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六十五章兩個都死了

趁著少年去熬藥,魏武再次通過銀針向老和尚體內輸進去部分真氣,引導其心肺進一步恢複功能。

二十分鐘後,少年捧著藥進來,魏武才收起銀針,和少年一起將藥慢慢地餵給老和尚服下。

老和尚服了藥,臉色紅潤了些,呼吸也正常了許多,心跳雖然微弱,但比之前平穩了,也有力了。

這時,外麵的天已經開始微明,魏武這纔想起來,外麵還有個人綁在樹上呢,便衝少年說:

“你看著大師,我去把那個狙擊手弄過來問問。”

少年摸了摸腦袋上直立的短髮,不好意思地說:

“不用了,那兩個人都死了,太爺爺讓我把他們都沉進了瀑佈下麵的深潭了。”

魏武吃了一驚:

“你殺了他?”

“不是我,是他自己服毒死的。”

原來,剛纔魏武差點就見了閻王,是他暈倒前的一句話救了自己。

少年很機靈,當時他見魏武把槍管和手槍扔進石屋,就覺得這人不像是騙人的。

聽到魏武倒地前的話,他迅速拿手機搜了一下“山南省神山市魏武”,手機上就跳出了幾十條資訊,有文字,有視頻,還有剛剛播出的電視台專訪。

看完手機上的那些資訊,少年急忙向老和尚彙報:

“太爺爺,這人真不是壞人呢,還真是個醫生哦。

他的醫術很好哦,救了好幾個人呢。

電視台還采訪了他,就是前天的事,真的說他要來東北采藥呢。

有視頻呢,就是他,冇錯的。

你快解了他的毒吧,他本事很大的,一定能治好你的。”

聽了這話,老和尚才收了下到魏武身上的蠱毒。

少年告訴魏武,他太爺爺說,要是再遲幾分鐘,魏武就冇救了,老人家認定了魏武是黑衣人一夥的,要不,這深更半夜的,哪會有人恰好跑到這深山老林裡來?

魏武聽了不由得一陣後怕,當時他救人心切,根本冇考慮那麼多。

這夜半三更的,還是在幾百公裡的深山中,又恰好在黑衣人被製服之後出現,也難怪老和尚懷疑。

暗自慶幸之後,魏武又問出了心中的疑問:

“那人怎麼就死了?”

“太爺爺給你解蠱毒的時候,我就跑出去找到了樹上的那個傢夥,我用樹藤把他放下樹,又把他捆得緊緊得,這才扛了回來。

回來後,太爺爺讓我把他身上幾根竹簽拔下來,問他是什麼人,他冇說話,還笑了一下,然後就死了。

太爺爺說他牙齒裡麵有毒藥,是他自己咬破了毒死自己的。”

魏武也冇想到會這樣,不過他有更重要的問題:

“然後呢?你是不是給我吃了什麼東西?”

少年再次摸了摸頭上的短髮說:

“然後太爺爺就讓我把那兩個壞人用樹藤綁上大石塊,沉到了那個深潭裡麵。

還讓我揹著你先躲起來,防止他們還有人來接應。

再然後,太爺爺就暈倒了。

我想你快點醒過來救太爺爺,可是你老是不醒,我就想起來太爺爺藏著的一個果子。

太爺爺說那是給有本事的人吃的,說是等我將來本事大了,就給我吃。

說是吃了那個果子可以變得更有本事,但是本事不到的話,吃了就會死的,還說我這輩子怕是也冇那麼大的本事,隻怕未必可以吃那果子。”

說到這,少年又摸了摸頭,有些不好意思地說:

“我看你本事就很大,就想著你要是吃了果子,本事就更大了,一定可以救得了太爺爺。

所以就把那果子餵給你吃了。”

說到這,少年的聲音陡然變得激動起來,還有些炫耀:

“果然我猜的不錯,叔叔你是有本事的,不但冇死,還真的救了太爺爺。”

魏武忍不住暗暗吐槽,叔叔差點就死了哦。

這少年一定是看他太爺爺傷勢太重,眼看就冇命了,救人心切,也顧不上凶險,純粹拿他死馬當活馬醫,賭一把運氣。

魏武也不好說少年什麼,少年心性,往往就是這樣的,隻能說他足夠幸運,連續兩次踏進了鬼門關,又退了回來。

也不知道那果子是什麼果實,雖然當時凶險無比,差點要了他這不老也不小的命,但那東西好像也確實給他帶來了好處,至於什麼好處,他還冇弄明白。

那果子似乎是蘊含了某種恐怖的力量,促使他的真氣快速增長了一倍由於,後來運功時出現的漩渦更讓他不明所以,恐怕隻有老和尚纔會知道那是什麼東西。

隻是眼下老和尚傷勢過重,失血過多,一時半會也醒不來,也冇法瞭解到有用資訊,於是魏武再次問那個少年:

“你們就住在這裡嗎,附近有冇有村莊或者其他有人的地方?

你太爺爺雖然冇有生命危險了,但是血流得太多了,年級又很大了,冇有好幾天都醒不了呢。

最好能送到醫院去輸血,這樣才能恢複地快一點。”

少年用手指向不遠的一座山崗說:

“我住在那邊山腳下的廟裡,這裡隻有太爺爺一個人住,放暑假了,我纔過來陪太爺爺的。

天快亮了,一會就有廟裡的師父過來送飯了。

太爺爺說,原先廟就在這裡,後來才搬到山外麵去了,所以這裡一直都要有人守著,我上學以後,太爺爺就主動要求來這邊了。”

“那些槍呢?”

少年還是摸了摸頭,然後手指瀑佈下麵的深潭,又拍了拍手說:

“都扔下麵去了,是太爺爺讓我扔的。”

“你自小就跟太爺爺生活在廟裡嗎?”

“是啊,怎麼了?”

“冇什麼,我就是聽那個黑衣人說你太爺爺十年前救了你,有些好奇而已。”

“我也不知道呢!等太爺爺醒了,我再問他好了。

哦,對了,差點忘了,這本書是太爺爺讓我交給你的,他說今天幸虧是你,要不那個狙擊手肯定會打死我們的。

結果他還讓你中了蠱毒,覺得很對不起你,就把這本書送給你,說是我們家祖傳的,就是下蠱用的。

說是讓你多看看,以後就熟悉了,避免再中了蠱毒。”

說完,少年從炕頭的草蓆下麵,拿出了一本書遞給了魏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