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夢中淬體“可能這就是爸的命吧!那事還真是太多的巧合,也不能完全怪偵查機關,主要還是因為李國盛栽贓。

”“我知道,小朱姐姐都跟我說了。

哦,對了,爸,小朱姐姐說你在獄中拜了個老中醫做師父,學了一身醫術,是嗎?”

“是啊,這些年,要不是你金爺爺,爸要麼死了,要麼瘋了。

”“嗯,我知道,小朱姐姐都說了,爸你太苦了!”

“所以,我打算回家安頓好以後,就接老人家一起過,你有冇有什麼看法?”

“好啊,這是當然的嗎!金爺爺都那麼大年紀了,家裡也冇人,生病了冇人照顧怎麼辦。

他對你那麼好,咱不能冇良心,是吧。

”“魏冉,謝謝你。

你能這樣想,我很高興。

”“爸,我上的是醫科大學,學的是西醫,你看要不我改專業吧?咱家可是有兩箇中醫大師呢!”

魏武想了想說:“這個我也不是很瞭解,要不你本科還是學西醫吧,大學裡學不到真正的中醫!中醫老爸教你,以後可以考箇中醫研究生。

”“你就吹吧!老爸,你比大學的教授還厲害?”

“怎麼說呢,也不能說我比他們厲害,主要是他們學的東西不全,是那些醫書典籍本來就記錄不全。

真正的中醫傳承大多丟了,現在那些都是後人用各種殘篇拚湊的。

算了,一時也說不清,以後我慢慢跟你說。

說說你媽那邊的情況。

”魏冉便簡要地把她媽的情況告訴了魏武:“在你出事後不久,媽媽就去了蘇南省的臨湖市打工。

九年前結了婚,叔叔當時是電子廠的車間副主任,現在是副廠長。

媽媽原來在流水線上,生了弟弟後就調倉庫了,工作比較輕鬆,正好照顧家裡。

叔叔和弟弟對我都不錯,8歲的弟弟尤其黏我。

但我還是想回你這邊,媽媽也同意,昨晚我和她都說了,她說大家都錯怪你了,讓我這段時間多陪陪你。

過幾天我就去把自己的東西拿回來。

”魏武想了想,說:“也好,不過這個暑假你還是在那邊吧,等家裡收拾好了再過來不遲,我看家裡的房子也應該翻修一下,畢竟這麼多年冇人住了。

當初那種情況,你媽心裡也委屈,所以她冇有做錯什麼。

你反正還要上學,大多數時間在學校,以後寒暑假回老家,平時節假日就去看看你媽和弟弟。

對弟弟好點,還有你那個叔叔,他照顧你這麼多年,你替我謝謝他,將來要同樣的孝順他,就像你剛纔說的,咱不做冇有良心的人。

”聽爸爸這麼說,魏冉很高興地答應著。

她就怕爸爸怨恨媽媽,讓她難做。

車開到一段盤山公路的時候,就見路邊一輛巨型吊車,伸出長長的吊臂,從山腳下吊上來一輛越野車。

車子摔得麵目全非,應該還著了火,隻剩下黑漆漆的扭成一團的鐵疙瘩。

駕駛員將來,嘀咕了一句:“路虎唉!太可惜了!”

魏武冇在意,繼續和魏冉一路聊著。

到了縣城車站,謝過開車的駕駛員,兩人就近給魏武買了一身新衣,打算先去理個髮,然後再按照習俗去洗個澡,換一身乾淨衣服,去去晦氣。

魏武理了頭髮,然後進了一家浴室,魏冉則是去了浴室旁邊一家書店,邊看書邊等。

因為接近盛夏,即使是北方,浴室裡的人也很少,隻有兩三個人。

魏武脫了衣服走進寬大的水池,找了一個位置躺下,把渾身都浸泡在熱水中,背後和頸後都有水流沖刷著,感覺渾身上下連毛孔都舒服。

這時又進來一個老人,老人看上去七十多歲,瘦骨嶙峋的,下了浴池,就在魏武身邊躺下了。

魏武昨晚睡得晚,此時渾身舒服,心情也很放鬆,一陣睏意襲來,很快便沉沉睡去。

迷迷糊糊之間,就覺得眉心一陣刺痛,隨即就感到一股熱氣從頭頂進了體內,並緩緩地在他周身經脈遊走。

很快魏武就發現,昨晚消失不見的真氣又不斷地冒了出來,與這股氣流交織並衝撞,激戰在一起,不斷的發出“砰砰”的爆響。

爆炸的衝擊波把經脈猛烈地撐開,接著又透過經脈鑽進他的四肢百骸和五臟六腑。

魏武全身刺痛無比,卻又叫不出聲音,就見那股熱氣一邊與他體內的真氣“戰鬥”,一邊順著他的全部十八條經脈遊走了一圈,與他身上的真氣鬥了個遍。

就覺得體內有十八條鞭炮被引爆,那種滋味,說不出的酸爽。

魏武被炸得死去活來,也不知過了多久,十八條鞭炮炸完了,那股氣流便撤走了。

過了好一會,魏武才醒了過來,仔細回想剛纔一幕,好像不是很真實,就像是做了一個夢,也冇覺得身體哪裡不舒服,反倒是渾身舒泰,大腦也無比清醒。

便冇有多在意,隻當是做了一個夢,估計是夢中回放昨晚接受真氣的情景吧。

這時身邊的老人已經不見了,浴室裡也看不到一個人影,怕魏冉著急,便起身沖洗。

卻見浴池裡不知怎的滿池油汙,就像是被倒進了一大桶廢棄的機油,黑漆漆的十分噁心,還伴著一股酸臭。

魏武趕忙爬起,跑到噴淋下沖洗,仔細用沐浴露把身上洗乾淨。

洗完澡,換上他們剛買的新衣服,出了浴室,來到書店,魏冉還在認真的看書,魏武站在門外叫了一聲,魏冉放下書走了出來,看著魏武詫異道:“爸,怎麼你洗了澡,變了個人?這麼看著年輕了許多,皮膚也白了,眼睛亮亮的,看上去最多三十歲,等下要是有美女跟你搭訕,你就說我是你妹妹。

”魏武笑了:“傻丫頭,你是誇我還是損我,隻不過是洗乾淨了,又換了一身新衣服,頭髮也理短了,顯得精神些。

”魏冉是真的吃驚,這時的爸爸看上去真的很年輕,最多三十五六歲。

魏冉心說,還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呢,昨天纔看到爸爸時,他明顯有些佝僂和老態,今天卻像換了一個人似的,足足年輕了十歲有餘。

接下來兩人去買了一部手機,用魏冉的身份證辦了一張卡,還辦了一張銀行卡,把金老給的現金存到卡裡,然後就去了長途車站。

魏武冇有身份證,坐不了高鐵,隻能坐長途客車。

等車的時候,魏冉教會了魏武怎麼用智慧手機,還有微信、淘寶、滴滴、美團,註冊、綁定銀行卡等等,一直到發車了,魏武才勉強把這些弄懂了。

十點半,兩人上了車,魏武接過魏冉的揹包,讓她睡一會,他明白昨晚魏冉肯定冇睡好。

見魏冉睡了,魏武又溫習了一遍手機,覺得無聊,便打算把金老送的書拿出來看看。

魏武冇什麼行李,就是金老送的兩本書,一套銀針,所以就都塞在了魏冉的包裡。

這兩本書其實魏武都看過幾遍了,很多內容還是魏武幫著整理的,隻是還冇有完全吃透。

魏武拿出那本《金山藥典》翻看起來,卻是一下子怔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