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二章解石

第二天一早,魏武又去了玉龍家,給玉龍紮了一次針後,就去鎮上找老畢。

玉龍的腿基本無恙了,隻需按時服藥,適當出來走動走動,用不了兩個月,便可恢複如初。

大剛的情況也好了很多,他每天堅持早晚練功,不僅真氣精純了不少,腦子也得到了部分修複,尤其是力氣又大幅增加了,魏武覺得,大綱練氣就是在無限製地開發力量的極限。

五嫂這些天每天都跟大剛的三輪車,去富通大酒店學廚,公司這邊燒水的任務交給了來應聘的幾個大媽。

他們家的房子明天也要拆了,重新蓋新樓。

魏武讓他們搬到自家的小樓,他們卻死活不願意,而是住進了建築工地這邊的工棚,說是順便看著工地。

玉龍說,工地上那麼多的建築材料,就算他們家的房子不拆,他也要搬過去看著。

離著老畢住的小樓很遠,魏武就聽到那邊傳來刺耳的“吱吱”聲,進了老畢租住的小院,魏武冇看見老畢,那聲音是從二樓傳來的。

聽到這奇怪的刺耳聲響,魏武嘟嚕著問了聲:

“這是乾嘛呢?這麼吵?”

樓下有個年輕的壯漢,前幾天抬著老畢看風水給辦公樓選址的時候,魏武見過。

“魏總來了,老闆在樓上切石頭呢。”

“切石頭?”

魏武有些奇怪,冇事切什麼石頭?

跟著,魏武便邁上了二樓,就見樓上的房間裡擺滿了石頭,整個房間都瀰漫著灰塵。

老畢坐在輪椅上,一手拿著塊十來斤的石頭,另一隻手拿著一支粉筆,認真地在石頭上畫著什麼。

旁邊是那天抬他的另一個年輕人,正在擺弄著一台機器,那刺耳的聲響正是從那個機器裡傳出來的。

魏武走過去好奇地問道:

“乾嘛呢這是?”

老畢抬頭道:

“呦,魏總來了,快過來,來切石頭玩。”

魏武這才注意到,這些石頭都是昨天老方纔拉過來的,上次九龍湖那個老頭硬塞給他的。

老畢說這都是翡翠原石呢,這麼說,這就是所謂的解石咯。

魏武好奇地湊上前去,就見地上已經有十多塊畫好線的石頭,一旁的矮桌上還放了好幾塊綠色的,有點像玉又有點像玻璃的東西,應該就是翡翠了。

魏武看了看,笑著問道:

“這就是翡翠了?都是你們切出來的,怎麼樣,有冇有垮掉的?”

他不懂翡翠,更不懂賭石,說話也就冇有什麼顧忌。

“嘿,彆亂說話,你應該問是不是都暴漲了。”

“好吧,是不是都暴漲了?”

“那是,切了這麼多,全都見綠的,最差的也是正陽綠,怎麼樣,老畢我的眼光還是不錯的吧?”

魏武拿起一塊茶碗大小的看了看,顏色比翠綠淺,帶有點黃色的意思,很均勻,透明度也很好,便笑著問道:

“就這塊,能值多少錢?”

老畢接過去拿手掂了掂說:

“這是塊冰種正陽綠的料子,五斤不到,整塊料子冇有一點瑕疵,能出8跟鐲子,外加好幾塊大牌,兩千萬出頭吧。”

魏武嚇得腿一軟,差點跪下了:

“就這個?跟茶碗差不多,就能買2000萬?彆是唬我吧?”

“嗬嗬,這種成色的料子,如今可不多見,要是上拍的話,3000萬也能到。”

“哇塞!這麼值錢?那其他這些呢?”

魏武指了指矮桌上的其他“玻璃”。

老畢把桌上的十多塊翡翠扒拉成三堆,說:

“這五塊跟你手裡的一樣,是冰種正陽綠的;這六塊是冰種飄蘭花的,單價比比你手中的還要高;最後這三塊是帝王綠,可惜都是糯種的,單價嗎,比你手中的貴5倍左右,如果是玻璃種,價格就高了。”

“臥槽,這些石頭這麼值錢?”

“那當然,這些都是老料子,早就絕跡了。”

老畢用手指了指地上那堆還冇劃線的石頭,笑著說:

“你在那邊找一塊,試試手氣?”

魏武可不懂這些,但還是忍不住好奇,便跑過去在石堆裡翻找。

他先是看準了那塊最大的,想了想還是換了一塊中等個頭的,三十斤左右。

既然是試手氣,要是直接拿最大的,難免有作弊的嫌疑,挑塊中等的,才叫試手氣不是。

這時,刺耳的聲響戛然而止,那個年輕人掀開機器上的蓋子,從裡麵抱出一塊四十多斤的石頭,拿布擦了擦,就見那切麵上出現了一團濃豔的綠色。

年輕人咧嘴笑道:

“魏總,老闆,這是冰玻種呢,就不知是不是滿綠了。”

老畢麵露欣喜,道:

“果然是冰玻種呢,這綠也難得,都快到帝王綠了。

小滕,這回就趁著綠色的邊緣切,先朝外切,切不到的話,再切一刀,千萬不要切深了!”

“好嘞!”

年輕人答應一聲,又把石頭擺上了機器,按下電源,刺耳的聲音再次響起。

老畢瞥見魏武抱著一塊石頭,便笑著說:

“呦,這是挑好了?給我看看,給畫個切線。”

魏武把矮桌上的十幾塊翡翠拿到一邊,然後把他挑的那塊三十多斤的石頭放到桌上,推著老畢過去。

老畢拿了個手電筒在上麵仔細照著,翻來覆去地看了二十多分鐘,這纔拿起記號筆,在石頭的邊緣畫了一道線。

隨後低頭沉思了一會,又在線上打了“叉”,再次翻來覆去地看。

一直到那邊的切石機停了,也冇畫出一道線。

那邊年輕人拿布擦了擦切麵,叫道:

“老闆,真是滿綠呢,幸虧切得淺,還是老闆高明!”

“不是我高明,是這批石頭太老了,不能按照現在看石頭的標準來,得放寬很多才行。

你先彆急著切那塊,把這塊先擦了,記住,是擦了,不是切了。

這塊石頭我拿不準,先擦破點皮殼看看。”

“好嘞!”

小滕放下手中的石頭,把魏武挑的這塊搬過去,

這回,他冇有上剛纔那台機器,而是拿出一台小點的設備,開了機後,就抱著設備在石頭上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