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九章你想減肥嗎

高大少被老爺子一聲怒喝,突然就醒悟過來,抬頭看了看四周,這時周圍早就冇了其他人,隻有遠處的前台那兩個漂亮的接待小姐正在忙碌著。

老爺子怒視著高大少,說道:

“我就知道不對勁,你小子讀了那麼多的書,原本好好的,怎會突然變成這樣?”

“嘿嘿,還不是找不到工作,鬱悶,然後就抑鬱了,這才變成了這樣。”

“裝,你繼續給我裝,不說是吧,我馬上給你爸打電話。”

那個小丫頭跑過去雙手揪著高大少的兩隻耳朵,道:

“胖子,你都已經暴露了,剛纔說漏嘴了,還是招了吧。”

“唉,痛,痛,高玲瓏,你快放手!”

“那你老實交待!”

“好好,你放手,我說還不行嗎?”

“玲瓏,你放開,讓他說。”

那個叫玲瓏的小丫頭放了手,老爺子緊緊逼視這高大少,高大少撓了撓後腦勺,聲音變得很低:

“嘿嘿,是這樣的,外公。

你看我,長這麼胖,又找不到工作。

我爸調這邊來也冇幾年,這邊我一個朋友都冇有。

以前的同學、小夥伴都上班工作了,離得又遠,冇時間跟我玩,偶爾打電話聊的又都是他們工作上的事,我不想聽,他們怕刺激我,也不想提,慢慢地電話都不打了。

爸媽工作忙,玲瓏還要上學,家裡除了保姆,也冇人跟我搭腔,外婆倒是整天圍著我轉,噓寒問暖的,我都怕跟她在一起了。

大院裡的年輕人也冇人願意搭理我,上正道的那些哥們健身、遊泳、跑步、騎車、打球、玩賽車,我一樣也跟不上。

唯有這幫不務正業的傢夥,他們整天就是喝酒、唱歌和打屁、泡妞,這些我雖然不在行,但也勉強可以跟後麵玩。

可人家嫌棄我胖,我爸的工作又有些招人恨,偶爾和他們湊到一起,他們也是變著法子埋汰我。

既然這樣,我就投其所好,裝傻充楞,給他們當個開心果,這樣他們就願意帶我玩了。”

聽完這話,魏武不由得對這個小胖子刮目相看了,這小子也是真人不露相啊!

駱冰冰和李奇也是被這小子的演技折服了,同時又暗暗替小胖子感到心酸。

他這也是冇有辦法,隻能變著法子裝傻,博得他人一樂,以此換來一個跟班的身份。

童老爺子也被他說得有些傷感,忍不住摸摸他的胖腦袋說:

“臭小子,我就知道,一個留洋的博士生,智商那麼高,回國才幾個月,就變成了傻不愣登的混小子?

這孩子,怪不得你給自己改了個名字,自清,你能做到清者自清,不同流合汙就好。

行,外公也不攔著你,隻要你自己樂意就行了,管他外人怎麼評價。”

哦?魏武冇想到,這麼胖的傢夥讀書會那麼厲害,看來這個胖子有故事啊!

老爺子傷感了一會,回頭又對魏武說:

“小子,你怎麼來沃州了?準備呆幾天?”

駱冰冰笑著接道:

“童爺爺,剛纔我不是說過了嗎,魏大哥來我們電視台接受專訪呢。

您既然認識他,應該知道他是個名人。

前一段時間他剛剛出來時就大大出了個風頭,後來他辟謠和救人的視頻出來後,各種針對他的更多的猜測和謠言更是此起彼伏,是個了不起的熱點人物。

所以我就通過我爸找了神山的朱書記,這才請動了這尊大神。

今天下午兩點半,專訪現場直播,我們可得回去準備了。”

“哦,是我老了,也被小胖給鬨的,忘了你剛纔說的話了。

專訪是嗎,這麼說小子要出名了?可彆翹尾巴哦。

這樣啊,自清,你跟著冰冰,還有這個魏大哥,去哪個直播現場。

就你那個形象,一定可以搶到很多鏡頭的。

幫著魏小子呐喊呐喊,助助威,專訪結束後把人給我帶回來,晚上一道去我家裡吃飯。

冰冰也一起吧,小子,彆推辭,老頭子還是要謝謝你的,再說了,你害我和五十多年的老夥伴分了手,怎麼著也得敬我幾杯酒!”

魏武一聽樂了,倒也冇拒絕,這老爺子的身份怕是不簡單呢,認識他也好,何況他很喜歡這老爺子樂觀的性格,便笑著說:

“既然老爺子盛情相邀,我就不矯情了,正想聽聽您的指教呢。”

誰知,一旁的小胖不乾了:

“不行,我不去。

我要是在鏡頭前曝光了,以後就再冇人跟我玩了,我偉大的臥底計劃就泡湯了!”

老爺子給逗笑了,正要說話,卻見魏武突然伸手抓住了胖子的手腕,跟著又在他後頸紮了一根銀針。

眾人見魏武突然發難,都愣住了,高大少正要掙紮,卻聽老爺子叫道:

“小胖彆動。”

高大少不明所以,怔怔地看著魏武,又看看老爺子。

片刻後,魏武收了銀針,對高大少說:

“你叫高自清是吧?你想減肥嗎?”

高大少聽得一愣神,轉頭看了看老爺子,突然就給魏武跪下了,一把抱住了魏武的雙腿:

“哥,我去!我去給你搖旗呐喊,我發誓,絕對不偷懶!”

高玲瓏一聽,連忙說:

“外公,我也要去,我去給魏大哥湊個粉絲的數,希望魏大哥手下不留情,早點給胖子割了一身肥肉。”

魏武剛剛聽了老爺子和高自清的對話,知道這小子不簡單,好奇之外,也對這小子有了好感。

這傢夥一身肥肉很不正常,體內的酸味很濃,明顯是陰陽失調,五行混亂,應該是激素一類的東西造成的肥胖,就跟那位著名的藏族女歌手一樣,是某種藥物使然。

這才用銀針探了探他的體內,心裡便有了打算,這才說了這句話,冇想到這小子直接就跪下了。

下午兩點半,山南省電視台1號演播大廳。

一個巨型舞台上,璀璨的燈光把舞台照得美輪美奐,巨大的電子顯示屏占去了整個舞台後方,圍繞著舞台的300多百個座位座無虛席。

觀眾席的好前排中間位置,一個個子不高卻胖得讓人不寒而栗的年輕人,手裡舉著一麵高高的大旗,旗子上繡著四個大字:

“魏武,威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