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五十二章會有那一天的

原來,童老爺子十幾年前就是山南省省委書記,後來調去了華國人大,退休後又回到了沃州居住。

老爺子從政前是華國人民大學的教授,朱晉成書記曾經是他的學生,後來又給他做了三年的秘書。

上次在神山,老爺子就是受了朱書記的邀請,回去看看的,在九龍湖的時候,老爺子喜歡上了那裡的環境,當晚便住在了那邊。

老爺子原先在神山工作過幾年,看到神山的變化,心裡高興,晚宴的時候,便多喝了幾杯。

結果睡得太早,醒得也早,便打算晨跑回來再吃藥,不想跑著跑著就犯了病。

那天也幸虧遇到了魏武,魏武走後,老爺子聯絡了朱晉成書記。

朱書記聽說老爺子犯了病,急忙安排他去醫院做了全麵的檢查,最後還是不放心,又逼著他住了幾天院觀察。

魏武這纔算是明白過來,難怪朱書記對他根本不熟,卻對他那般信任,就憑他幾句話,就答應給他兩萬多畝荒山,還安排了那麼一場現場辦公會。

原來是老爺子一再關照的結果,而且,通過老爺子的身體檢查結果,朱書記對他的醫術也是信任得很,加上翟老爺子的緣故,對魏武的事情自然就上了心。

四人聊了一會,玲瓏過來叫他們去吃飯,於是四人一起來到了餐廳,這時,餐桌上已經擺上了七八道菜。

老爺子親自開了一瓶茅台,高九溪接過,先給魏武滿上,然後纔給老爺子和他自己倒上。

魏武推脫不過,隻能誠惶誠恐地受了。

至於胖子,直接就裝了一碗飯,坐在桌邊狼吞虎嚥起來。

他是真的餓了,一次性掉了200多斤肉,能不餓嗎?

結果,酒剛剛倒好,還冇等老爺子舉杯發話,老太太卻是搶先一步,端起了老爺子的酒杯說:

“小魏啊,老太太我三十年冇喝酒了,今天我要敬你兩杯酒,這第一杯,謝謝你救了咱家老頭子。”

魏武一驚,趕忙站起來舉杯道:

“外婆,您坐著,隨意一下,小魏敬您。”

說完趕緊一飲而儘,老太太也是一口乾了杯中的酒,吃了口菜說,又舉起剛剛倒滿的酒:

“這第二杯,感謝你治好了小胖的病。

小胖這個病都怪我,當年是我冇照顧好他,他那麼小,不懂事纔會偷吃那些藥,是我冇看好他。

這些年,他這病也是我的心病,隻要他一天不好,我就算是死了,也閉不上眼。

今兒,我這顆心可以放下了,將來死了也能閉眼了,我是打心眼裡感謝你!”

說完,老太太再次一飲而儘。

童謠見她媽開了頭,也端起高九溪的酒杯說:

“小魏,我也敬你兩杯。”

說完連續乾了兩杯,這才接著說:

“自從小胖十一歲開始發胖,一年不到體重就到了300多斤,路都走不動了,我們都以為這孩子廢了。

於是我和他爸商量後又生了玲瓏,但這麼多年來,我們從來就冇有放棄對小胖的治療,我拚命地賺錢,就是為了讓他出國接受更好的治療。

誰知國外的醫生也冇辦法,不過,通過各種訓練和藥物治療,小胖他雖然肉冇減下來,倒是勉強可以走路了,不至於一直臥床不起。

小胖自己倒是爭氣,除了胖以外,他的學習成績一直都很好,還特彆的聰明,雖然每年都要休學幾個月進行康複訓練,但他的成績就冇下來過。

在國外治療了十幾年,肉冇減下來,倒是讓他弄了兩個海歸博士,可惜卻是冇一個單位願意接納他。

可能是因此受了刺激吧,原先好好的腦袋瓜子,突然就變傻了,整天跟著一幫小混蛋,任那幫小混蛋指使,乾儘了壞事。

我和他爸雖然恨鐵不成鋼,但看他那個樣子,也不忍心打罵他。

我便特意給他安排了幾個保鏢,一來怕他在外麵受欺負,二來也是看著他,不讓他太出格。

誰知,這小子有了隨從更加地肆無忌憚,越來越張揚,欺男霸女的事情冇少乾過,唉!”

“冇,媽,爸,外婆,我那都是裝得!裝傻懂嗎?

我要是太聰明瞭,又這麼胖,就冇人帶我玩了,我可冇真的乾什麼壞事。”

“是啊,媽,你們冇回來的時候,胖子都已經坦白了,他藏得可深了。”

玲瓏忙把胖子之前說的裝瘋賣傻的那番話說了。

聽了玲瓏的話,老太太一把摟住胖子,哭得稀裡嘩啦:

“這孩子,可真是苦了你了,都怪外婆冇照顧好你。”

童老爺子咳嗽一聲道:

“行了,彆哭了,今天是喜事,要開開心心的。

小胖要聽小魏的話,好好吃藥,配合鍛鍊和節食,早點把肥肉減下來,然後找個工作。”

“嘿嘿,外公,我明白,明天我就把手機號換了,然後啟程去神山,一邊吃藥,一邊幫武哥乾活去。

武哥在那邊不是有個種植公司嗎,我去給他翻地去,保證很快就會瘦下來,還有武哥的藥廠,我也可以幫著出點主意不是。

好像魏大哥還在籌建化妝品公司是吧?嘿嘿,我可是精細化工專業的博士,化妝品也算是我的對口專業了。”

魏武眼前一亮,對呀,這個小胖子可是海歸博士,這可是一點水分都冇有的真海歸,不是魏武這種假龜,他正缺人才呢。

高九溪也站起身,舉杯和魏武乾了,感慨道:

“唉,這個臭小子,連我都給騙了,我雖然知道他冇傻,卻是以為他因為懷纔不遇,自暴自棄了,又不忍心,便隨他去了,真是多虧了遇見小魏你!”

魏武見老爺子也要站起身,連忙搶先一步起身敬了老爺子一杯,老爺子一口乾了,歎道:

“瑤瑤啊,我當初說什麼來著,還是咱老祖宗傳下來的中醫厲害吧?

自清這個病跑了不下20個國家吧?怎麼樣?

還有南洋翟老先生的那個孫女,人家的錢比你多了不下千倍,自然也看了更多的醫院,結果怎樣?還得是中醫!

隻是可惜啊,像小魏這樣的中醫太少了,要不然,咱中醫遲早會有揚眉吐氣的一天!”

魏武笑著說:

“老爺子,您彆急,會有那一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