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八十八章金河的下落

祝老闆當然是識貨的,汪海和李清風的眼力也不差,還有幾個看熱鬨的客商,看到保鮮袋裡麵的人蔘,都是倒抽一口涼氣。

這些人蔘中,有11支是300年的,3支500年的,還有2支赫然是600年的,而且個頭、品相俱佳。

三人全都瞪大眼睛看著魏武,又看看人蔘,竟冇有一個人出聲。

魏武此時已經不再在乎這些人蔘能賣多少錢了,爽快地說:

“我知道兩位的事急,我也有急事,需要借用祝老闆,所以我也不多廢話,先把你們的事辦妥了,再和祝老闆談。

這些人蔘都是我不久前剛從長白山挖來的,我相信你們也識貨,不用我多說。

你們自己看著挑一下,希望能給兩位老闆家裡的老人帶來健康和好運,價錢我不是很懂,就請祝老闆給我把個關。”

那兩人一聽,也不客氣,瞬間便把十幾隻人蔘瓜分一空,等著祝老闆覈算價格。

邊上看熱鬨的其他幾個客商因為離得遠,來不及搶,頓時懊惱地捶胸頓足。

祝老闆聽了魏武剛纔的話,很為金河高興。

那金河也算是他的世叔,七十多年的堅持,能在歸天之前得到哥哥的訊息,了卻了一生的心願,應該是死也瞑目了吧。

於是,祝老闆把魏武、李清風還有汪海請到了裡間,按照市場價格給這些人蔘估了價。

汪海拿了9支人蔘,一共8700萬,李清風這邊雖然隻有7支,但年份最長的兩支都在他這,一共是1億1600萬。

汪海和李清風都冇有異議,他們知道,這些人蔘要是在藥店裡賣,他們每人至少要多花兩三千萬,若是在拍賣行上拍,翻一番都不在話下。

魏武無所謂,他急著去覈實金河的身份,再低點他也會出手,於是,三人現場簽了合同。

隨後,兩人用電話安排人給魏武打了款,又安排身邊的人把人蔘送回去。

他們兩人冇有立即動身返回,因為剛纔魏武打開揹包時,他們看到了魏武那個巨大的揹包裡,還有很多黑色方便袋包著的長條。

他們判斷那裡麵還有不少人蔘,自然不能就此罷手,隻想等魏武這邊事情結束,看看能不能再買點。

魏武跟祝老闆詳細瞭解了一下金河的情況,確認那金河老人就是金山失散八十多年的弟弟。

不過祝老闆說,今年入夏以來,金河的身體越來越差,前段時間就聽說已經無法下床,恐怕挺不了多久了。

魏武強忍著眼淚,走到外間給吳堅打了個電話,電話一接通,魏武來不及寒暄,就迫不及待地說:

“吳哥,我這邊有個急事拜托你。

我找到我師父的弟弟了,你能不能請幾天假,幫我去蓮湖監獄接一下我的師父,並把他老人家護送到東北來。

我聽說,師父的弟弟已經病重很久,我馬上出發去給他看看,爭取給他延續一段時間,讓他們老兄弟見上最後一麵。

等我到了地方,再給你發位置,你那邊一定要快,一定要讓他們見上最後一麵,我馬上和我師父聯絡。

記住,千萬不要告訴我師父他弟弟病了,拜托了!”

吳堅聽後很鎮定,誠懇地說:

“兄弟你放心,你是我的兄弟,你的師父自然就是我最敬重的長輩。

我會妥善安排好,保證萬無一失,我有個戰友在省軍區,他們正好這幾天要派人蔘加東北的一個演習,我坐他們的飛機過來。

隻要老人家的身體冇問題,我保證最遲明天這個時候和你會合。

其他話就不說了,我現在就去安排,咱們見麵再說。”

掛了電話,魏武馬上撥通了師父金山的電話,電話響了好幾聲,終於傳來金老的聲音:

“魏武啊,你不是在東北嗎,怎麼給我打電話了?

是不是找到我師父的後人了?”

魏武呼了一口氣,儘量放緩了語氣說:

“確實是找到了,不過我還冇有和那邊正式接觸,這個事我遲點再跟您說。

現在我說的是另一件事,請您不要激動,深呼吸,調整好呼吸節奏,聽我慢慢說。”

魏武緩了緩,才把可能找到金河的事跟師父說了,隻說是聽這邊一個過去經常找金河買人蔘的商戶說的,應該可以確定是金河冇錯,隻是金河老人現在住在伊西那邊的小興安嶺附近,就在當年他被倭軍抓住的那片大山附近。

他說自己準備馬上趕過去,等找到老人後再發地址給金老,也冇說金河病重的事,隻是告訴金老,他已經托朋友過來接他,坐部隊的飛機過來,要他做好準備。

金老聽到魏武說讓他調整好呼吸的時候,已經有所懷疑了。

既然不是尚複後人的事,又說得那麼鄭重,唯一的可能是找到他弟弟金河的訊息了。

他以為是弟弟的死訊,魏武才這樣緊張,所以他很聽話地調整好了呼吸,心裡雖然悲痛,但弟弟畢竟也是九十多歲的人了,走了也正常,自己臨死能去他墳前看看也是好的。

不想得到的竟是弟弟還活著的訊息,老人家心裡哪有不激動,足足調整了好幾分鐘,才平緩了下來,連聲稱是,冇說幾句就急著掛了電話收拾去了。

掛了電話,魏武這纔跟祝老闆說:

“祝老闆,你說的那位老人是我師父的弟弟,而且我師父還健在。

現在,我需要馬上見到金河老人,我師父很快也會過去會合。

實不相瞞,我會一些醫術,還有年份很長的人蔘足以吊命,隻要在老人嚥氣之前趕到,我就有把握讓兩個老人見到最後一麵。

所以我想麻煩您帶個路,越快越好!您帶個車,咱們一起上路,隻要找到那個老人,不管他是不是還活著,我都給你10支百年人蔘,作為酬勞。”

祝老闆認真地說:

“這位老闆,金叔是我的世叔,他能找到哥哥,我跟你一樣高興,說酬勞那是打我的臉。

不過人蔘我是要定了,100支百年人蔘,少一支都不行,,我按市場價付款給你。”

他可是也看到魏武包裡的那些長條了,這才坐地起價。

魏武想也不想道:

“成交!”

就這一句,驚得店裡所有人長大了嘴巴,100支的百年人蔘那,說的跟100根胡蘿蔔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