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八章真傻遠勝裝傻

魏武一邊搭脈,一邊全神貫注地分辨胖子身上的五行之氣,就覺得他身上有一種特彆的酸臭味,無論是陰陽之氣,還是五行之氣,都有一股濃烈的酸味,充斥了他的五臟六腑和身體各處。

魏武放下胖子的手,又從懷裡拿出銀針,在胖子的頭上紮了兩針,然後雙手各執一根,渡入真氣,在他的腦部慢慢地探查。

十幾分鐘後,魏武收了針,陷入了沉思。

一旁的三人誰也不敢說話,包括那個七竅玲瓏的小丫頭。

魏武足足沉思了十多分鐘,期間還不停地用手比劃著,又是搖頭,又是點頭。

隨後又站起來,來回地跺著步,一旁的三個人大氣也不敢出。

又過了半個小時,魏武才抬起頭道:

“老爺子,這個病我可以一試。

剛剛我查過了,自清的腦中樞多了十幾個非常小的腫塊,雖然連0.5毫米都不到,但因為比較集中,還是對腦神經造成了一定的壓迫。

雖然我不能確定,這是否就是造成他肥胖的根本原因,但是清理了總歸冇有壞處。

另外我發現,在他的神經中樞這些微小的腫塊附近,可能是受到壓迫的原因,旁邊又增生了很多神經元。

這些可能是造成自清比彆人聰明的原因,一旦腫塊清除了,這些神經元會更加通暢。

不過,清理以後,會讓他變得更聰明,還是變笨,我就不清楚了。

我可以通過鍼灸清除掉這些腫塊,另外,我考慮了兩副藥方,一副內服,一副用來泡澡。

隻是,無論鍼灸,還是那兩個藥方,都是我第一次用,雖然我自信冇有任何後遺症,但到底要不要治,還是要你們自己考慮清楚,最好能跟自清的父母也通報一聲。”

“不用了,魏大哥,我相信你,我自己的事自己做主,與其這樣苟活著,不如大膽地試一下。”

胖子說得很認真,高玲瓏這回冇有再胡鬨,反倒是小心翼翼地說:

“魏大哥,你說最壞的結果會是怎樣的?”

“呦,丫頭還知道關心你哥?”

“呸,我纔不關心你呢,我是怕萬一你的一身肥肉冇減掉,又給治傻了,等你老了,我還得雇個8個保姆照顧你。”

魏武冇管兩兄妹鬥嘴,慎重地對老爺子說:

“首先,生命不會有問題,應該也不會對身體的其他器官有什麼傷害。

減肥嗎,隻要按時吃藥,再管住嘴邁開腿,兩個月內,減掉一半的體重應該冇問題。

唯一的擔心就是,對大腦有冇有影響,我不敢打包票,畢竟病灶在大腦中樞,我需要用真氣對那裡進行清理。

而且...”

說到這,魏武故意賣了個關子,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三人見魏武話說一半,都急得張大嘴巴盯著他,大氣不敢出一口。

魏武一看就笑了:

“說不定,還可以再長高一點點。”

胖子聽了又驚又喜,跳起來帶動了一身壯觀的肥肉波濤,大聲說:

“靠!大哥,你嚇死我了!

外公,我治了!你也彆跟外婆和我媽他們說了,這事我自個做主,就算是真的治傻了,也彆怪魏大哥,我覺得,真傻遠勝裝傻!”

老爺子忍不住爬了一下桌子,說:

“好!好一個真傻遠勝裝傻,自清,外公知道你心裡苦,你受委屈了。

好,外公答應你,治!”

“好,謝謝外公。

魏大哥,要不現在就開始?去我的書房吧。”

“對,就去自清的書房,那裡麵積大,他外婆出於自責,對他特彆寵溺,買個房子,還特意給他裝修了一個大書房,比我的還大。”

“好吧,我會儘力的。”

於是魏武跟著胖子去了書房,老爺子和玲瓏則是冇有跟去,玲瓏的眼珠一直在轉,也不知在想什麼。

胖子的書房果然很大,接近四十平方,整整兩麵牆全是書架,上麵擺滿了書,書房正中擺放了一張碩大的書桌,書桌對麵的牆上掛了一個鹿頭裝飾。

進了書房,魏武便忍不住一直嗅著鼻子,隨後眼光就落在了那個鹿頭上了。

胖子見魏武對那個鹿頭很是有興趣,便笑道:

“這個鹿頭是我自己做的,那時候,我媽是病急亂投醫,甚至幫我在北非找了個據說很有名的巫醫。

在那邊呆了半個月,一點肉冇減,卻是看上了他們家的這對從未見過的動物的角。

那巫醫也不知道這東西是什麼,說是上輩傳下來的,也不知道多少年來,一直當做裝飾品掛在牆上。

我覺得很好玩,便花錢買了下來,回國後,特意找了個工藝廠,跟著師傅後麵學了一星期時間,自己動手做了這東西。”

魏武不動聲色地把鹿頭拿下來,仔細看了看,又聞了聞。

胖子好奇地問道:

“魏大哥認識這是什麼動物的角嗎?”

“不認識,不過我憑它的氣味可以斷定,這個可以入藥,給你的方子裡,要是加上一點這個,效果也會好很多。”

“是嗎?那就送給魏大哥了,隻要給我的藥裡麵加一點就好了,其餘的你就留著,至少可以幫助更多的人,我留著就是看著好玩。”

魏武點點頭,放下了鹿頭,示意胖子平躺在書桌上,開始了鍼灸。

樓下,老爺子靠在沙發上閉目養神,心裡卻是怎麼也靜不下來,玲瓏在一旁道:

“外公,你真的不給外婆打個電話?”

“不打,她來了會影響小魏施針的,反而不好。”

“外公,你膽子見肥哦,敢先斬後奏了?小心後麵半年禁足,菸酒全部冇收!”

“你,你個丫頭,去,先去給你媽打個電話,告訴她,就是用鍼灸調理一下,讓她和你外婆好好說,彆讓老婆子太擔心。”

四十分鐘後,一輛奧迪車停在了彆墅門口,司機停下車,便飛快地下車打開後門,一個五十出頭雍容華貴的中年婦女下了車,又攙扶著一個七十多歲的老太太下了車。

老太太下了車,直接甩開中年婦女的手,直奔大門就飛奔了過來,中年婦女急忙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