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六十二章狙擊手

飯後,魏武和眾人交換了聯絡方式,便於他們分了手,說他第二天要先去長白山轉轉,晚上要去買點采藥的工具和材料。

其實他第二天不是去采藥,而是找尋金老藏起來的尚複遺物,所以也就不用上街買采藥工具。

之所以找藉口離開,主要是想找個地方好好練習一下老華師父傳給他的三套技法,還有那套峨眉刺的招式。

馬上就要進山了,甚至有可能要越境到那邊去了,天知道會遇到什麼危險。

那兩個黑衣人被他弄死了一個,他的大哥不可能不找他報仇,還有他們所在的那個殺手組織,一定會有更厲害的高手,所以,他必須讓自己強大起來。

再說了,根據金山師父所說,當年陪同尚複過來的可都是琉球頂級的高手,還有那位功力登峰造極的國師,說不定也有傳人留在那邊。

他這一趟過去,也不知道人家那邊是什麼狀況,什麼態度,也許人家根本不想任何人知道他們的底細呢,拿了東西後殺他滅口也不一定。

所以,他不能不做些準備,更何況,戰鬥名族那邊未必冇有高人,否則就不配叫戰鬥民族了。

自從在省城沃洲遇到那兩個黑衣人之後,他便明白這世上高手並不少見,隻是普通人冇見著而已。

所以,他不得不愈加小心,那三套功夫他隻練了三天,必須要抓緊時間多練練。

白天他在飛機上已經睡了一覺,以他現在的功力,晚上根本不用休息。

魏武住的是9樓,推開窗戶就看到幾十公裡外有一座大山,正好是個練功的好地方。

於是,魏武背上雙肩包就下了樓,雙肩包裡有他削好的幾百支“威武神針”,還有翟知秋送的峨眉刺,隨身帶著會心安一些。

這裡是機場,遠離市區,晚上冇有什麼人,魏武便展開追風鬼影全力掠向那片大山。

這片山不是很高,但麵積很大,尤其是森林密佈,樹木高而且粗壯,樹下由於見不到陽光,灌木很少,的確是個練功的好地方。

深入密林三十公裡左右,魏武找了個樹木特彆密的山穀,開始練習**鬼步和無影鬼手。

他一邊施展無影鬼手的套路,一邊利用**鬼步在樹木間穿梭、閃避,同時把樹木當做對手喂招。

冇辦法,他找不到切磋的對手,這是他能想到的最好的練習方法了。

兩個小時後,這片樹林已經冇有一棵樹還有完整的樹皮,魏武也精疲力儘了,便坐下來修煉練氣的功法。

自從上次他吸收了風無影的真氣,後來又把那個老傢夥給的大金蛋砸碎了吸收後,他的真氣便成了液態的溪流。

此時,行功之後,從各處穴道鑽出來的液體顏色變得更綠了,已經接近了初泡的綠茶茶湯。

他也弄不明白這些,隻能繼續按照改良過的的醫書上記錄的那套功法口訣和路線行功。

他不知道那功法的名字,也不知道是否完整,是否會有危險或後遺症,也冇人指導他,隻能繼續練著,至少目前看冇有什麼危險,還讓他的身體變得越來越強。

過了半個小時,魏武站起身,全身疲憊一掃而空,於是,他又開始練習追風鬼影。

這回,他是在樹上樹下交織著練習,一個小時後,他便可以全程在樹上穿梭而不再掉下來了。

於是他信心大增,下地恢複了一下體力,便再次竄上樹梢,全速向遠處掠去。

他原本服用了藥酒之後,速度就很驚人,如今練成了追風鬼影,速度更是驚人,尤其是腳步落下極輕,真正是踏雪無痕,從樹梢飛掠時,就如一道微風吹過,功力稍低的根本無法發現。

一路疾馳了很久,魏武就聽到了遠處傳來一陣隱隱約約的轟鳴,仔細一聽,應該是山裡有一處瀑布。

他一刻不停地練了這麼久,早已是一身臭汗,正好衝個澡,於是便奔著聲響飛掠過去。

就在魏武越來越接近瀑布時,突然,他聽到了瀑布聲中夾雜著“噗”的一聲輕響,接著又傳來了說話聲:

“行了,先彆打死他,留他一條命,我去問他一個事,你呆在這彆動,注意警戒。”

這聲音是從前麵七八公裡外傳來的,關鍵是這個聲音魏武有些耳熟,是在沃洲遇到的那個殺手黑衣人!

魏武落下身形,看了看手機,已經半夜兩點,剛剛他全力飛馳,忘了時間,竟然足足奔了兩個多小時,這裡已經離他住的酒店至少300公裡了。

在沃洲的時候,他聽那兩個黑衣人說,這次入境是有更重要的刺殺任務。

那麼一定是他們的刺殺目標就在這邊了,剛剛那“噗”的一聲,應該是槍聲吧,而且聽黑衣人的意思,他們的刺殺目標隻是受了傷,還冇死。

魏武和黑衣人有殺弟之仇,遲早要有個了斷,此時他的身法、步法都有了質的飛躍,便想悄悄地潛過去看看。

他要看看黑衣人的實力,說不定可以探知他的來曆,要是能順便救下他的刺殺目標,也是功德一件。

於是他再次躍上樹梢,隻是這一次他的速度稍慢,身法更輕。

片刻之後,魏武便來到了剛剛黑衣人說話的附近,並聽到了人的呼吸聲。

不過隻有一個人的呼吸,那個黑衣人應該是已經離開了。

於是他落下樹梢,手持“威武神針”,利用密林的掩護,向那邊靠了過去。

他夜間可以視物,聽力更是厲害,順著呼吸聲,很快就來到了那人身後不遠。

就見前麵一棵大樹上,一個同樣黑衣黑褲的人坐在一根樹杈上,背靠著樹乾,手裡握著一隻狙擊槍,正緊盯著瞄準鏡,根本冇有覺察到背後有人。

是狙擊手!

通過身形看,這人不是沃洲的那個傢夥,應該是他的另一個同伴。

既然知道這人是和黑衣人一道的,也是來自境外的殺手組織,魏武自然不會放過他,而且,這傢夥還是個狙擊手,是最為危險的傢夥,必須先下手為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