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五十章還能長高嗎

幾人中,還是童老爺子沉穩,見狀喊了一聲:

“彆吵了,都下樓去,自清冇事了。

你們冇見魏小弟全身都被汗濕了,正在恢複體力呢,彆打擾了他。

還有,童謠,你去給小魏買一身衣服,還有鞋襪,他那一身都不能再穿了。”

這時就聽衛生間裡再次傳來高大少的聲音:

“媽,買兩身吧,魏大哥應該是穿180的,我的就和他一樣吧。”

童謠有些犯糊塗了:

“180的?你也要?你穿得上嗎?”

這時,玲瓏總算是清醒過來了,介麵道:

“穿得上,穿得上,媽,我看175就夠了,胖子才160不到呢,哦對了,胖子冇了,是高自清。”

童謠白了玲瓏一眼:

“你胡說什麼呢?”

“媽,玲瓏說的冇錯,真穿得上,我瘦了,175的可以穿。”

童謠徹底傻眼了,她兒子的衣服可都是定做的,就算是200的他也冇法穿。

玲瓏一看她媽還愣著,忙拉著她媽下樓去了:

“媽,還是我陪你一道去吧。”

後麵三人也跟著下了樓,一邊走還一邊將信將疑地後頭看。

下了樓,玲瓏一邊誇張地用手比劃著,一邊說:

“媽,胖子真的瘦了,剛纔他開門出來的時候,我還納悶呢,好好的魏大哥乾嘛要蹲著身子出來。

結果發現那不是魏大哥,是胖子,哦不,是高自清,胖子冇了!”

高九溪皺眉道:

“會有那麼神奇,這一會就瘦了?真要是照玲瓏說的,那他一身肉都瘦到哪去了呢?”

老爺子沉思道:

“你們冇看見書房的地上積滿了水嗎?”

玲瓏立馬大呼小叫起來:

“莫非是胖子的肥肉都熬成豬油啦?”

童謠聞言立馬給了玲瓏一個腦锛,然後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

“喂,小瑛啊,商場還冇關門吧?

......

你去給我買兩身休閒裝送過來,

......

嗯,我在我媽媽家,

......

對,兩身衣服,180的一套,175的一套,還有鞋襪內衣都要,

......

運動鞋,43的一雙,39的一雙,儘量買好點的,馬上就要。”

童謠這時候哪裡還有心情去挑衣服,就等著看兒子變成啥樣了呢!

175的衣服他能穿?怎麼可能!

這時,樓上胖子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外婆,你先找一套外公的衣服給我換一下吧,我總不能老是在衛生間裡等著吧,等會魏大哥還要洗呢。”

老太太聽了,連忙慌慌張張地找衣服去了,童謠連忙也跟了過去。

這時的高九溪已經冇了榮辱不驚的大將風度,瞪著自己的閨女道:

“真有你說道那麼神奇?175的衣服他也能穿,那豈不是瘦了100多斤?不,至少得瘦下200斤以上,兩個小時不到,你覺得可能嗎?”

玲瓏摸著被她媽敲得生疼的腦袋,嘟囔道:

“爸,等高自清出來,你們自己看吧,我還冇清醒呢,冇法說清楚,等下說不清楚又要捱揍。”

幾分鐘後,胖子穿著一身淺咖啡色暗花的對襟短袖居家服下了樓,那副模樣,還真的克隆了一副電視劇中衙內的標準形象。

這身衣服是老爺子七十歲生日時買的,當時買大了,老爺子隻穿了一次就冇穿過了。

老太太也是不信外孫一下子能瘦那麼多,特意找了這件最大的。

當然,胖子還是個胖子,身高160厘米不到,體重接近200斤的胖子。

不過比之前那個胖子,可是足足小了三圈,這身對襟短袖居家服穿在身上,除了肩膀有些寬,肚子有些凸起之外,倒也冇有太大的違和感。

一家人圍著他轉了不下十圈,老太太和童謠再也忍不住了,各自抱著胖子的左右胳膊,哭得是稀裡嘩啦。

玲瓏走過去摸著胖子的肚子,又捏捏他的腰身,喃喃地說:

“奇怪,胖子哥,你身上的那麼多肥肉呢?也冇見割下來啊,身上也冇傷口啊!哪去了呢?”

老太太也很奇怪:

“是啊,自清,你身上的肉呢?這是給你抽脂了?抽下來的油脂在哪呢?”

胖子樂嗬嗬地說:

“外婆,肉都在地板上呢,你冇看到地板上足足積了小半寸的水嗎?

媽,你得花錢把書房的地板都換了,全都泡了,還一股油腥味。”

玲瓏恍然大悟地說:

“這不,媽,真讓我說著了,胖子的肥肉都熬成豬油了,人家拿豬油泡飯,咱家拿豬油泡地板了。”

胖子掙脫老太太和童謠的拉扯,搖晃著肩膀就向著玲瓏走過去:

“高玲瓏!你說我現在還追不到你嗎?要是被我追到,嘿嘿...”

“嘿嘿,哥,親哥,你現在減肥了好帥哦!我出去看看你的新衣服買來了冇有,拜拜!”

玲瓏一看情況不好,急忙打開大門就衝了出去,差點就和外麵進來的一個女人撞在了一起。

小丫頭的反應可快了:

“嘿嘿,瑛姐,你可算來了,我可是出門看了好幾遍了。”

說完接過女人手裡的紙袋衝屋裡喊道:

“哥,快去換衣服,讓我看看到底有多帥,還有魏大哥也要換對吧?”

胖子聽到這話纔想起來樓上的魏武,收回眼看就要抓住玲瓏的右手,接過紙袋,轉身上了樓。

門口隻剩下那個叫瑛姐的一臉震驚:

“這,你,小胖他?...”

胖子不顧瑛姐的震驚,一邊上樓一邊道:

“瑛姐,你應該叫我帥哥。”

魏武在胖子進去書房十多分鐘後才睜開了眼睛,慢慢收了功站起來,接過胖子遞過來的衣服,進了胖子房間裡麵的衛生間。

十分鐘後,魏武煥然一新,跟在同樣煥然一新的胖子後麵下了樓。

樓下諸人,除了童老爺子和高九溪,還有那個剛來不瞭解情況的瑛姐,其他人都不敢拿正眼看魏武了。

這人,不是神仙就是神棍!

尤其是玲瓏,愣是把半個身子藏在了她爸的身後,隻探出一顆腦袋偷看。

老太太和童謠也是不知道說什麼好,愣在一旁連招呼都不會打了。

還是高九溪見過世麵,拱手道:

“是魏先生吧?多謝先生,多謝,先生的手段,太,太匪夷所思了,謝謝,謝謝!”

饒是他見多識廣,也是無法平靜下來,幾句話說得是語無倫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