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六十三章又見黑衣殺手

為了一擊必中,魏武又悄悄地向狙擊手那邊靠近了一些,一直到了距離四五十米的地方,這才腳步輕點地麵,一躍而起後,左腳在一棵大樹上一蹬,借力越過二三十米,同時右手揚起,手裡的三根竹簽便向著狙擊手飛掠過去。

那人也不是普通人,魏武腳步在樹上借力的輕微聲響還是被他捕捉到了,回頭看去,黑漆漆一片,什麼也看不到,隻是有微風撲麵。

那人心知不好,隻是還冇等他有所反應,就感到兩個肩窩和咽喉一痛,身子一軟,就向樹下墜去。

魏武不等他身子落地,伸手抓住他的後頸,輕輕地放了下來。

也不知道附近還有冇有人,尤其是那個黑衣人剛剛還在這說話,雖然魏武冇聽到其他的呼吸聲,但估計也冇有走遠。

他擊中狙擊手的咽喉,就是不讓他叫出聲,另外兩根竹簽刺的是肩窩的雲門穴,就是讓他兩手失去行動力,防止那傢夥身上還有武器,畢竟咽喉那一下,隻能阻止發聲,卻並不致命。

同時,接住他的瞬間,魏武便製住了他的穴位,讓他不能動彈,隨即把他拖到了一塊大石頭的後麵。

魏武把那傢夥拖到石頭後麵藏好,又迅速掏出幾根銀針,在這傢夥身上又紮了幾針,確定這傢夥至少三個小時後才能醒來,這才拔了他咽喉的竹簽。

咽喉這根竹簽,魏武用的是最細的一根,隻是比縫衣針略微粗點,所以並冇有造成致命傷,他還打算等製服了那名黑衣人之後,再來審訊一番,弄清楚他們的來曆,至少做到知己知彼吧。

拔下竹簽的時候,魏武看見這傢夥左側鎖骨下麵紋了一隻比綠豆大點的蜘蛛,紋身雖小,卻是栩栩如生。

那蜘蛛是紅褐色,麵積很小,要不是魏武的視力好,就算是大白天,人家也隻會以為那是一顆痣,很多人都有這種顏色的痣,一點也不會懷疑。

魏武找了一棵大樹,把這傢夥送到樹上,用藤蔓綁牢了,又給他搜了身,果然,這傢夥身上還有兩把手槍,一把軍用匕首,另外還有十幾個彈夾。

隨後,魏武又躍上原本狙擊手藏身的那棵樹,找到了那把狙擊槍,旁邊還有一隻皮箱,看樣子應該是用來裝這把狙擊槍的,箱子裡還有不少子彈呢。

順著狙擊槍指向的方向,魏武看到了近一公裡處的山穀下有一間石屋,石屋旁邊是大片的殘垣破壁,不遠處有一條白練般的瀑布從百多米的懸崖上飛流直下。

透過狙擊槍上麵的瞄準鏡,魏武看到了沃洲遇到的那個被稱作大哥的那個黑衣人,他正在石屋裡背對著大門站著,他的前麵還有一個癱坐著的人,隻是被黑衣人擋住了,看不清。

魏武雖然冇當過兵,但以前還是經常上山打獵的,那時候村裡還有不少獵戶,魏武經常跟他們一起上山打點野味。

而且在聯防隊的時候,還是摸過槍的,那時候每年都要對他們進行兩次培訓,培訓期間會有一天是手槍射擊。

所以,他拿著長長的狙擊槍,仔細看了一下,便把槍拆解了裝進皮箱,然後提著箱子,找了個更加隱蔽的場所藏好。

他可不想等他去了石屋那邊,背後讓人開了黑槍,所以,他不僅帶走了兩把手槍,還隨身帶走了狙擊槍的槍管,這樣,就算有人找到了狙擊槍,也冇法開槍了。

石屋離瀑布很近,巨大的轟鳴聲掩蓋了周邊的所有聲音,所以,他無法確定附近有冇有其他人,也不知道石屋那裡有什麼情況。

為了防止黑衣人還有同夥在密林中或石屋裡,同樣拿一把狙擊槍等著他,這次他把追風鬼影和**鬼步融合在一起展開。

這樣不僅速度快,落腳也是飄忽不定,即使是有槍,也無法短時間捕捉到他的身影。

到了石屋近前,他找了一處殘破的斷壁,蹲下身子掩住身形,避免有人從背後偷襲,然後順著牆根慢慢靠近了石屋。

到了屋外,終於聽到了說話聲,說話聲混在轟鳴的水聲中,但魏武還是能夠分辨的。

同時,也透過半掩的木門,他也看到了裡麵的情景。

石屋不大,跟以前鄉下的房子一樣,分成了三間,兩邊房間裡的情況看不到,隻能看到中間的堂屋。

那個在沃洲見過的黑衣人,此時正背對著們,在他的麵前,一個十一二歲的少年正癱坐在地上,嘴角流著血,身後卻是緊緊護著一個身披袈裟的老和尚。

就聽黑衣人冷冷地說:

“老和尚,乖乖地交出東西,我便饒了你們兩個。”

老和尚胸口染血,看上去十分虛弱,語氣卻是很淡定地說:

“剛纔我已經說過了,我不知道你說的是什麼東西。

這裡也就這麼大地方,看中了什麼儘管拿去就是,隻要彆傷了孩子就行。

老和尚行將就木,與世無爭,也不知道何處得罪了施主?”

“嗬嗬,你的確冇有得罪過我,我也不知道你到底得罪了誰,我就是一個殺手,拿人錢財與人消災,僅此而已。”

“嗬嗬,竟然還有人要老和尚的命,莫非雇主的目的就是要找你說的什麼東西?”

“雇主是要你們兩個的命,東西是我自己要找的。

我問你,你十年前救這孩子的時候,可是順手帶走了近百塊頂級的翡翠,其中有一塊鮮紅色的翡翠現在什麼地方?”

老和尚恍然道:

“原來是他們!冇想到竟然找到了這裡。

不錯,當時我確實順便弄走了一些翡翠,不過在路上就賣掉了,你說的紅色翡翠,我冇注意。”

老和尚一邊說,一邊掙紮著把身前的少年往身後拉,少年倔強地掙紮著不肯離開,被老和尚狠狠瞪了一眼,纔不情不願地躲到了老和尚的身後。

“嗬嗬,老和尚,你覺得你現在有保護他的能力嗎?

要是你交出了那塊翡翠,我便放了你們,讓你們離開這裡,否則就隻能取了你們的命,然後再慢慢找。”

“哦?是嗎?他們雇你來的時候冇跟你說,千萬不要靠近我嗎?”

“冇錯,他們的確是讓我不要靠近你,我知道你的功力了得,所以我才安排了狙擊手。”

“原來這一槍不是你開的,外麵還有人?好啊,那咱們就一起上路吧。”

“一起?哈哈,難道你死到臨頭還有什麼手段不成,我...我...,你...”

黑衣人突然就說不下去了,緊接著,魏武就見他雙手捂著肚子慢慢地跪了下去,接著就栽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