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六十一章相邀

魏武在候機大廳的時候就想著如何與對方接觸一下了,現在既然人家誠意相邀,當然是順水推舟地應下了。

此時已經是晚上八點多了,眾人便找了個酒店住下,隨後一起去了酒店二樓的餐廳。

賓主落座後,眾人便相互進行了介紹。

韓副市長叫韓慕林,是東北有名的中醫世家。

其祖上是乾隆年間的禦醫院首席禦醫,後來被禦醫院同僚陷害,舉家被流放到伊西。

自此,韓家便在伊西世代從醫,聲名遠播。

韓慕林研究生畢業後一直在鬆江省衛生係統工作,最近剛剛調任伊西市副市長。

老胡名叫胡萬春,今年61歲,是伊西市很有名氣的藥商。

胡家是當地大姓,其中尤以老胡所在的鐵力縣胡家寨為甚。

胡家寨位於小興安嶺南麓,由十幾個村落依山而建,蜿蜒十幾裡地。

在冇有撤鄉並鎮前,一個胡家寨就是一個鄉,有八萬三千人口。

上世紀八十年代時,老胡的父親是鄉長,那時候還冇有什麼工廠,過了農忙季節,年輕人就在寨子裡整天閒逛。

那時候也冇什麼娛樂節目,更不要說可以讓年輕人安靜一整天的手機了。

東北人愛喝酒,喝完酒就聚在一起打檯球,幾句話不爽,抄起球杆就乾仗,每天都會生出不少是非。

老胡的父親對他管得很嚴,不準他在外惹是生非。

於是,老胡便帶領一班年輕人走進大山,先是采藥和打獵,慢慢地便開始種藥,並帶動眾多年輕人成為當地第一代的種藥大軍。

到後來,隨著種藥的麵積越來越大,以胡家寨為核心的附近十多個縣,逐步建起了華國最大的藥材種植基地。

再後來,依托這個華國最大的藥材種植基地,滋生出無數的藥材加工廠,和醫藥公司,隻是這些年都空置了。

前幾年老胡就已退休,把公司交給了兒子打理,這次是韓市長出麵才請到老胡出山。

早前韓市長爺爺的診所經常找老胡的父親買藥材,一來二去,兩人便成了老友。

老胡的家族有極嚴重的遺傳性癲癇病,老胡的癲癇病尤其厲害,發病很是頻繁。

後來找韓市長的爺爺看過幾次後便很少發病,所以老胡也不好駁了韓慕林的麵子。

同行的還有幾位也是伊春市有名的藥商,大家都有自己的醫藥公司和藥廠。

韓慕林和老胡對魏武異常客氣,同行的其他人也是如此,韓慕林更是不停地向魏武請教鍼灸方麵的問題。

魏武對這個韓副市長印象不錯,覺得他是現今為數不多的,對中醫現狀有清醒認識的人,於是便也不藏私,有問必答,兩人聊得很是投機。

胡萬春剛剛發病,不敢飲酒,便以茶代酒,一再向魏武表示感謝,並邀請魏武去他胡家寨,給兒孫子侄們也治治他們的癲癇病。

老胡家這一支枝繁葉茂,人數眾多,但幾乎所有的男性多多少少都遺傳了癲癇的毛病,隻是輕重不一,大多發病時隻是有些昏厥,在地上躺上一會就冇事了。

而且,除了老胡家,胡家寨幾乎每家每戶都有人患有癲癇,胡家寨附近的幾個村寨也是一樣。

這些村寨多數都姓胡,與老胡家有著共同的祖先,附近也還有少數不姓胡的或多或少的也都患有這種疾病,隻是冇有老胡家這一脈嚴重。

幾百年來,胡家寨訪遍了世間名醫,無人可以解開這個謎團,更不要說醫治了。

華國成立後,這病也引起過華國衛生部門的注意,早在六十年代,胡家的這種遺傳病就引起過有關部門的重視,並派出專家組在寨子上駐點研究了好幾個月,隻是一直冇有找到有關發病的線索。

起初有專家懷疑是飲水問題,但從胡家寨搬出去並傳了好幾代的男丁,一樣也會發病。

所以隻能說是從老祖宗那裡遺傳來的,但又無法解釋其他少量不是姓胡的人為何也會發病。

從那時開始,幾乎每隔幾年,就會有一批專家到胡家寨駐點,一住就是幾個月甚至一兩年,其中不乏黃頭髮藍眼睛大鼻頭的歪果仁。

但是卻冇有一個人給出胡家後人發病的原因,也拿不出任何治療方案。

老胡說,胡家寨及周邊幾個村寨早在300年前就達成了共識,承諾隻要有人把他們家族的這個遺傳病徹底治好,他們願意把祖上傳下的所有珍貴藥材悉數奉上,甚至整個胡氏後人願意永遠聽從調遣。

魏武知道,胡家寨背靠小興安嶺,世代以打獵和采藥為生,應該珍藏著不少好東西。

魏武來東北的目的就是采藥種的,本來就打算去小興安嶺一趟。

他不指望讓胡家十多萬人聽他調遣,但卻十分眼饞他們祖輩傳下的珍稀藥材。

他知道,那些藥材很多都是幾百甚至上千年前傳下的,其中相當一部分早就滅絕了,已然成為了孤品,其珍貴程度不言而喻。

而且,他有那神奇的葫蘆,弄不好還能讓那些已經絕跡多年的藥材重新煥發生機。

要是能如願讓那些千百年前的藥材重新恢複生機並培育出來,將是對中醫最大的貢獻。

於是他便答應去一趟胡家寨,就憑他比警犬還靈敏一百倍的鼻子,說不定就讓他發現了線索呢。

當然此時他也不敢說大話,隻說可以幫著看看,但能否徹底治癒胡家這種家族遺傳病也不敢打包票,隻是去瞭解一下情況再說。

老胡聽他說願意跑一趟,也是非常高興,當然他也知道徹底治癒這個遺傳病的難度,於是便說:

“魏先生也不要有什麼顧慮和壓力,我也知道這病冇那麼好治,你能去看看就是給老胡我最大的麵子了。

不過,我聽韓市長說,你在飛機上說過,經過你指點的鍼灸治療,我便可以永遠不再犯病,說明你是可以治癒這病的啊。”

魏武解釋道:

“你的病之所以不會再複發,主要還是你的病灶早已萎縮了,要不是在飛機上顛簸,你今天也不會發病的。

再者,對於相對輕微的癲癇,我的確可以治癒,但你們家族發病的人太多,我也不可能一直在那邊給他們治病不是?

而且,即使治好了他們,如果找不出根源,還是無法杜絕他們的後代繼續遺傳。”

老胡聽了也是連連點頭,不過他還是很高興,隻要魏武去了胡家寨,至少可以治好他的孫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