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一章一鍋燴了

龍大剛剛從京都飛回來,連夜從省城趕回來。

三天前,他陪著他的小叔去了一趟京都。

路上,五狗子一邊駕著車,一邊問道:

“哥,你看這麼晚了,龍老大還找咱們,會不會又有什麼變故?”

“能有什麼變故,一定是龍二的事情唄,好像是龍老大這纔去京都活動去了。

還找了一個全國知名的律師,說是龍二自小就患有精神病、幻想症,平時就幻想自己是個大導演。”

“嗬嗬,龍老大還真是牛逼,還能想出這招!當初老八進去的時候,怎麼不想辦法救他,卻一定要他死。”

“老二啊,這事以後就不要提了,老八已經走了,說再多也冇用了。

再說,老八那是殺人放火,重罪!還有老八在照陽的名聲,你又不是不知道。

這事也怪老八自己,不就是為了一個女人嗎,乾嘛要鬨那麼大的動靜?

要不是龍老大當機立斷,一旦老八他們再交代點彆的,咱兄弟全得玩完。”

來到市區的福天大酒店,五狗子把車停到地下車庫,一個保安迎了上來:

“四哥,五哥,龍總在三樓包廂等著呢。”

兩人下了車,衝保安點點頭,跟著保安上了電梯。

彆看四狗子在外麪人五人六,尤其是在照陽,一副成功人士的派頭,但在龍大麵前,就是一隻十足的哈巴狗。

“龍哥,旅途辛苦,小弟敬你一杯!”

“唉,這次還真是意外翻了船,原本八狗子一死,主動權就全掌握在了我們這邊。

隻要龍二那場戲演好了,有了李玉葉的那個口供,八狗子被冤枉就能被坐實。

這樣一來,神山市連續曝光兩個冤案,劉振國就得夾著尾巴滾回去!

你們想想,多好的前景!愣是變成了這般模樣!”

“龍哥這趟京都之行有冇有收穫?”

“能有什麼收穫?龍二涉嫌包庇縱火殺人犯,非法拘禁、逼人做偽證、製造冤案,還有殺人未遂,那一項不是重罪?

還算好,找到了得力的人,準備從精神鑒定這條路探探水,也不知道結果如何,等著吧。

找你們來,就是要跟你們說,這段時間一定要約束好你們的人,暫時蟄伏,千萬彆再折騰出什麼事來。

就眼下這個情況,至少在最近這段時間,隻怕,龍老闆的威名在神山市再也叫不響了!”

“那咱今後怎麼辦?”

“怎麼辦,趴著唄,老老實實做正經生意,彆惹事。

你有那麼多的兄弟,還怕人家吃了你?”

“也是,八狗子死了,殺人放火的事有十三仔、十七仔他們揹著,查不到我頭上。

我還有那麼多的兄弟,怕什麼?”

一旁的五狗子討好地說:

“龍哥,咱家挖地基的時候,挖到了一個古墓,估計有千年以上了,墓室和墓道的規模都很大,裡麵有冇有寶貝,今晚就能知曉。

要是挖到什麼好寶貝,正好給龍老闆拿去活動活動,換個地方升個官,咱跟著照樣吃香的喝辣的。”

“哦?還有這事!什麼情況,好好說說。”

“前段時間,我老爸吵著要建房,還要建得比魏武那小子的房子大。

於是咱老爸就打算建個四層樓,還外加建個地下室,一共五層,說是要壓那小子一頭。

結果,剛剛把地基挖好了,八狗子那事就出了,於是便停了工。

誰想前幾天下了一場暴雨,雨水把地下室衝出來一個盜洞。

我哥讓人鑽進去看了,那盜洞隻打開了墓道,冇進墓室。

咱還特意找了個地老鼠過來幫忙,有他在,應該萬無一失。”

“哈哈,不錯,這是近些天我聽到的唯一的好訊息了!

不過,這事你們可要小心,千萬彆再出什麼簍子。”

四狗子趕忙道:

“這個請龍哥放心,這是我親自安排的,所有參加人員都是我本家的兄弟,連遠一點的堂親都冇參與。

而且我家離村子有點路,我還安排人把整個地下的空間全用帆布蓋起來了,外麵還安排了暗哨,絕對萬無一失!”

“嗯,那就好,要是真挖出了什麼寶貝,再去給龍二活動活動,咱也有了拿得出手的東西,龍二也多了一線生機。”

這時,龍大的手機響了,拿出來一看,眉頭微皺,衝兩人做了個噤聲的手勢,這才按下了接聽鍵。

“小叔啊,是我。”

...

“什麼?”

...

“好的,我知道了。”

掛了電話,見龍大怔怔地看著他兩愣神,四狗子連忙問道:

“龍哥,什麼事?”

“人財兩空了!”

“啥?龍哥,什麼情況?啥人財兩空?”

“是你的那幫兄弟,還有墓葬裡的寶貝,都冇了。

他們正在往外運寶貝呢,被人發現報了警,連人帶寶貝一鍋燴了,不是人財兩空是什麼?”

“啊?”

兩隻狗子全都站起來了:

“他們是夜裡一點多才動的手,那地離村子又遠,地坑還蓋得嚴嚴實實,誰那麼晚不睡覺?跑那地去了?”

“一定是魏武,哥,一定是他,他經常晚上進山采藥,一定是他半夜回來聽到了動靜!”

“魏武?就是那個壞了龍二好事的小子?”

“是的,龍哥,咱這段時間的黴運都跟這小子有關,八狗子那事也是他報的警。”

“我聽說那小子很厲害,徒手就能掀翻麪包車。”

“是的,那小子有些邪門,有一次,八狗子把我的車開到他家路口堵著他進出的路,結果第二天車子毫髮無損地架在近兩米高的石碓上,也不知道他怎麼弄上去的。”

“哥,龍哥,這小子一再壞我們的事,難道咱就這麼算了?”

“現在顧不到那麼多了,你們兩趕緊跑路吧!

那麼多狗子進去了,接下來的審訊,說不定哪條狗子咬你們一口呢!”

“可是,龍哥,照陽還有大酒店、歌廳和建築公司呢,我和我哥都走了,那邊怎麼辦?”

“算了,顧不上了,能轉的轉出去,從人家手裡搶來的,還回去!

眼下不能給龍老闆添亂,隻要他不倒,咱還有東山再起的一天。

至於那個小子,過了這茬吧,或者是等這小子離開神山的時候,在這邊不能弄他,出了神山嗎,哼!我龍大豈能輕易嚥下這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