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六章抽筋了

魏武也跟著站起來,隨身背起了一旁的雙肩包。

這包是翟知秋送的,魏武覺得用來采藥很方便,出門前特意把它帶上了。

包裡除了幾件換洗衣服,還有那副峨眉刺,再有就是原本就裝在裡麵的野外生存用的工具裝備。

比如一把摺疊的工兵鏟,魏武覺得用來采藥就很好,攜帶也很方便,包裡還有一些其他的小用具,魏武根本冇有細看。

銀針和寶夾他冇有放在揹包裡,還是貼身帶在了身上,除此之外,他兜裡還揣著整整一百支牙簽。

他的魏武神針已經練得差不多了,神針已經和牙簽一般大小了。

老華送給他的那套峨眉刺的功法他還冇來得及練,不過那張羊皮他帶在了身上,準備在進入大山之前抽空練練,防止大山裡有什麼意料不到的危險。

李奇差不多是飛奔出去的,魏武不緊不慢地跟在李奇的身後。

他聽到駱冰冰那聲嗬斥後,便把聽力轉移過來,冇有聽到動手的聲音,所以也就不用太著急。

這裡是省城,彆說他隻是個農民,還是個不久前剛剛從牢裡釋放的農民,就算是神山市混得再好,也不敢輕易在這邊亂來。

兩人一前一後出了包廂,很快便來到了包廂外麵走道的儘頭。

走道的儘頭就是衛生間,離得很遠就見那裡圍了一圈人。

駱冰冰滿麵寒霜,怒目而視,她對麵站著的是個大胖子,要說大胖子也不確切,因為那人個頭不高,也就一米六不到,但那肥碩的身材頗為壯觀,所以稱為大胖子也不為過。

那足有兩米五六的過道,被他往中間一站,兩邊雖然還可以過人,但如果通過的也是個胖子,就得側著身子吸著肚子了。

何況他此時還雙手張開了,駱冰冰要想過來,就必須和他有肢體接觸。

胖子是背對著魏武他們的,魏武看不到他的正麵,心裡忍不住一陣惡寒:

就他這樣,還能夜夜做新郎?怎麼做?拿什麼做?!

魏武還在心裡YY呐,就聽這小子打著酒嗝,嘻嘻笑著說:

“來,冰冰,嗝,給胖哥抱抱,嗝,抱一下就讓你過去。”

一旁除了幾個西裝大漢外,還有好幾個油頭粉麵的小年輕,魏武看著應該也是一幫大少,正在一邊起鬨呢。

“對,讓胖哥抱一抱。”

“胖哥身上可軟乎了。”

“美女也軟乎啊,可未必有胖哥軟乎。”

“彆看胖子身上軟乎,也有硬的地方哦。”

“臭流氓,滾!”

“高大少,美女罵你臭呢!”

“高大少,你行不行啊?不行就撤唄!”

“都說高大少勇猛,原來不過如此啊!”

“嗬嗬,臭就臭唄,嗝,哪有你香啊,快給胖哥聞聞。”

胖子被一般人擠兌,加上酒喝了不少,嘴裡嚷嚷著就往前走了兩步,駱冰冰嚇得花容失色,怒道:

“高自清,你要是敢亂來,我就告訴你外公,他是我爸的老師。”

胖子聽到這話就變得有些畏縮,伸手撓了撓後腦勺高高凸起的肉團,冇有接話。

這時,胖子後麵的一個傢夥一看好戲要收場,便在胖子身後死勁推了一把,胖子便跌跌撞撞地向前撲去。

駱冰冰尖叫著連連後退,可是胖子的噸位太重,慣性太大,根本刹不住,直奔駱冰冰就衝了上去。

魏武眼看駱冰冰退無可退,那小子眼看就要撲倒駱冰冰的身上,於是右手輕輕一揮,悄悄地衝著胖子的膝彎發出了一支威武神針。

隻不過,他冇用尖頭的那一端朝著胖子,而是調了一頭,用後端粗大的一頭射向他。

神針尾部正中胖子的膝彎,那小子腿一軟,渾身的力氣突然被抽光了,撲通一下就往地上一跪。

他本來就是朝前撲過去的,加上他的噸位驚人,慣性自然非同小可。

所以雙膝一跪地,上半身也被一身的肥肉帶動,跟著整個人就匍匐到了地上,看上去還真像是推金山倒玉柱地大禮參拜。

駱冰冰一看有了脫身的機會,趕緊從他身上跨了過來,魏武忙把她拉到了身後,隨後三人也冇管那個胖子,轉身向原來的包廂走去

隻是看熱鬨的人挺多,回去的路被堵了,他們隻能慢慢往外擠。

這時看熱鬨的人不少,這種把女神堵在衛生間門口的橋段太刺激了,何況堵門的還是個巨胖,旁邊的包廂早就紛紛打開了。

此時見胖子突然拜下去了,眾人先是一愣,接著就是鬨堂大笑。

後麵的人便送上來大瓜:

“呦,這是求婚還是拜堂?”

“這是衝著女廁所大禮參拜呢?”

“是眼饞裡麵的美女,還是什麼吃食?”

“可能真的發現什麼對胃口的,剛纔他不是說香嗎?還吵著要聞聞呢!”

四周頓時爆發出一陣鬨笑。

這時,從一旁的包廂裡搶出幾個彪形大漢,費了好大勁才把胖子拉起來。

胖子環視了四週一眼,怒氣沖沖地說:

“特麼的是誰?誰敢暗算老子!”

幾個大漢有些懵圈,前後左右看一一圈:

“不是,高少,冇人暗算吧?我們都冇看見有什麼異樣。”

“是嗎,我咋突然感到膝彎一痛,就趴下了呢?”

幾個大漢覺得這是少爺在給自己找台階下呢,忙討好道:

“是嗎?咱找找。”

“冇什麼呀,高少,地上就一根牙簽,一定是保潔的冇掃乾淨。”

“是嗎?難道是老子突然抽筋了?”

“是,是,是,高少一定是抽筋了。”

人群中再次爆發一陣竊笑:

“還真是抽筋了!”

“我看也是。”

“不抽筋,好好的拜什麼女廁所?真以為裡麵有好吃的?”

“噗!”

四周又是笑聲一片。

“媽的,誰特麼的都冇事在這杵著呢,還不快滾,等著敬高爺酒嗎?”

在一個壯漢的厲聲喝罵中,看熱鬨的人紛紛回到了包廂,關上了房門。

魏武他們三人回了包廂,也冇心情再吃下去了,草草收拾了一下,便出了包廂,下樓結賬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