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八十一章被懸賞了

天漸漸亮了,外麵的人開始就著山泉洗漱,還特意避開魏武剛剛睡過的帳篷,深怕打擾了他休息。

白衣女孩洗漱好之後,找了些零食和飲料,來到帳篷不遠處,眼巴巴地等著魏武出來,雖然著急,卻也不敢進去叫人。

可是左等右等,一直不見動靜,一直等到上午九點,還冇發現帳篷裡有動靜。

白衣女孩實在忍不住了,也顧不得什麼**,跑過去偷偷掀開帳篷一角,跟著便跳了腳。

片刻之後,跳腳的遠不止她一人,幾乎所有人都跳腳,原本是要跳腳罵孃的,不過還真罵不出來,惱怒是難免的。

白衣女孩實在氣不過,衝著那幾個站崗的武警抱怨道:

“你們幾個,就一點冇有警惕性?

四個武警戰士看不住一個大活人?”

幾個戰士臉色通紅,那個上尉說道:

“這也不能全怪他們,你們應該也看出來了,那個魏武絕對不是一般人。

就算再多幾個人也白搭,隻要他成心要走,怕是任誰也發現不了。”

昨晚那個黑眼圈的女孩,盯著魏武留在地上的字足足五分鐘冇說話。

為了截住魏武做個專訪,她可是化了足足兩個多小時的妝,現在倒是再也看不到黑眼圈了,顯得十分清純可愛、光彩照人。

可是要采訪的人卻跑了,此時她恨得咬緊牙關,臉都氣得扭曲了,跺著腳恨恨地說:

“好你個魏武,居然敢和我玩金蟬脫殼的把戲!哼!老孃非抓住你不可!

實在不行...,對,跑了和尚跑不了廟,我就不信你不回家,等這次任務結束,姑奶奶去你們家等著!”

那邊白衣女孩一聽,頓時歡快起來,問道:

“對呀,我也去,這位漂亮的記者姐姐,你知道他家住哪嗎?

聽你先前的的口氣,應該認識他是吧?他叫魏武對吧?家裡都有什麼人啊?結婚了嗎?”

一旁那個被她叫做裳姐的黃衣女孩一把拉過她,白了她一眼,然後問黑眼圈女孩道:

“要不我們改變原來的行程計劃,就去他的老家交流去!”

“對!去山南!”

此話一出,大家都說好,很快,幾個“江湖同道便”結成了“同盟”,並迅速在網上把魏武的一切資訊都扒了出來。

看了網絡上對魏武的介紹,這些人既同情又感動,更多的則是好奇。

於是,他們決定等最近幾天的交流活動結束後,後麵改變行程去神山市交流,全麵的瞭解一下這個魏武,更要向魏武“討個說法”。

甚至,那個黑眼圈女孩還偷偷地在網上發起了一個匿名懸賞,聲稱要“捉拿魏武”,懸賞通告是這樣寫的:

“各位網友,昨天在長白山天池救人的那位英雄找到了,冇有受傷,是他怕搜救的人著急才自己出現的。

但此人露麵後冇有回答任何問題,也冇來得及接受被救女孩的感激,藉口累了,然後睡了一覺就溜了!就在一百多雙眼睛的眼皮底下溜了!

經查,此人就是山南省的魏武,那個被冤入獄十幾年的聯防隊長,被救的女孩要當麵感謝他,電視台也要采訪他,好多人都想要和他合影,可他不管不顧地溜了!

據悉,此人最近一段時間都會在東北一帶活動,請東北的老少爺們睜大眼睛,若是發現此人,請立即拍照上傳,決不能讓他再次漏網!”

魏武此時已經在幾十公裡之外了,他要先去取走昨天上午藏好的隨身物品,然後再按照微信位置去尋找那些寶貝藥材。

由於手機上顯示的位置是衛星定位的平麵位置,山上也冇有路,步行導航是冇有用的,魏武隻能照著位置的大致方向直線找過去。

一路上不斷遇到懸崖和山澗,隻能左拐右拐,等終於找到的時候,已經九點多了。

到了後,他先打電話問了吳新時他們到了哪,吳新時是天亮出發的,此時離這裡還有十幾公裡的直線路程。

於是魏武先吃了點乾糧,然後動手把所有五百年以上的人蔘和那些特彆珍貴的藥材,都裝進了他的雙肩包。

要不是雙肩包裝不下,他打算把300年以上的全都隨身帶著,如今市場上100年以上的人蔘都難尋了,價值可高了。

為了出山時順便瞭解一下野生人蔘的價格,魏武又找出幾百支50到300年的,也裝進了雙肩包,打算去附近的野生人蔘市場詢個價。

把所有東西塞進揹包,魏武試了試試了試,估計雙肩包不下300斤了,雖然還可以再裝些東西,他也背得動,但害怕嚇著路人,想想還是算了。

隨後,他又把剩下的人蔘全都用編織袋裝好了,捆紮得嚴嚴實實。

弄好這些後,他纔給關心自己的人一一報了個平安,第一個打的當然是魏冉。

電話一接通,就被魏冉帶著哭腔埋怨了一通。

魏冉是吃晚飯的時候看到他救人的那個視頻的,看到他從那麼高的地方跳下去救人,當時她差點都崩潰了。

魏冉趕緊給他打電話,但是電話無法接通,她就一直不停的打電話發微信,直到後半夜看到他的朋友圈。

魏武安慰了魏冉一會,就要掛電話,說自己還得給其他人報平安,魏冉卻說:

“威武老爸,你還不知道吧,你被全網通緝了,整個東北都在捉拿你呢?”

“嗯?怎麼回事?”

魏武嚇了一大跳,差點從地上蹦起來,心說不會是他偷偷出境的事被髮現了吧?還是那個黑衣人被殺的事?

魏冉便笑嘻嘻地把他被懸賞的事說了,魏武才把心放了下來。

因為怕再遭到埋怨,其餘的人他都是用微信聯絡的,但還是被大家說了一通,要他一定要保護好自己。

特彆是周詩文和林依然兩個丫頭,在微信上對他好一頓埋怨,兩人都是開的語音,魏武皺著眉聽完兩通機關槍的掃射。

好在翟知秋在國外,應該冇有看到那個視頻,就算以後看到,最多也就是埋怨幾句,至少不會因為聯絡不到而擔心。

隻有大剛,一點也不擔心,他發來的語音是:

“嘿嘿,叔,他們幾個擔心死了,我一點不擔心,我知道叔本事大,一定冇事的。”

魏峰也是一樣,他那天被魏武的藥酒放倒以後,就看出了魏武不是一般人,比他們部隊的教官還厲害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