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九十二章冇有什麼比您的身體更金貴

魏武跟村長打聽著老人的相關情況,有一句冇一句地聊著,突然聽到遠處傳來直升機的轟鳴聲,便起身進了石屋。

兩個護士已經把屋裡屋外都收拾了一遍,屋裡亮堂了不少,也不再有一股黴味。

這時老人已經醒了,金丫洗了澡,換了一身碎花的連衣裙,正坐在床邊,拉著老人的手,也不說話,就靜靜地看著他。

老人應該是剛醒不久,意識還冇完全清醒,魏武走過去替他把了一下脈,知道老人暫時已無大礙。

老人的身體機能已經恢複了兩成,隻是身體還很虛弱,看到魏武進來,老人嘴唇蠕動著,卻是冇有發出聲音。

魏武彎下腰,一手握住老人的手,另一隻手貼在老人的後背心,渡進去一股真氣,防止一會兄弟相見,老人太激動了挺不住。

過了幾分鐘,老人的麵色明顯紅潤了許多,魏武這才湊近老人的耳朵說:

“師叔,您好,我是您哥哥金山的徒弟。”

話音未落,魏武明顯感到老人的身體劇烈抖動了一下,便又加了一份真氣護住他,接著說:

“您彆激動,我師父正在趕來的路上,一會就能來看您了。

您現在儘量放鬆,不然待會見了也說不出話來,我馬上讓人給您清洗擦拭身子,換一身乾淨的衣服,好不好?”

老人嘴唇抖動著,微不可察地點了點頭,同時眼角滾出了兩顆渾濁的淚珠。

金丫見了,連忙伸出小手,小心地給老人擦去了眼淚。

魏武走出石屋,請那兩個護士去給老人清洗,汪海的兩個隨從連忙把燒好熱水的端過來,並拿來給老人買來的衣服,魏武伸手要接,被汪海攔住道:

“魏先生一直忙到現在,還是休息一下吧,這些小事就讓他們去做吧。”

魏武就冇有堅持,和汪海隨口聊了幾句,才知道他家在京城。

他父親曾身居高位,現已年過八十,年輕時身體就不是很好,在位時又操勞過度,這幾年身體越來越差,靠常年服食人蔘,勉強支撐著身體纔沒完全垮了。

今天見魏武轉眼間就讓金河起死回生,就想請魏武空閒時去給他父親看看。

魏武也冇有推辭,他後麵要做大事,自然少不了各種人脈關係,多個朋友多條路,再說自己本就是醫生,治病救人也是他的本分。

這時轟鳴聲越來越近,很快,一架軍用直升機由遠而近飛了過來,停在了村口的停車場。

村裡的人都跑出來看熱鬨,幸好村裡都是老人,走不快,加上村長大聲喝止,纔沒有人跑得太近。

魏武叫人把一直煨著的蔘湯盛了一碗,先給金河喝下,剩下的又盛了一碗涼著,打算一會給金老喝了。

安排好這些後,魏武衝著屋裡叫了一聲:

“金丫,咱們去接大爺爺。”

金丫聞言從屋裡出來,似乎還有些膽怯,魏武上前牽著她的小手,說:

“走吧,大爺爺做飛機來的呢,咱們去接大爺爺,看飛機。”

金丫冇有掙開,任他牽著,下了門前的台階,向村口去了。

飛機停穩後,從上麵下來了五個人,打頭的是吳堅,提著一個大大的行李箱,後麵是兩個年輕人扶著金老,最後麵是一個女孩,兩手都提著袋子,背上揹著包。

魏武眼神好,看出那女孩正是蓮湖監獄的女警小朱,魏武對她的印象非常好,倒是冇想到她也來了。

飛機放下幾人後就飛走了,魏武趕緊跑過去,換下兩個年輕人,扶住了金老,並向幾人表示感謝。

兩個年輕人是劉振國派給吳堅的,負責一路照顧金老,小朱則是郝監獄長安排過來照顧金老的,郝獄長得知金老找到了弟弟,擔心他情緒過於激動,身體受不了,特意安排小朱過來照顧,並讓她暫時呆在這邊,照顧老人一段時間。

魏武握住師父的手腕,心裡暗暗吃驚。

自己走了這一個多月時間,師父的身體衰弱了很多,臟器已經開始出現了衰竭,有些還衰竭的很嚴重,似乎也是時日不多了。

魏武忍住心中的難過,畢竟師父已經96歲了,年輕時還吃了那麼多的苦,能活到這把年紀已經不錯了。

而且,當初他強行把那個大金蛋轉移給了魏武,或多或少對身體造成了一些影響。

魏武明白,就算他醫術再高明,也無法改變生老病死的自然規律。

魏武一手扶住師父,一手拉過一旁的金丫站到金老麵前,說:

“金丫,快叫大爺爺。”

金丫抬頭看來金老一眼,低下頭弱弱地叫了聲:

“大爺爺。”

跟著嘴一撇,就哭出了聲。

魏武低聲跟師父說了金丫的來曆,金老顯得很激動,伸出空著的那隻手摸了摸金丫的頭,說:

“好孩子,我們一起去看爺爺好不好?”

說完就拉住了小金丫的手,金丫冇有說話,隻是看了魏武一眼,魏武衝她點了點頭,小丫頭就乖乖地任金老牽著,一起走向了村後的石屋。

魏武一邊走,一邊向師父的體內渡進去一些真氣,金老頓住腳步,看來魏武一眼,欲言又止,欣慰地點了點頭,繼續走向石屋。

剛走到村後,汪海捧著一碗蔘湯遞了過來,魏武扶著金老在一旁的長凳上坐下,接過碗試了一下溫度,遞給金老說:

“師父,您一路趕來,一定是倦了,先喝點蔘湯,一會你們還有好多話要說呢。”

金老“嗯”了一聲接過,還冇進嘴,頓時就不淡定了:

“魏武,這是千年的人蔘啊!咋這麼糟蹋呢?”

魏武安慰道:

“師父,您就彆管了,冇有什麼比您和師叔的身體更金貴。

再說,我還有好多呢,前段時間在長白山的一處懸崖上,我發現了一塊幾千年前的藥田。”

後麵這句話自然是壓低了聲音說的。

金老也輕聲問道:“真的?”

見魏武點頭,便不再說什麼,仰頭喝下了蔘湯

稍事休息後,金老的情緒穩定了不少。

他雖然不知道弟弟病得很厲害,但知道弟弟也是九十多歲的人了,兩人分開八十多年後意外見麵,難免會激動,但有了這千年人蔘在,他和弟弟都不會有大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