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九十三章兄弟重逢

魏武扶著金老進了屋,就見金河已經洗換一新,坐在了輪椅上。

金河剛剛又喝了一碗蔘湯,此時精神好了很多,看到魏武扶著一個老人從外麵進來,老人便意識到了什麼,霎時眼淚便流了一臉,雙手緊緊抓住輪椅的把手,把臉憋得通紅,似乎是攢足了力氣,這才顫聲道:

“哥!”

金老放開了金丫,一路小跑著來到了金河的近前,俯下身子,拉著金河的手,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隻是流著淚一個勁地點頭。

少頃,兩個老人摟在了一起,無聲地流著眼淚。

魏武守在一旁,雙手各拿著十幾根銀針,隨時準備出手。

小朱放下手裡的行李,從一邊搬來一把稍矮的竹椅,扶著金老坐下。

兩人哭了一陣,又相互撫摸著對方,然後又都咧著嘴笑了。

魏武見兩人逐漸恢複了平靜,伸手給兩人探查了一下脈搏,這才示意大家退到一邊,讓他們老兄弟說話。

所有人都自覺地出了石屋,隻有那金丫,一手扶著輪椅,一手握住金河,眼睛一會盯著金老,一會看看金河。

那條大狗就趴在他腳下,警惕地盯著金老。

魏武聽那金丫喚那狗叫笨熊,便也叫了一聲,衝它招招手。

那狗見魏武叫它,立即跑了過去,離著魏武十米開外便俯下了身子,一路爬著過去,尾巴搖地飛快。

到了近前,魏武伸出手打算摸摸它的背,那狗卻就地一滾,把肚皮朝上亮給了魏武,那金丫見了,恨恨地衝這邊瞪了一眼。

魏武伸手摸了摸狗的肚皮,起身走向了吳堅和小朱,小朱笑著跟魏武說:

“魏大哥,你可真是深藏不露啊,這出來一個月,可驚著我了!

這段時間,蓮湖監獄裡不管是獄警還是犯人,聚在一起時,聊的最多的就是你,郝獄長特意組織所有犯人觀看你在小鎮上辟謠和救人的那段視頻。

我可是看了好多遍呢,還有省電視台的專訪和這次高空救人,我都看了。

我們都納悶了,怎麼會這樣呢?那時候可看不出你有這麼大的本事。

魏大哥,你藏得真夠深的!”

魏武打著哈哈說:

“嗬嗬,還真不是我藏著,主要是出來後心情好了,以前學的一下子就進步了,也許是老天爺看我可憐特意眷顧我的吧。”

小朱笑著說:

“我纔不信呢,冇想到,魏大哥很老實一個人,出來後也學會騙人了!”

魏武訕笑道:

“我說我遇到奇人了,傳了我遠古傳承,你信嗎?

就是出獄那天,那個撿破爛的老人家傳的。”

小朱被魏武逗得哈哈大笑:

“哈哈哈,魏大哥,你也喜歡看網絡小說啊?

不過,我倒真的懷疑你得到什麼了不起的傳承了,你看,這才一個多月,你的麵相看上去年前十多歲呢,喊你魏大哥,都嫌老了。”

“彆誇我了,小朱,論年齡,你得叫我大叔。

哦,對了,村長,麻煩你給這位小女生找個住處。”

魏武這時突然想起接下來的住宿問題,小朱要伺候金老一段時間,總不能讓她在石屋打地鋪吧。

倒是吳堅想得很周到,他那個大行李箱裡,裝著三個野外帳篷,是部隊用的那種,空間很大,另外還帶了**條睡袋,他知道東北的晚上氣溫低,特意在老戰友那裡借來的。

很快,吳堅帶來的兩個小年輕就把帳篷支好了,小朱一間,魏武和吳堅一間,神山公安局的兩個年輕人一間。

這時,金丫也出了石屋,看到外麵搭帳篷,很是好奇,圍著帳篷轉了好幾圈,又鑽進去拿起睡袋摸了又摸。

魏武笑著說:

“金丫,快叫姐姐,晚上讓姐姐帶你誰帳篷,把炕留給兩個爺爺吧。”

小朱笑著道:

“還是叫阿姨吧,我可不想叫你魏叔叔!”

金丫禁不住帳篷和睡袋的誘惑,她跟著猴群是可都是在野外露宿的,很想再體驗一下睡在屋外的感覺,可是她不知道該聽誰的,於是就叫了聲:

“阿姨姐姐好!”

逗得大傢夥都笑了。

金丫又道:

“阿姨姐姐,我可以帶笨熊一起睡帳篷嗎?笨熊可愛乾淨了,不會在裡麵撒尿的。”

小朱再次被逗樂了:

“行啊,我們三個睡,笨熊還可以保護我們呢。”

金丫高興地跳了起來,招呼那條大狗道:

“笨熊,過來,姐姐去給你洗個澡,晚上姐姐帶你住新房子。”

魏武叫過來祝老闆和李清風、汪海三人,從揹包裡拿出了一個黑色方便袋裹著的長條,裡麵是他準備在撫鬆出手的人蔘,都是100年左右的。

他拿了200隻給了祝老闆,其他兩人每人分了30支,三人十分高興,千恩萬謝地按價付了錢,又和魏武互相交換了聯絡方式,這才告辭離去。

兩個護士也跟著汪海走了,這邊有小朱和兩名民警伺候,就不用她們了。

小朱接替了兩個小護士,進屋準備晚飯去了。

魏武又去看了師父兩人,見兩人已經很平靜的在嘮著,也就放心了。

見魏武閒了下來,吳堅過來跟他說,如果明天兩個老人冇什麼事,他想請魏武去給他的老領導看個病。

他的這位老領導在這邊某集團軍下轄的一個特種作戰師任師長,不久前剛剛提了少將軍銜,晉升了副軍長,不過還兼任著這邊的師長。

吳堅說他這個老戰友是個了不起的英雄,立過兩次一等功,五次二等功,曾在境外作戰被俘,受儘了折磨。

後來被救了出來,但是很不幸,由於遭受了太多非人的折磨,他這位老戰友竟然失去了男性功能,不能人事。

他們兩人原本在同一個特戰小隊,一起出生入死很多回,關係非常好。

現在這位將軍所帶的部隊就駐紮在東北,吳堅希望魏武能夠去給這位老領導看看,至於能不能治,先去看了再說。

魏武對吳堅的事自然很上心,便冇有推辭。

他哪裡知道那病人就是葉牧雲的大哥,向靈芷的愛人,要是知道,打死他也不敢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