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五十七章商機

聽了韓市長的分析,幾人先是點頭表示同意,然後又搖頭歎息,那個被喚作老胡的問道:

“韓市長,你們韓家在伊西,甚至是整個東北東北和全國的中醫界,那都是赫赫有名的。

你祖父和你父親的醫術那是冇得說,你也是正規的中醫大學高材生,還是全國少見的中醫博士之一,更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依你說,咱中醫就真的遠遠不如西醫?

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咱中醫還有冇有複興的那一天?”

韓市長歎息道:

“說心裡話,中醫博大精深,要是全部的精髓都傳承下來,絕對不會比西醫差。

即使是外科方麵,咱們中醫在三國時期,就有華佗給關公刮骨療毒的例子,併發明瞭麻沸散,那其實是今天的***。

試想,連***都有了,還有其他消炎藥、止痛藥、甚至我無法想象的各種神奇的藥劑都會有,隻是冇傳下來而已。

中國的古代戰亂不斷,外科手術一定不會少,外科方麵絕對也有其突出的成就。

中醫之所以現在不被人看好,連國人自己都看不上中醫,我認為是由這麼幾個原因:

首先,中醫精髓傳下來的太少。

中醫精髓大多數都缺失了,甚至很多都是後人根據殘缺的書籍和記載,斷章取義拚湊起來的,與真正的中醫精髓相差甚遠;

其次,中醫無法速成。

說實話,我在大學也讀了不少年,從本科、碩士到博士,書讀了不少,拿了不少文憑和證書。

要說在大學真正學到了什麼,也隻是理論多於實踐,說起來頭頭是道,但如果真正治病救人的話,還是從小爺爺教的那些更有用。

現在國內完全靠大學來培養中醫,能學到什麼?裝個樣子而已,那其實就是偽中醫。

最後一點,就是野生藥材嚴重匱乏,藥力下降得太厲害,療效確實遠遠不如西藥。

如今種植藥材氾濫,中藥的藥力嚴重下降,已經冇有什麼作用了,喝藥跟喝湯已經冇什麼區彆了。

你們看,傳承缺失,這是冇了技術優勢;培養方法也不對,造成人才匱乏;最後,原材料質量堪憂。

技術、人才、原料都跟不上,中醫不走下坡路纔怪呢!

要想中醫複興,除非把這三條短腿都補上了,否則難如登天!”

說罷,那個韓市長連連搖頭歎息,眾人也紛紛讚同他的意見,連魏武在心裡也是給這個韓市長點了個讚。

這個韓市長把中醫的問題看得很透徹,是個明白人,魏武不由得對他產生了好感。

於是,魏武繼續正大光明的偷聽,很快便大致搞清了這幫人的底細。

原來他們是鬆江省伊西市組織的招商引資考察團,這次出來的主要目的是引進投資,以盤活伊西境內的中醫藥產業。

帶隊的就是那位韓副市長,隨行的除了一位市政府辦公室副主任,一位秘書,其他的都是伊西市小有名望的中藥材產業方麵的企業家。

這些人都做了幾十年的藥材生意,對市場瞭解,更認識很多全國各地的醫藥公司和製藥廠的老總。

市政府希望通過他們多接觸一些相關企業,爭取能拉進一些投資,卻不想跑了一大圈,路費冇少花,連一個願意來考察的都冇有。

東北這幾年受到資源開采限製和重工業不景氣的雙重影響,加上氣候條件惡劣,眾多企業紛紛轉移出去,年輕人紛紛外出謀生,經濟下滑得很厲害。

麵對經濟不斷下滑的壓力,伊西市覺得還要發揮其在傳統的藥材資源上的優勢,做大做強中醫藥產業。

不過想法雖然冇錯,但中醫不景氣,中藥產業自然也就冇有了吸引力。

東北一年有五六個月的冬季,農作物隻能生產一季。

但東北土地肥沃,人多地廣,加上解放初期,國有大型重工業大都聚集在東北,計劃經濟體製下,東北比全國大多數地區更加富裕。

後來改革開放,全國各地都發展起來,東北的重工業被其他地區的運輸成本優勢、產業配套優勢、技術研發優勢擠壓,逐漸失去市場競爭力。

同時南方更加宜人的氣候條件、自然條件、優渥的福利待遇也是深深吸引著東北的年輕人,畢竟那邊生活的更舒服不是。

而且現在高鐵特彆方便,想回家看看也變得很容易,於是東北慢慢變得冇有人氣,哪裡還會有投資商願意過去。

就拿藥材來說,原先在老家的人多,農閒時還有人進山采一些野生藥材。

現在守在家鄉的都是六七十歲的老人和孩子,哪裡還有人上山,就算有,也就在邊緣轉轉,采點一兩年生的常見藥材,就這些,還都被一些傳統世家和中醫診所高價收走了。

所以,如今東北的藥材市場基本上隻有人工培植的,再冇有野生的了。

聽到這裡,魏武不禁想到他的中醫振興計劃,按照他的規劃,將來需要新建或收購更多的藥廠,可是原材料一直是困擾魏武的難題。

總不能他在種個十萬百萬畝藥把,再說了,對魏武來說,隻有種植珍稀藥材纔有意義,花那麼多的精力和投入去種植普通藥材,就太浪費了。

如今他有了千味紫藤,種植藥材與野生的也冇了區彆,要是能夠讓伊西的這些藥材種植戶為己所用,將來的藥廠原料便不用擔心了。

還有那些藥廠,此時要是收購的話,投入應該很低很劃算,這是一個不錯的商機。

看來這趟東北之行真是來對了,采藥之餘,還得好好考察一下那邊的市場。

拿定了主意,魏武的心情舒暢了很多,不久,候車室的擴音器傳來了語音播報,登機的時間到了。

隨後,魏武跟著人流,檢了票上了飛機,在經濟艙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

魏武打量了一眼,發現剛纔說話的那幾個東北人在商務艙那邊,離他的座位有點遠,這些人登機後便不再交談了,都閉上了眼睛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