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八章童老爺子

高大少見駱冰冰真的怒了,心裡有些膽怯,腰身頓時就有些塌了,就要找台階下,身後的一幫大少就有挑事的了:

“高大少,你不行哎,咋滴,還能被個女人給嚇住了。”

“平常我們不是聽說你挺能耐嗎?”

“我看,怕是被那個鄉巴佬給嚇得吧?”

“冇事,咱大少來找那個鄉巴佬,不關小美人的事,不用怕。”

高大少聽到這,把微微收回去的腰身又挺直了,頓時,那兩米多的派頭又回來了。

“喂,那個鄉巴佬,叫你呢。”

魏武一聽,知道這是矛盾轉移了:

“高大少,你找我?什麼事?”

“你小子剛剛暗算我,讓我栽了一個大跟頭,你得賠我,啊不,你得給我賠禮道歉!”

“高大少,我真的冇碰你啊,我看你是中了人家的挑撥離間了,是不是神山來的那個龍大?

你彆聽他的,他為了討好這幫大少,拿你當開心果呢。”

魏武剛剛離開現場的時候,為了隨身掌握高大少及他手下的動態,可是把雷達打開了,龍大的那番話他是聽得清清楚楚。

高大少回答得很是乾脆:

“是啊,你怎麼知道?”

跟在人群的後麵冇下樓梯的龍大,正打算欣賞大戲呢。

卻不想,先是被魏武的話嚇了一跳,這傢夥是神仙嗎?他怎麼知道我在這?好像還聽到了我說的話。

接著又被高大少的話弄得一呆,這個傻批,咋有啥說啥呢?

魏武見這個大胖還算憨實,便接著問道:

“是不是這幫哥們攛掇你來找我的?高大少,你怕是上當了。

他們隻是想看戲,冇想真的幫你,就是想看你出洋相呢。”

“我,他們,你?”

大胖懵了,後麵的一幫大少也懵了,咋,咋回事?這劇情不對呀!這小子是F35?自帶雷達?

“彆聽他胡說,高大少,揍他!”

“對,一個鄉巴佬,來省城撒野來了,還敢欺負我們高大少。”

“就是,真當高大少是泥捏的!”

高大少脖子一梗,就衝魏武上來了。

駱冰冰一見,連忙把魏武擋在身後,怒斥道:

“高自清,有種你衝我來,彆欺負外人!”

“吆,美女救英雄!”

“高大少,機會來了,美女送上門了。”

“快抱抱,揉捏揉捏!”

一群大少哪能放棄這麼好的機會,極力攛掇,甚至有好幾雙手從後麵推著高大少,要不是高大少噸位夠重,早被推到駱冰冰身上了。

就在這一片混亂中,突然從門口傳來了一聲威嚴的聲音:

“乾嘛呢?一幫小兔崽子,拿我們家小胖當槍使呢?還是當猴耍啊?”

眾人聞聲朝門口看去,隨後,剛纔還在嚷嚷著的大少門,全都不說話了,跑的跑溜的溜,眨眼間,大廳裡就剩下了魏武三人,還有高大少與他的幾個隨從。

魏武聞聲也看向大門口,就見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在幾個隨從的簇擁下走了進來,老人的臂彎上,還吊著一個十三四歲的小姑娘。

看到那個老人,魏武一時有些恍惚,這不是在九龍湖水庫上遇到的老爺子嗎?

當時,魏武采藥回來,老爺子在水庫埂上晨跑,結果兩人打了招呼後,老爺子突發心臟病摔倒了,要不是遇到魏武,這時候怕是已經入土了。

高大少見了老人,剛纔那張憤怒得有些扭曲的胖臉,瞬間就換成了天真無邪的笑容:

“外公,你老人家咋來了,我正威風八麵呢,一下子就給你打回原形了。”

“哼,一天到晚就跟這般混小子一起,也不乾點正事。”

“嗬嗬,外公,你看,就我這個身材,乾啥也冇人要啊!”

那個小姑娘鬆開老人,蹦蹦跳跳地跑到高大少麵前,死勁捏了捏他腮邊的兩塊下垂的肥肉,嘟囔道:

“哥,你又胖了!你看你,這麼胖,上哪找媳婦去!你該減肥了。”

“去,哥要是不這麼胖,這世上還能有你嗎?”

駱冰冰也上前乖巧地笑著:

“童爺爺,是您呢,謝謝你啊。”

“丫頭,又長漂亮了,難怪我們家小胖往你身上湊呢!”

駱冰冰鬨了個大紅臉:

“童爺爺,不帶這樣的,以後不準拿冰冰開玩笑了。”

上次水庫埂上一見,老人睿智又幽默,給魏武留下來極深的印象,魏武對老爺子觀感很好,便也笑著打招呼:

“老爺子,咱們又見麵了,您老進來身體可好?”

聽了魏武的話,高大少和駱冰冰都愣了,敢情他們兩也認識?

“呦,是你呢!老頭子老眼昏花,要不是你說話,還真冇認出你。

都說人要衣裝佛要金裝,換了一身衣服,秒變大帥哥了,怪不得冰冰看不上咱小胖呢。”

駱冰冰跺了一下腳道:

“童爺爺,不帶這麼說人家的,魏大哥來電視台接受采訪來的,你可彆嚇跑了人家。”

老爺子看著魏武繼續笑道:

“是嗎?嗬嗬,小傢夥,咱倆還真是有緣呢,這才幾天啊,又見麵了。

托你的福,老頭身體好著呢,嗯,對了,這都是你的功勞。

不過,有一點不好。”

魏武吃了一驚:不會上次給這老人治出什麼毛病了吧。

“老爺子,哪裡不好?要不要我再給你看看?”

“哪裡不好?你害得我把煙戒了!

老頭子我煙齡五十多年,和黨齡一樣長。

被你那次一折騰,現在抽菸一點不香了,還老是覺得嗆得慌。”

魏武不禁莞爾,那個小姑娘一臉驚詫:

“外公,就是他治好了你的心臟病,還順帶著幫你清理了肺裡的淤泥?”

“是啊,就是他,害得我把抽了幾十年的煙給戒了。”

小姑娘看了看魏武,一本正經的問道:

“大哥哥,你的醫術那麼厲害,能不能把我哥這衙內的作風也給治治?讓他把老是愛仗勢欺人的毛病也給戒了。”

“臭丫頭,有你這麼說哥哥的嗎?

再說,你哥我那都是裝出來的,不用治!”

眾人一聽都愣了,童老爺子也不由得怒了:

“臭小子,有你這麼裝的嗎?不裝好,卻裝著學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