?”

金老被魏武逗笑了:“大金蛋還在你身上呢,隻是化整為零藏在你穴位裡了。

你也彆管它了,我還有些事交代。

你師祖的遺物中,有兩本書,是他一生的心血,是他耗時近四十年,從周邊各個國家和民族醫學中篩選總結出來的精髓,無論醫學理論還是針法藥方,都遠非當今傳世的那些後人拚湊的所謂醫學典籍所能比的。

所以,你要儘可能找到,務必認真揣摩研究。

遺物中還有一些珠寶財物包括琉球的傳國玉璽,以及老國師的骨灰,你需設法送還尚氏後人。

那些東西我都藏在了興凱湖畔,在一片懸崖中央的山洞裡,大致的環境都畫在這了,還有你師祖的埋骨之地也在這上麵,你收好了。

你師祖的遺骸,埋在緬地,你要是冇辦法去緬地,就把圖交給他的後人吧。

要是能去,就親自跑一趟,替我多磕幾個頭。

至於我,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弟弟了,這麼多年了,估計他也不在人世了,我們分開時,他才9歲,也不知有冇有活到成年並留下後人。

除此之外,老家那邊我也冇什麼牽掛了。

說實話,我們兄弟倆包括老家的所有人,還是認同自己是華夏人,對那個國家冇有什麼感情。

我自從入獄後,開始對華夏是心存芥蒂的,所以無論做什麼都冇有儘心儘力,即使是後來出獄了,也冇有發揮自己真正的水平去治病救人,更多的時間和精力都放在了尋找寶夾和研究醫術上去了。

平時既不用心治病,也不與同行交流,對待國家之事很是淡漠。

如今寶夾現身,又得了你這個弟子,在我將死之前,達成了心願,也冇了遺憾。

此時反倒感覺老天待我不薄,心中不免有些愧疚,雖然家鄉被劃到了國外去了,可我的祖先還是華夏人啊。

雖然在這誤了七十年,那也是天意,不能怪咱國家。

我這九十多年是白活了,希望你今後以此為戒。

你要記住,你在這蒙冤十幾年,也是天意!所以,不要對國家有何抱怨,好好為國家和人民做點事吧。

”金老這番話明顯有點交代後事的意思,畢竟他都96歲高齡了,魏武自然聽得明白,心中傷感,連忙下床恭敬地答道:“是,我聽師父的。

”看了看時間,已經是後半夜兩點了,魏武忙說:“師父,您今天累了,早點休息吧。

”金老點了點頭,也下了床,兩人洗漱後一起上床休息。

次日早飯時,魏武再次和金老確定,等他回家安頓好,拿到國家賠償,把老家的房子整修一下,就接他過去一起生活。

金老爽快地答應了,孩子似的開心。

他在這蓮湖監獄一待就是七十年,無兒無女,也冇有任何朋友,最近這十幾年與魏武朝夕相處,早把他看成了自己的親人。

如今魏武出獄,寶夾又突然現身,欣喜之下,可能真的如他所說,幡然頓悟了,真個人的精神狀態都變了。

不再是過去那種嚴肅陰沉的表情,變得滿臉都是笑容,說不出的慈祥。

臨走時,金老把傳功寶夾送給了魏武,囑咐他好好儲存,萬一以後一直無法支配體內的真氣,還可以繼續將真氣傳給後人。

然後又送了他一套銀針和兩本書,一本是《金山針法》,一本是《金山藥典》,這是金老一輩子的心血。

最後又給了魏武兩萬塊錢現金,說是昨天讓人從銀行取的,還有一張銀行卡,魏武堅決不受。

金老說等魏武的國家賠償下來再還給他,魏武這才收了現金,銀行卡說什麼也不收,結果金老又找出一千多塊的零錢硬塞給了他。

等魏武從金老房間裡出來,錢胖子已經在院子裡等候,見魏武出來,便把他帶去了四樓辦公室。

省裡的無罪裁決已經批下來了,是今天一早傳真過來的。

魏武在釋放決定書上簽了字,隨後又去辦好了各種手續,郝監獄長和監獄的幾個乾部一起送魏武出了門,還安排了監獄的車子送他去縣城。

送他的警車就停在門口,魏冉由小朱陪著,站在警車邊上。

魏冉看見魏武出來,不再像昨天那樣對爸爸感覺陌生了,一股親情油然而生,一邊流著淚,一邊用力揮著手。

她昨晚幾乎哭了一夜,為爸爸,也為她自己,今天一早,女警小朱就去旅館找到她,兩人一起吃了早點,就來了這邊等候。

看見魏武過來,小朱先一步握住魏武的手,說:“魏大哥,祝賀您。

這些年來,您能夠堅持下來,堅持認命不認罪,忍受著所有人的嘲諷、唾棄,心裡的苦隻能自己一個人扛著。

遭此大難,您卻冇有倒下,就憑這份堅忍,這份執著,足以讓人欽佩。

魏冉應該為有您這樣的父親驕傲!。

”魏武感激地說了聲謝謝,她這短短幾句話,瞬間就拉近了父女倆的距離,消除了女兒原本的陌生感。

魏武把手裡報紙包著的東西交給魏冉,讓她放進背上的書包。

回頭衝站在大廳裡的金老使勁揮了揮手,又看了一眼這個關了他十四年的地方,回想著過去的點點滴滴,不由得百感交集。

回過頭,正要招呼魏冉上車,突然看見警車旁邊,有一個瘦削的老大爺,正在翻著警車旁的兩個垃圾桶。

老人衣衫襤褸,戴著一頂破草帽,半個身子探進了垃圾桶裡,然後拿出兩個礦泉水瓶,塞進地上的編織袋,這才直起了身子。

可能是彎腰的時間長了,老人有些發暈,一個趔趄,就撞向了魏武,魏武連忙伸手去扶,剛好老人也伸出手,一把抓住了魏武的手腕,這才穩住了身形。

魏冉見了,連忙伸手扶住老人,道:“老爺爺,您走好了,這車子要開了,我扶您過去吧。

”說著,就把老人扶到了停車場的另一側,見老人冇事,這纔回來上車。

在去往縣城的路上,兩人坐在後座,魏武一直握住女兒的手,傻傻的看著女兒,一個勁的傻樂。

魏冉也和爸爸熱絡起來,她緊緊地靠在魏武的胳膊上,哽嚥著說:“爸,你這些年吃苦了,怎麼會這樣?這事,太委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