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九十九章國家興亡匹夫有責

聽了魏武的話,葉不凡沉默了很久,在房間裡跺著步,足足繞了三圈,最終停下來,攥緊了拳頭,咬咬牙,態度堅決地說。

“好惡毒的蠱!好惡毒的計劃!

魏先生,為了查明真相,這蠱我就留在身上了。

非常地感謝你,你給我們提供了一個重大的線索,我馬上向上級彙報,全力調查此事。”

魏武和吳堅全都愣住了,冇想到他轉了幾圈,竟是為了做出這樣的決定,的確讓人敬佩。

魏武笑著搖頭道:

“葉將軍彆急,您的決定很讓我欽佩,但我作為一個醫生,可看不得我的病人讓病魔折磨而不顧。

放心吧,我有辦法不殺死它,卻能讓他離開你的身體,而且,下蠱的人暫時也發現不了蠱被掉了包。”

“哦?真的,兄弟,我就知道你有辦法。”

吳見一聽樂了,他剛纔可是被葉不凡的決定鎮住了,又找不到勸解的理由,這時聽魏武這麼一說,頓時放鬆了:

“說說你的辦法。”

葉不凡突然插口問道:

“你不會是把它弄到你自己身上去吧,那可不行!我寧願不治,也不能讓你冒這個險!”

吳堅此時也是明白過來,吃驚地問魏武:

“你不會真的想這樣做吧?”

魏武笑著點頭道:

“你們猜的冇錯,我的確是打算把它轉移到我的身上。

但你們儘可放心,它還傷害不了我,我最近得到了一本關於下蠱和解蠱的書,瞭解蠱的習性。

我可以用真氣在我的身上開辟一個假的丹田,把它豢養在裡麵,封住周邊通道,讓它的毒性對我無效,再配合藥物,可保萬無一失。”

“那它會不會也吸食你的真氣?”

葉不凡還是不放心。

“會,不過我隻是個醫生,偶爾上山采點藥,目前的內力足夠我用了。

這蠱吸食的隻是進入人體之後增加的真氣,並不影響我以前的修為,所以並不打緊。

而且它可以讓我的修煉速度提升十倍不止,這對我來說是個好事,等找到瞭解決那個神秘勢力的辦法之後,我有辦法讓它把吃進去的真氣原封不動地吐出來,到時候反倒可以讓我快速升界。

而且一旦發現不對,我可以輕易殺了它,所以你們儘管放心。”

葉不凡斬釘截鐵道:

“不行,你不是軍人,這件事不能讓你承擔!你說的我不能答應,就讓它繼續留在我身上吧。”

吳堅也搖頭說:

“是的,這事應該有我們當兵的擔著,還輪不到你!

兄弟,你想辦法把那蟲子弄我身上來,我兒子都快上初中了,冇什麼關係了。”

魏武很感動,笑著解釋道:

“你們放心,我有足夠的能力和手段自保,而且我也是中國人,國家興亡匹夫有責,我的愛國之心並不輸與你們!

你們暫時就彆爭了,聽我說完。

現在有兩個問題,第一,為了確保萬無一失,我得在大興安嶺地區找幾味藥,當然我還要順便采些藥種,那纔是我當前的主要事業;

第二,我不敢確定葉將軍身邊有冇有敵方的人,但我懷疑有,甚至可能不止一個,他們必須保證讓中蠱的人不離開他們的視線,否則一旦蠱發生異常,他們就監控不到,因此所有中蠱的人身邊都會埋上至少一顆釘子,我們取蠱的時候一定要遠離這些釘子,還不能讓他們感覺到異常。

有一個辦法你們看行不行,葉將軍對外稱我有辦法給你治好病,但需要去大興安嶺尋找一些珍稀藥材,其中有幾味藥必須現場采挖,現場服用,以確保新鮮。

所以你必須陪我進山找藥,同時把所有可能是釘子的人編成一支送藥的隊伍,負責把我采到的藥收攏運送到指定位置。

這樣做,是讓他們參與到采藥的行動中,自然不會有什麼疑心,再者,有很多人形影不離,反而可以互相監督,我們取出蠱的時候就可以避免被髮現,說不定還能通過這事找出那顆釘子。

現在我們也彆爭了,葉將軍還是向上彙報吧,為了國家的利益,我服從上級指示。

另外,從我們進入這個房間開始,一直到現在,一共有31人試圖靠近這間辦公室,最好把他們全部編進送藥的隊伍。”

吳葉二人對望一眼,都覺得現在爭論的確不合適,於是葉不凡叫來衛兵帶魏武兩人去休息,然後關緊房門,這纔拿起桌上的電話,。

其實,之所以魏武選擇去大興安嶺給葉不凡治病,一來是這裡離大興安嶺不遠,二來魏武也是有私心的。

長白山他已經大致掃了一遍了,小興安嶺那邊他過幾天就要過去,到時說不定還能藉助胡家寨的人幫忙,應該也能勉強掃一遍。

所以,現在他完全可以藉助軍隊的力量在大興安嶺轉一圈。

當然這麼短時間裡,也不可能把東北的藥材都采了,但每個地方大致掃一遍,就能大致知道這幾個地區的藥材分佈情況,以後需要尋找什麼樣的藥材就可以直接過去。

雖然這樣利用彆的力量給自己采藥確實不太地道,但他也確實冇辦法,家裡兩萬多畝地,都等著藥種下地呢。

他也冇法請人來東北大山掃貨是吧?所以隻能卑鄙一點啦。

一個半小時後,有衛兵過來敲門,請魏武兩人去用餐。

葉不凡特意請來了近二十個人陪酒,一來他們很多都與吳堅是老戰友,二來也是為了讓部下相信魏武的醫術。

因為吳堅的病大家都知道,現在看吳堅喝了二斤白酒毫無反應,才知道魏武確實不簡單,也就覺得他們的葉大將軍跟著魏武進山采藥,並不是荒唐的舉動,免得有人懷疑葉不凡進山的動機。

當晚,由於敵我力量懸殊,饒是吳堅和魏武兩人戰鬥力強悍,最終都喝得暈暈乎乎。

魏武回到房間,簡單洗漱一番後,給吳新時打了個電話。

吳新時他們昨天下午才把車子裝好,一共裝滿了47輛車,其中還有5輛車是在當地租的。

他們是昨晚出發的,現在正在回神山的路上,魏武讓他們不要著急,並告訴他,回來的時候直接到大興安嶺這邊,到時候再給位置給他。

打完電話,他再也忍不住睏乏,便早早地睡下了,從昨天早上到現在,他已經有接近四十個小時冇閉眼了。-